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三章出世

第九十三章出世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2胤妗br />
    一身紅袍,其上充斥著八道栩栩如生的地獄,萬鬼咆哮,仿佛每一條形成衣袍的細線就是一道惡鬼。他面容冷峻,披散著頭發。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托著驚魂鈴。只一出現,整個大地都感覺到他的憤怒。他的目光深處,充斥著憤怒的火焰,隨時都要將虛空點燃。

    而在他身上的紅袍之中,有一條淡黃色渾濁的河流,貫穿了整個袍子的後背。

    藏鋒重塑了肉體,終于從鬼門關走出來。這一次則再也沒有任何人去擋他。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著藏鋒出現,暗中不知有多少眼楮盯著他。人間與天界之劫難已經成必然,其戰爭也是成為必然,紛亂總是有一個開端,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等待著,等待著有一個開始。

    現在的龍虎山,不知道有多少視線聚集。

    "哼!"藏鋒神念龐大,自然感覺到了那種視線,但他並不將它當作一回事,而是冷哼一聲。

    隨即在他身後走出來一名青年人。這青年人的面貌之中充滿著滄桑,就好像經歷過全世界的傷痛似得。而在這人眼目深處。尚余著幾分駭然和忌憚。

    見到他,對面那群人之中有一人產生了反應,那個身上有著金光的胖子。他見到這個身影的時候,身軀微微一顫,金色光芒的眼神中生出一絲感情來。但是緊接著便是身軀再次一晃,金色光芒將那一絲感情給鎮壓下去。

    "藏鋒,你將鬼域地脈抓攝了,導致鬼域現在分崩離析,剩余的鬼魂凶多吉少。你這樣做不怕遭到無上業障之懲罰嗎,你都還沒成仙呢!"剛出現的,正是白奇。他見到藏鋒走出來,頓時忍不住道。

    將一個世界毀滅的業障,比起殺一個人,或者毀滅一個城市來的強大的多。

    此時他們身後的鬼門關顫抖著越來越虛幻,就要直接消失在空氣之中。鬼門關乃是天地之間的一種自然產物,屬于一種規則。

    但是听到白奇的聲音。藏鋒只是不屑的一笑,隨即劈手一抖。

    嗡!

    鬼門關頓時停止住消失的態勢,竟然轟隆隆一聲緩緩拔地而起,陡然縮小。隨即縮小到只有巴掌大,被他一點落在背上的牢獄中,頓時將背後紅袍中的地獄直接鎮壓住。

    "白奇。或者叫你真武,你就只有這點魄力嗎,成仙而已,業障再強又怎樣。若不是我布計半生,你以為你還有機會九大真身合一。就算是王盼這個不確定因子讓我最終統治鬼域的計劃功虧一簣。但是我還是將所有鬼魂獻祭。"

    藏鋒冷笑,接著道︰"只是這一點,我就不足以成仙。你乃是幫凶,業障自然也不會少,想成仙,輪回做畜生還完之後再說吧。"

    看著藏鋒冷笑,白奇面色難看,很不是滋味。

    的確,藏鋒的計謀太厲害了,就算失敗之後還是將他也給算進去了。他敲響喪鐘,也就等于親自開始了這場因果輪回的業障。

    藏鋒成不了仙,他自然也成不了,他們倆現在就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不過,現在鬼域崩潰,輪回已滅,你想投胎都沒機會了。還是安安心心的跟著我,比起那張道陵好多了。"藏鋒彈了彈白奇肩膀上的灰塵,說道。

    藏鋒變了,自從封無神國之後就變了,就好像徹底變成另外一個人。原本他的境界比起白奇還有差距,但那是在藏鋒將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鬼域。甚至在之後,將他也拖到鬼域,靈魂出竅,探索整個鬼域的秘密。

    自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已經上了賊船了,逃不掉。

    藏鋒,從某個層面上來說,已經超越張道陵。

    "你說的沒錯,現在我們在同一條船上,就必須要明確目標。就算立場選擇錯了,也沒有辦法改變了。"白奇說道,隨即此時忽然一道巨大壓力傳遞過來。

    兩人頓時扭頭一看。

    "說夠了嗎,說夠了的話就換我來了吧,下界之民,是不是也應該迎接我這昊天代言人了。"就在此時,那身上蕩著金光的胖子忽然間站出來。

    頓時從他身體上爆射出八道氣息,就好像是一條條氣龍在搖擺著。豆剛叉弟。

    這是虛空造物的象征,只有到達了陸地神仙的存在,才能掌握。但看那胖子的樣子竟然差一絲就到達陸地神仙,甚至其氣息已經超越了陸地神仙。

    白奇看過去,頓時面色錯愕。

    "大洋,你在胡鬧什麼,還不快收了神通,這樣的玩笑並不好笑。"白奇說道,便是要伸手將他控制住。

    听到大洋二字,藏鋒面色一沉,但轉瞬便終于的沉默下來,饒有興致的看著兩者。

    這兩人之間的靈魂氣息非常相似,可眼前那個閃爍著金光的大洋,其氣息卻明顯有著問題,就好像在他身體之中的是另外一個存在。

    "上茅請神術,竟然有人將他修煉到了斬善念巔峰,甚至直接請下來一尊能發揮地仙修為的神仙。白奇,這位幫助王盼的小兄弟,可算是有幾分福源啊。"藏鋒呵呵笑道,看著大洋。

    此時整個場面好像是在恭迎藏鋒,但卻是隱隱約約的有著在場所有人都被控制的感覺。

    而源頭,就是這個大洋。

    上茅請神術,能請下天上神仙,但是自從陳摶斬天之後就鮮少有人使用這個法術。因為天已經憤怒,再請下天神的話,只怕會沾染上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實際上這上茅請神術只有大洋一個人能施展,也是唯一的一個。

    "靈氣倒流,天人分割之後。昊天竟然派遣神將以降臨的方式出現,那倒也沒什麼關系,但是請你能不能從大洋的身上出去一下,另外選擇一個人呢?"白奇雙手終于從兩側緩緩抬起來,在五指之間閃爍著一道道電芒。

    在言語之間,白奇對大洋充滿了寵溺,雙目之中也充斥著危險的光芒。

    那神將詫異了,沒有想到在凡間竟然有如此將他不放在眼中的人,而這個人在天界之中還赫赫有名。

    "真武大帝,你可不要自誤。千年之前你就能成仙的,現在你的名字依舊在天庭有著記載,若你對我出手,那就是對天庭宣戰了。"大洋說道。

    真武大帝的確已經可以成仙,甚至在民間的傳說中真武大帝是已經成仙了的。但他只是做了一個陸地神仙而已,竟然沒有在天庭中去。

    藏鋒報肩而笑,似乎等著看白奇的態度。

    "天庭宣戰?"白奇整個脊梁挺了起來,他抬起頭看著明亮的夜空,那圓月無聲,又似乎在笑。

    違逆你的意思就是向天庭宣戰?

    "不是從很早開始,人間就和天庭宣戰了嗎?從陳摶斬天那時候起,難道昊天竟然那麼大度?還是說現在天庭,力量已經開始衰弱,終于察覺到人間的異樣了嗎。"

    白奇頂天立地,就好像是一尊巨人似得站立著,那神將的力量竟然直接被壓制住。

    "你......"那神將說了一個字,但緊接著發現自己的嘴巴直接被封住了,隨即他的腦袋產生酥麻,竟然無法動彈。

    白奇單手將他的嘴巴捏住,雙眼之中充滿著冷漠。

    "你回去告訴昊天吧,想要在人間撒野之前,還是掂量一下人間的力量。如今五濁惡世方起,它已經十分危險,不要動不動就將你那高高在上的姿態擺出來。"白奇抓著神將的腦袋,手中電芒刺激著神將的靈魂。

    嗤啦!

    白奇抓住他的天靈蓋,手掌往外一個拉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