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六章亂

第九十六章亂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N韃胤鴯 撬榱訓拇筧杖繢捶ㄏ嗝媲埃 杴嗌偃及退溝納砬鋈灰徽穡 壑械幕 娑偈蓖耆  稹D淺【爸械囊磺幸簿痛又薪囟希  娑 裨諛嗆炫矍嗄甑牧櫪魎 壑小br />
     啪!三人頓時眼中產生霹靂。竟然刺的他們法眼都產生了傷痕,而後立即閉起眼楮。眼角竟然滲透出淚水來,淚水和血水交替著。圖巴斯緩緩吐出一口氣來,口中念誦金剛薩噬裰洌 歡嫌梅鵒ο此 派砬系哪諫恕br />
    此時即便是在黑夜之中,都能看得見東邊的天空之中,血雲滾滾,仿佛有著巨大災難。

    唰!

    便見著一道如同長箭的氣息自西方迸射出來。完全無視空間的隔閡,將佛光之中斬出一道口子。

    "老和尚,你放走王盼,但他今次一去是九死一生,我已不再計較。我欲劍指玄門,你若再多管閑事,我便先掉頭佛門。"藏鋒霸道的言語直刺圖巴斯心髒,頓時使得他整個身軀站立不穩,後退了數步。

    隨即整個天空之中恢復了平靜,圖巴斯終于站穩腳跟。

    此時他的眼楮才緩緩止住了眼淚。但他還是沒有睜開雙眼,就那麼閉著眼楮。但是在他眼中。卻仿佛看到了腥風血雨,血海滔天。

    他沉默了一會兒,似乎終于捕捉到了一些畫面。

    "王盼,一切就都看你的了,若是等身本尊像丟失,佛國之秘密就受不住啦。這個藏鋒,就算是我三大化身合一,都有可能會被他擊殺。"圖巴斯將地上的兩枚繭子抱住,頓時化為三道流光飛回了三大寺廟。

    從今日起,三大寺廟拒絕游客,一時間時時刻刻佛光從中透出來,而大昭寺的佛光卻格外弱小。

    不過大昭寺的光芒也在慢慢恢復著,只是速度極慢。因為整個寺廟之中都只有圖巴斯一個人,無論是上師還是僧眾都是圖巴斯模擬出來的。

    也就是這個原因使得十二歲等身本尊像才丟失了,現在他要吸取教訓。

    三道封印的力量緩緩持平,終于將整個西藏佛國給罩住。使得那些因為毀滅而產生恐懼的民眾都完全消除了不安和恐懼。

    隨即他看著東方的天空,連連嘆息。

    "劫數,劫數啊......"五濁惡世,浩劫叢生,劫中之劫,劫中漩渦。

    這次滅世之劫中,又有誰能活下來呢,圖巴斯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就在進入通道的那一刻,我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感覺很短時間內就到達靈城了,而是感覺這個手臂直接進入了一個通道之中。在這個通道里。我能感受到其中時間的流逝相當緩慢,空間之間的黑色壁障,吸收著一切的力量,每一個點都好像聯通了無數個世界。

    若我稍不注意的走了進去,就會迷失在其中。

    此時我雖然已經開始在掌握空間的能量,但是依舊還是無法完全掌握。這些都是成為陸地神仙才能領悟到的,可我現在已經知道了。

    "金禪哥,為何說他是偽佛,那金身跟你到底又是什麼關系。"這個時候,我終于忍不住,向高冷哥問道。

    釋迦摩尼佛的十二歲等尊本身相,若說是什麼寶物,我是斷然不信的。這佛像並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做成的,本身物質的價值並不高。佛像更多的象征意義,而不是材質的限制。這佛像之中頂多是聚集了許多的信仰之力,可以讓佛門高手利用罷了。

    既然是這樣,那麼動地這金身之中又藏著些什麼樣的力量呢。

    高冷哥听聞這句話,臉色面色十分精彩。就在我以為他不會說的情況下,他竟然娓娓道來。

    "雖然傳說中那只是,但那金身實際上,卻是我的肉體!"

    高冷哥語不驚人死不休,在我呆滯的眼神之中,又道︰"準確的說,是前世的肉體。"

    騙人的吧,那佛像竟然是高冷哥的肉體?我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楮,對于高冷哥的話,也是保持了高度的懷疑。豆剛廳才。

    "這是怎麼回事!"我磕磕巴巴的說道,眼中充滿了好奇。

    高冷哥似乎並不願意講這件事,頓時一道意念傳到我的眼中來,我頓時就沉默了。

    "偽佛!"我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

    意識之中,那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國度,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了佛。從此以後,人人向佛,而有一天一名聖人從蓮花中降世。也就是後來的佛祖,釋迦摩尼。

    釋迦摩尼是聖人,天生就是佛。他所說的話就是聖言,故而每隔數年,就會有能工巧匠按照當時的年齡來鑄造一尊本身像。

    在傳說中,釋迦摩尼一共有著三尊等身本尊像,分別是五歲,十二歲,和二十五歲的時候鑄造。

    可是在傳說中,並沒有說到底是用什麼材料來鑄造佛像,而現在我就知道了真相。

    原來在釋迦摩尼之前,其實是有佛的。也就是燃燈古佛,傳聞燃燈古佛還指點過釋迦摩尼修行,而且化身千萬,四處點化智者。而釋迦摩尼出現,高冷哥也是被選為佛徒,成為佛的徒弟,跟隨佛修行。

    這也就讓高冷哥知道了,那等身本尊像,實際上是用佛徒的肉體來鑄造。

    在高冷哥五歲的時候,他們就選出一名對佛最為崇敬的佛徒,讓他禪定下來,最終在身上澆下一層能化為石頭的物質。這樣就使得那石頭之中產生了靈性,而且有著對佛的崇敬。

    然後他們才開始對這石塊進行雕塑,最後形成金光閃閃的等身本尊像。

    而十二歲的時候,他們就選擇了高冷哥。

    高冷哥的靈魂竟然沒有徹底消失,被困在佛像中許多年,終于隨著他的師弟圖巴斯一起到了中原。每一天,高冷哥都能感覺到信仰在聚集,身軀之中信仰之力竟然由氣態變成了液體。

    而圖巴斯每一天都傳播者佛的種種好,蠱惑著信徒。

    這不是偽佛是什麼?

    這不是邪教是什麼?

    "那現在為何又不能拿回來,還說什麼時機未到。"我罵了幾句,隨即想到這個關鍵的問題。但我隱隱覺得,在記憶之中還有什麼我並沒有看到。

    而此時的高冷哥緩緩吐了一口氣,才慢慢開口。

    肉身被困的他,無時無刻不想脫困。圖巴斯就說等他金身之中全滿,全部都被信仰之力的固體填充之後,就可以控制肉身出來。

    但他終究是沒有等到的,就進入了輪回。

    不對啊。

    在高冷哥的記憶之中,漏掉了一個人,這個人才是最為關鍵的存在。如果不是他的話,這件事只怕根本就不會發生。

    "咦,那個人是誰來著。"我忽然之間腦袋一陣暈眩,整個通道就好像扭曲起來。

    我竟然想不起那個關鍵的人的名字,世界的流動都好像直接扭曲了,我仿佛一輩子都要被困在這個黑暗的世界里。

    糟糕。

    這是敵人的能力,是那個無形殺手,竟然在通道之中就出手了。

    "金禪哥,我們陷入幻境之中了,快快出手,將這個通道的存在全部打開。"我咬破舌尖,然後用疼痛將自己的精神打起來。

    高冷听到我的聲音,也是面色一變,然後便見到他手中出現一柄八面漢劍,金色的光芒在劍鋒上凝縮。

    我劈手一招,便將血刃召喚出來。

    "陰陽幻劍,佛道之招,破開幻境!"我與高冷哥各自劃出一劍。便見劍上的光芒交叉在一起形成一道十字交叉劍痕,劃破了空間,將整個黑色的幻境都給直接切開。

    我與高冷哥跟在後面,最後終于破開到了一道大廳之中。

    啪!

    燭火燃燒,我們終于看到內中一切,我目光一閃。

    這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