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一章祖師爺

第五十一章祖師爺

    嘆息聲在無邊的黑暗中盤旋著,似乎帶著無盡的憂愁和無奈,我在听到這聲嘆息聲後,腦子也瞬間空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才緩過神來,開口說道。"你是誰?"

    "我是誰?"虛無中的那人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旋即開口說道,"你請我來的,你會不知道我是誰?"

    我愣了一下,腦子里拼命的去想。卻怎麼都想不出來到底是誰。

    "也罷,就讓我幫你一把吧。"虛無中的那人笑了笑。

    話音剛落,周圍的黑暗中出現一點星芒。在這星芒出現後,無邊的黑暗就好似玻璃被擊碎了一片,無數的碎片在這空間中灑落。

    面前這無邊的黑暗也開始轉換成了鼠洞里的樣子,我看到原本正閉著眼楮的我。緩慢的睜開了眼眸,那雙漆黑的眼眸中帶著無盡的滄桑。

    "呼。"我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眼眸開始四處打量起來,最後將目光定在了高冷哥身上。"青魚,果然是你,區區一頭千年血尸,似乎還奈何不了你吧,你依舊還是不肯放棄嗎?"

    高冷哥那張仿佛被冰塊凍住的臉這時候也稍稍有些變色,旋即將腦袋撇到一邊,不再說話。

    而我听到這話後,內心也是一懵,高冷哥可以解決面前的這個血尸?他之所以把這個難題留給我,就是為了讓我請神?

    最關鍵的是,我听到那個我竟然叫高冷哥為青魚?高冷哥就是紅鯉口中的那個青魚?

    "你是誰?"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易超看著我,一臉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我上下掃了掃易超,我可以看的出來,這時候的我看易超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副長輩打量晚輩的眼神,最後我輕聲笑了起來,"根骨不錯,資質尚佳,心性堅毅,只是有點頑劣。不錯,沒想到這麼多年後我龍虎山還有這樣的傳人。"

    我明顯看到易超的嘴角抽了抽,但還是低下頭,對著我跪了下來,"晚輩乃龍虎山正一道第六十五代弟子易超,拜過祖師爺,不知祖師爺是......"

    我笑了笑,看著易超,開口說道,"身死以後自然道消,名字只是一個代號,我是誰,也並不重要。"

    "謝祖師爺指點!"易超站起來畢恭畢敬的對著我鞠了一躬。

    這時候我的眼神才開始四處轉動起來,看到小幽的時候明顯怔了一下,嘴角也帶著一絲微笑,"野鬼?既然你請我出來了,那麼我送你一場造化又有何難?"

    小幽看向我的表情也有些迷茫。

    "祖師爺可是要贈道統?不可啊!"易超這時候看著我,連忙開口說道。

    但卻被我輕輕的一掃,便不再言語,作為一個晚輩,沒有資格在前輩面前指手畫腳。

    然後就看到我的手指在空中翻動著令人眼花繚亂的手印,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也在我的手掌間翻動起來。

    "我以龍虎山之名,為你封正,自此傳我龍虎山道統,為我龍虎山桃木鬼童,你可願意?"我看著小幽,一字一頓道。

    小幽一臉迷惑的看著我有些迷茫的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我上前將自己的手指輕輕的點在了小幽的額頭上。

    這一點,我竟然看到小幽的身體開始越來越實質化,到後來就好像是擁有了自己的肉體一樣,小幽也發現了這一點,不停的看著自己的新肉身。

    在給小幽封正後,我又看了眼黃大仙,之前一直囂張無比的黃大仙見到我注意到他了,竟然張嘴汪汪汪了起來,企圖蒙混過關。

    我輕輕的笑了笑,"你也別偽裝了,個人有個人的氣運和造化,你生前作惡多端,死後被這狗身所囚,也是天道自然。"

    黃大仙有些沮喪的低下了腦袋,就在這時候,那一直被我的血刃所困住的血尸也開始爆發出強烈的血氣,這股強烈的血氣在空中彌漫著,仿佛連空氣都變成了血紅色!

    我皺了皺眉頭,伸出手指在虛空中輕輕一點,周圍那無盡的血腥味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後我便看到那被易超稱之為祖師爺的我掃了一眼青魚,"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一切隨緣,所以我並不想看到下次這樣的事情還會再次出現在我身上,那樣會讓我感覺很不高興。"

    高冷哥將自己的腦袋轉向一邊,冷傲的模樣卻讓人不由的感覺心疼。

    "行了,你也別生氣了,一切順其自然便好,莫要好心做了壞事。"我笑了笑,上去摸了摸高冷哥的腦袋,看到這個動作的時候,我心跳都快停止了,這上了我身的人和高冷哥究竟是什麼關系,竟然可以這麼膽大包天的去摸高冷哥的腦袋,如果是我的話,估計別說是手被剁了,估計這條命都要沒了。

    等把一切做完後,我終于轉過身去看著不停咆哮著的血尸,這時候血尸已經將胸口插著的那把血刃用手活生生的拔了出來,胸口的傷痕在劍被拔出來後,開始迅速的愈合起來,蠕動著的肌肉就好像是一頭頭活著的蟲子。盡尤聖號。

    "借血尸輪回重生,你也算是別出心裁。"我朝著不停咆哮著的血尸一步步的走去。"可惜,你現在卻變成了這副模樣,可悲可悲。"

    血尸似乎听懂了我在說什麼,表情也變得更加猙獰起來,整個人身上的血氣開始四處彌漫開來,化作一頭猙獰的巨獸,瘋狂的對著我咆哮著。

    而我好像對這一切都不太在意,只是背著手,在這一片片的聲浪中閑庭信步的走動著。

    好像是在自己的後花園中散步一樣,血尸也被我的這種神態給激怒了,不停的咆哮著朝著我沖了過來。

    眼看著就要直接沖撞到我身上的時候,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生怕自己的身體被撞壞,但我卻只是輕輕的伸出手來,用拇指扣住食指,對著前方輕輕一彈。

    砰!

    一聲巨響,血尸直接被我的這一指給彈飛了出去,砸在石壁上,直接砸出了一個布滿波紋的大坑,它不停的試圖想要從這大坑里面爬出來,但全身的骨頭都好像是被敲碎了一樣,根本使不上力氣。

    整個身體宛若一灘爛泥一樣癱在了地上。

    而此刻我卻微笑著將自己的雙手背在了身後,一步步的朝著血尸漫步走了過去。

    宛若天神下凡!

    一指,僅僅只是一指,就將這剛才所有人都沒有辦法的千年血尸給彈廢了?

    而且這還是用我的身體做出來的,如果是他的本體,那得有多恐怖的力量?

    這人與人之間的力量差距就有這麼大嗎?

    這時候我也已經走到了血刃的旁邊,伸出手去拔起了地上的血刃,看著這泛著紅光的漢劍,我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這是一把好劍,珍惜。"

    雖然暫時還沒有肉體,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這劍我自然是要珍惜的,畢竟之前差點連血都要被吸干了。

    而我這時候卻已經提著劍走到了癱軟在地上的血尸面前,血刃修長而又妖異的劍身此刻也在微微顫抖著,發出一道道宛若龍吟虎嘯的劍鳴聲,正當我以為他要一劍下去將這血尸斬了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我從虛空中朝著我的身體猛烈的吸收了過去。

    這時候易超的聲音也傳了過來,"不好,桃木劍燒完了,祖師爺要回去了!"

    ps:

    第三更,另外老公的寶貝妞,你在群里嗎?如果在的話可以私聊我一下,我是群主,不在的話可以加一下群,456912984。或者加一下我的qq,42898772。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