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章梳頭

第十章梳頭

    那個鬼嬰似乎沒有看到我一樣,從我的身邊走過,我不清楚為什麼自從大洋來了之後,樓下的秀秀和這個鬼嬰似乎都看不到我了,不過應該是那灑在我腦袋上的糯米粉起了作用吧。

    雖然心里對目前發生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心,但顯然現在不是詢問這些的時候,既然大洋讓我在樓上等他,那我就等他來了再問好了。

    在鬼嬰走後,我趕緊朝著樓上跑去,因為被鬼嬰耽擱了一下,現在我肺里已經有些翻江倒海了,如果不是因為呼吸一下就有生命危險,這時候我絕對是要忍不住呼吸出來的。

    強忍住眩暈感,我沖上了二樓,到了二樓後,我也蒙了,因為大洋和我說的是二樓第二個房間,但這里的房間設定是兩排的,也就是說二樓數過來第二個房間是有兩間的......

    到底是哪一間?

    但此刻從腦袋上傳來的眩暈感已經容不得我再去多想什麼了,我想著賭一把吧,再留在走廊上肯定是死路一條的,還不如賭一把,隨便找個房間,這樣起碼也有百分之五十的生還率不是嗎,我直接打開左手邊的房間,打開門進去後,趕緊把門給關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在我進去後,我也開始環視著四周的布景,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得利用起能讓自己利用的東西才可以。

    這房間挺大的,房間的布置雖然已經顯得有些荒蕪,但還可以看得出來,在以前的時候,絕對是十分奢華的。

    房間的正中心是一張紅木床,而在床邊擺放著一個梳妝台,梳妝台也同樣是紅木做的,上面瓖嵌著一面鏡子,從鏡子里面看到,我的臉因為被糯米粉撒了,看起來煞白煞白的,就跟逢年過節時我媽給我奶奶燒的紙人一樣。

    听說帶鏡子的房間都挺邪門的,在看著那面鏡子的時候,我心里還是有些慌得,不過還是沒敢往外面走,畢竟剛才已經從二樓走下來一個鬼嬰了,我可不敢保證二樓還有沒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這個房間里面暫時沒有東西,也就是至少現在我是暫時安全的。

    靜下來後,我也開始擔心起大洋來了,畢竟在上來前,我是看到大洋朝著秀秀過去的,儼然一副要跟秀秀拼命的模樣。

    不過大洋的出現卻讓我這兩天提心吊膽的內心平穩了不少,相對于看起來靠譜的牛十三,我其實還是更願意相信看起來挺不靠譜的大洋的。

    而且听大洋說,牛十三給我的那塊玉是血玉,一個害人的玩意兒。

    說我是被人賣了還幫別人數錢。

    這意思我要死還不明白就真的是腦殘了,顯然牛十三不是要幫我,而是要害我的。

    我忽然內心感到有些僥幸起來,還好剛才牛十三找我要生辰八字的時候,我媽電話打不通,不然還真的有可能出事。

    想起來一些書上寫的,自己的生辰八字不要隨便透露給別人,這果然是正確的。

    仔細想想,我身上遇到的這些事,似乎還真的和牛十三還有他爹有很大的關系,不管是什麼,都是他們說什麼,我就信什麼的。

    但問題又來了,如果他們真的害我的話,那他們怎麼確定我當時去鬼街的時候會找上他們呢?

    一個個問題好像一團團亂麻似得讓我糾結起來。

    不過到現在來說,可以肯定的是,牛十三絕對沒有安好心。

    畢竟听那塊玉的名字"血玉"就可以听得出來,的確是邪門玩意兒,更何況那塊玉看起來的確很詭異,玉身上竟然還沁著血絲,真是聞所未聞。

    我有些後悔自己這麼容易就輕信于人了。

    就在這時候,整個別墅里面都響起一道無比尖銳的慘叫聲,是那種帶著顫音的慘叫,似乎在哭泣,又似乎在尖叫,听起來又好像是在笑。

    那聲音听起來怪詭異的,弄得我心里有些害怕,我琢磨著自己可不能在這里傻乎乎的窩著,不然非得把自己給嚇死不可。

    但著實是找不到什麼事情來做,我只好在腦子里面開始背乘法口訣,試圖自己的注意力轉移開,別自己把自己嚇到了。

    不知道為啥,背著背著,我就感覺房間里面開始有些冷起來了,我打了一個哆嗦,站起來,剛站起來,就感覺有一股尿意上來了,還好房間里面有廁所,我擰開廁所的門,打算上廁所。

    上廁所的時候,心里還有些心驚肉跳的,生怕從馬桶里面鑽出來一只手什麼的,而且尿完也不敢去沖,同樣是這個道理,生怕沖水沖下來的都是血。

    從廁所里面出來後,什麼也沒發生,這讓我心里的不安也少了一點,因為有些冷,我就想著在房間里面找些東西。

    但很快,我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麻,越來越冰,到後來連站著都有些困難了。

    過了一會兒,不知道為啥,我忽然哼的冷笑了一聲。

    冷笑聲在這寂靜的房間里面顯得特別的突兀,連我自己都被自己的冷笑聲給嚇到了,然後更讓我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我竟然發現我的身體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走到了梳妝台前,對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很是溫婉,嫵媚的笑了一下。

    當時我的雞皮疙瘩都出來,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可能會這麼笑啊,這種笑容如果在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漂亮女人的身上看到,那絕對是賞心悅目的,但要是在一個男人的臉上有著這樣的笑容,卻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然後我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賊雞巴熟練的打開梳妝台,從里面拿出一個化妝包,打開化妝包,拿出一把梳子,開始對著自己的頭發慢慢的梳了起來。

    但我的頭發是中發,雖然能梳,卻也只能梳一下,但鏡子里的我卻是很溫婉的一點點的往下梳,下面即使沒有頭發了,還是往下面梳著。

    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我猛然發現,鏡子里面出來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個女人在梳頭發,這是一個特別漂亮的女人,任何贊美女人的詞語都能夠用在她的身上。

    她的身上穿著一件深紅色的旗袍,長發披肩,正溫婉的梳著自己的頭發,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感覺,就是照著鏡子的時候,總感覺鏡子里面的自己正在看著自己,這個時候,我我也感覺到鏡子里的女人一直在看著我。

    很快,她拿起桌子上的口紅,在我以為她要給自己抹口紅的時候,卻發現她把口紅給放進了抽屜里,而是拿過一把剪刀,將自己的手指頭劃破,手指頭上很快就涌出鮮血來。

    她就把這些血輕輕的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那張原本無比清秀端莊的臉頰開始變得妖異起來。

    "咯咯咯咯!"我就听到一道銀鈴般的笑聲,鏡子里的女人正盯著我,輕笑著。

    而那聲音,卻是從我的喉嚨里面發出來的!

    我根本不可能發出這種聲音,這絕對是女人的聲音,但的的確確從我的喉嚨里面發出來的。

    這時候的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來了,想要站起來離開面前這鏡子,但不管我這麼努力,我的身體卻依舊還是沒能被自己操控起來,只能無力的看著鏡子里那穿著紅色旗袍的女人對著鏡子這面的我笑著。

    鏡子那邊的女人在無聲的笑著。

    鏡子這邊的我,卻在詭異的發聲。

    就在這時,我注意到女人的笑容,心里一驚,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無聲的哭!

    鏡子那頭的女人,似水的眼眸中蘊含著幽怨,憎恨,悲傷,絕望的情緒,卻唯獨沒有一點兒帶著生機的歡愉。

    ps:

    今天還是這一更,早點發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