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五章血洗玄門

第九十五章血洗玄門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2胤娼 忠換櫻 擻ㄅ壑釁燙旄塹氐謀派涑靄送虻攔硐桑 苯詠氳攪四前送蚧釧廊松砩稀e饒ψ 倉 湟丫  懶斯磧虻慕峋鄭 聊 揮鎩K衷謔遣胤驥庀攣ㄒ壞納掀飯硐桑 勻恍鬧惺 旨ゥ 5 匆舶敕佷疾槐硐殖隼礎br />
    楊羽看著空中的藏鋒,眼神變化不定,但卻將自己的情緒深深的埋在了體內。

    "嗯?"就在這時,藏鋒的眼神接觸到了楊羽的視線,頓時露出玩味的表情來。楊羽咬了咬牙,終于站了出來。

    他心中十分慌亂,只是一下子就被藏鋒察覺。

    "我楊羽辦事不力,將鬼仙降世血洗玄門之計劃拖延許久。犯下大錯,還請責罰。"楊羽跪在藏鋒面前,身軀還是抖個不停。

    心中慌亂自然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其他的事情,但他瞬間就想到了掩飾的方法。

    他趴著腦袋不敢抬起來,他怕藏鋒看見他隱藏的秘密。但即便是這樣,楊羽也是覺得藏鋒將他的內心看了他通透。

    霎時間在他身上就流淌下汗水來,他不過是斬善念的存在,哪里經得起這種力量。

    "既然龍虎山現在已經在我的統治之下,然而我怎麼沒有看見張家人。那群愚忠之人。竟然逃跑了嗎?"藏鋒卻並沒有說這件事哪怕一句,而是忽然問道。豆剛鳥圾。

    楊羽眼中一震。這句話之中壓力更加深沉,竟然將他壓的喘不過氣來。

    "他,他們,在前幾日忽然集體自盡,身體盡數虹化。魂飛魄散,已然成灰。"楊羽緩緩說道,他的汗水在底下流淌成小溪。

    原來迦摩一降世就代替了藏鋒發號施令,將張家人全部關起來。就在數日之前,張家人忽然在老嫗之中不斷嚎哭,然後他們竟然集體點燃了命火。最後在絕望之中燃燒而死,當他們檢查的時候,什麼都沒找到,只找到了一個燒得只剩下半塊的卷軸。

    楊羽顫抖著將懷中那個焦黑的卷軸舉起來,藏鋒便是吸到手中,緩緩展開。

    那是一片懸崖,懸崖邊上有一棵果樹。但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見了。全部都被燒的焦黑。但藏鋒又如何不知道這幅畫是什麼,這其中的畫面又代表了什麼。

    他手指緊緊握住畫軸,在畫軸上捏出了一個掌印,隨即 的一聲直接碎裂開。

    "死的倒也清淨。"

    藏鋒點點頭,對楊羽道︰"此事並非你之過錯,從今日起,你統領龍虎山剩余修士,是為我之左先鋒,與武當山合並起來,盡數駐扎在龍虎山。此地既然囚禁了許多人,那麼今後便是用做囚牢。"

    "是!"楊羽松了口氣,終究還是沒有發現。

    若真的發現的話,楊羽知道自己便是死定了,隨即他連忙將這種念頭給封印起來不讓自己想起。隨後便是將之拋諸腦後,眼中露出疑惑。

    龍虎山,武當山的修士都歸他安排,那麼豈不是越庖代俎了。

    然而白奇卻並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等待著。

    "本尊滅鬼域地界,降臨人間。自號,滅獄尊。"

    "哦,對了。"

    藏鋒敲敲腦袋,指著楊羽道︰"你境界太低了,恐怕難以服眾,只有我來幫你一把。"

    楊羽剛剛要拒絕,但緊接著就感覺到天地之間涌入了巨量的能量,而他身體之中的元嬰與這力量結合,頓時成長起來,最終竟然直接和身軀融合。

    但是他卻覺得有些詭異,此時他的力量就像是虛無飄渺的,好像和身體分成了兩部分。

    忽然他看到周圍的活死人,頓時明悟過來。

    就好像是鬼仙俯身到了人的身軀上,而且時時刻刻都存在著一種意志在楊羽的身軀之中,那就好像是一雙眼楮,在看著他的一舉一動。這是藏鋒的力量,直接將他的境界催升,但是卻同時下了監控。

    這下子楊羽的所有事情都在藏鋒監視下,就算想做小動作都沒辦法了。

    "謝滅獄尊,楊羽一定將此地守好。"楊羽知道自己被監控住,只能謝恩。

    同時他知道,這是藏鋒看在往日的情面上,給予的一個警告。藏鋒是在說,你的那些小把戲我已經知道的清清楚楚,將來再有什麼異動,藏鋒也看著的。

    這就好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爆炸。

    "尊者。我已經打探好了整個玄門的構造和路徑,做出了一個最為穩妥的攻擊方案。按照您的吩咐,將此作出一份路觀圖,還請過目。"那迦摩此時笑眯眯的站出來,也是從懷中呈出一個畫卷來。

    藏鋒拿過了畫卷,打開一看。

    便見著在神州大地的地圖上密密麻麻的畫著數十個圓圈,這都是三十六冬天和七十二福地代表的地方勢力,而這其中有幾個方向都打了個小叉。

    最北方的苦寒之地,最西方的西藏佛國,最南方的十萬大山,最中間的豐都鬼城。

    而龍虎山在東南方向,算為東方的勢力。

    "看來當日選擇你先降臨塵世,當真沒有選擇錯。竟然真正的被你辦到了,很好,既然做的好便有賞賜。看你旁邊的陰煞血尸,應該是你準備的傀儡吧,讓我看看!"藏鋒便是將精神力直接涌入他旁邊的陰煞血尸之中。

    "吼!"那陰煞血尸頓時巨吼一聲,竟然開始震動著要將藏鋒的力量給震回去。

    藏鋒咦了一聲,隨即剛才的力量微微增加一倍。方才他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現在便是增加到五分之一,這時候才將陰煞血尸給鎮壓住。

    "原來是遠古遺留的意識產物,難怪,經過這麼多年的洗練,才能成這一尊,懾服吧。"藏鋒隨意的將手掌上喪鐘拋起,在空中,隨即手指一彈。

    咚。

    一道無聲的波紋產生,隨即那陰煞血尸便是直接雙目之中渙散。藏鋒手指再到那迦摩的額頭上一個切割,頓時那迦摩就直接被切割出了一道靈魂封印到了陰煞血尸身體中。

    "謝滅獄尊!"迦摩立即跪拜,這段時間的幸苦並沒有白費。

    原來在迦摩進入塵世的時間之內,他並沒有閑著,而是派遣著人在暗中監視全天下的玄門。還有其中巨大勢力的位置,最終成了這一張圖。

    其實藏鋒在瞬間之內就能決定這些,但是迦摩提前就將之做了出來。

    "嗯?"

    藏鋒微微一笑,隨即便感覺到一絲氣息摸了過來。那是一種不輸于天地之間的力量,而是一種金光燦燦的能量,竟然是佛門的功力,此時這種浩然佛光卻好似從黑暗中要對他進行偷襲。

    "佛國的朋友,我並沒有去惹你,你卻是要先來撩撥我,這樣未免有些越界了吧。"藏鋒劈手一震,頓時那佛光竟然直接被炸開,隨即一個在金光中閃爍著的萬字佛印便是出現。

    "藏鋒,天下生靈無辜,還請你今後不要對無辜生靈出手。"蒼老的聲音從那佛光團中出現。

    那聲音浩浩蕩蕩,充滿了正氣,就像是要將整個夜空都點亮似得。

    听到這個聲音,藏鋒卻是忽然變了臉色。

    "滅獄尊之名字又豈是你這般小小佛徒能叫的,滅獄尊想要做什麼都是他的自由。如今五濁惡世,尊者就是要趁亂而起,成就霸業。你去死吧,鬼符天下!"迦摩見到這一幕,頓時興奮了起來。

    自他的身軀之中投射出來數百道鬼畫符,直接粘在那金光之上,霎時間竟然將金光的壁障撕出來一條口子。

    隨即那萬字佛輪上的光球,也被數百道鬼畫符給包裹住。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