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一章人頭宴

第一零一章人頭宴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L稍誒鈑嗝媲暗模 谷皇且桓鋈四源U餿四源齟罅搜劬Γ 謚脅悸 浚 鋈說牧稱ジ暇谷懷瀆順舐 納絲冢 蛑筆且桓彼啦活 康難印H歡液屠鈑嗥涫蹈揪筒換岷ε濾廊送返摹5 欽飧鋈送返拿嬡藎 攀俏腋 鵲腦 頡br />
    這人頭的臉,竟然跟我完全相同,看到這個人頭的一瞬間,我竟然有到了盤中的感覺。

    不對,這個人不是我,而是張道陵。

    李余似乎對張道陵有著一種極為奇特的情分,那種仿佛兄父般的孺慕之情。那是李余心中最為在意的人。此前幫助我也是因為他覺得我是張道陵轉世而已,現在對我已然形同陌路。

    但是在盤中看到了張道陵的頭顱,李余此時身軀微微顫抖著,眼中的光芒閃爍著。

    "我是驢。"李余低聲說著,就算是我靠在他身旁,他的話還是差點都沒能讓我听清楚。

    他手中的刀叉握的緊緊的,體內強大的力量簡直就要炸開來,整個人仿佛隨時隨地都可能爆炸。

    而此時的千佳音已經打開了面前的餐盤,內中竟然是銀花老母的人頭。整個人頭簡直就是鮮血淋灕,血腥無比。而千佳音卻是指揮著已經吃飽的紅線蛟。將銀花老母的人頭吃的津津有味。

    只不過只有我看到,那刀叉被她的牙齒咬得都出現牙印了。豆住雜扛。

    李余不停的低喃著他是驢。身軀震動的幅度緩緩增大,隨即眼淚一滴滴的掉落下來。

    "我不是虎,就算你把我打扮的再像虎,我還是一頭驢而已。"李余忽然之間力量爆沖而起,洶涌的掌力狠狠砸在面前的腦袋上。

    啪。

    這個腦袋直接被他給砸的好像西瓜那般爆裂開,眾人擋住這種血水,李余的心已經亂了。

    高冷哥打開面前的餐盤,然後便是發現在眼前的,竟然是紅鯉的腦袋。

    我頓時心頭一震。

    是啊,紅鯉可是高冷哥的姐姐啊。他跟紅鯉數千年來的交情,以及姐弟之間的感情,可以超越任何一種情感。就算是天地塌陷,也無法將這種感情抹滅啊。

    若說這個世界是與紅鯉感情最為深厚的,不是張道陵,不是藏鋒,更不是我。

    而是那個從頭到尾一直不離不棄。從生命最初開始陪伴著的弟弟,青魚啊!數千年的陪伴,一朝死亡,高冷哥的傷心可想而知,那必定是世界是最最痛苦的事情了。

    "金禪哥,對不起。"看著高冷哥默默顫抖的身軀,我心中對著高冷哥說道。

    而對面的數人也陸陸續續打開了面前的餐盤,那盲蛇女的面前是一團金色的不明物體,就好像是一坨爛肉。而羅寺面前,竟然是趙歡的人頭。他轉眼去看了趙歡還在。這才放心的在那人頭上撕下一塊肉來吃掉。

    而趙歡面前,竟然是一塊骨頭,也是在座八人之中最為正常的食物。

    最讓我驚訝的是周小蠻,在他的餐盤之中,竟然什麼都沒有。

    難道說在她眼中,竟然沒有什麼的想是最值得珍惜的嗎?我竟然微微有些失望,然後將目光落到了自己的餐盤前。

    說實話,我並不想打開。雖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我怕我自己受不了打擊。

    "打開吧,大家都在高高興興的聚餐,你要是不完成這一步,又怎麼能和大家一起開心的玩好這個節目。"黑手主人哈哈大笑,然後饒有興致的看著我。

    我知道了,這一切都是黑手主人的計策,他從我們一進入這大殿中開始,就是要將我們的意識給碾壓掉。從內心深處來瓦解我們的意志,他挖掘的都是在人心中最為在意的情感,為的就是要在彼此心中留下破綻。

    雖然我不知道周小蠻看到了什麼,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也受到了巨大煎熬。

    我知道要是不打開面前的餐盤,那麼黑手主人必定會再度發難。

    然後我平息了自己的心情,手掌緩緩搭在了面前罩子的把手上。頓時心靈之中產生一種震蕩的力量來,仿佛內心深處的秘密被人看了過去,然後我緩緩將這東西打開。

    轟隆!

    我的腦海深處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震動,靈魂的海洋仿佛掀起了滔天海浪。就連完全合體的元嬰都有著一絲絲被震動裂開的感覺。我在眉心一劃,便將一枚天眼給透露出來,那光芒直接照射在面前的兩顆腦袋上。

    是的,我面前有兩個腦袋,而最讓我信念震動的是,這兩枚腦袋......

    在我眼前出現的,簡直出乎我的意料,不是高冷哥,不是紅鯉,也不是周小蠻。

    "父親,母親......"我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著,渾身氣息不斷的攀升著,整個人就像是一尊蒸汽機似得不斷噴發著蒸汽,渾身皮膚都被蒸成了通紅的顏色。

    出現在我眼前的,竟然是我的雙親。

    自從進入玄門之後,我便是與世俗界徹底脫離了聯系。就連父母也是被我安置在城市的房子里,到後來封無神國以後,我竟然在腦海中將親情都漸漸的淡忘了。甚至連父母的名字,都快忘得一干二淨了。

    但此時在我眼中浮現起的,卻是最開始的二十多年來,我與父母在一起的骨肉親情。

    他們的一生都在我的眼前慢慢變換,我在短短瞬間,竟然看到了他們對我的一切。頓時在我靈魂之中有著一種情緒在蔓延著,就好像毒液那般蔓延。

    親情。

    我以為我已經足夠冷血,但當我父母的腦袋落在我餐盤之前時,我雙眼之中簡直就是白蒙蒙的一片。

    腦袋里嗡嗡作響,我的意識都開始模糊起來。

    "糟了,他體內的力量暴走了,現在若是不控制的話,會將這個地方給炸滅。斬自我巔峰自爆的力量簡直可以與地仙一戰,我們快快出手,不能讓他再膨脹下去。"羅寺見到這一幕,作為自爆過一次的他,簡直就是心知肚明。

    剛才他按照黑手主人的意志自爆,但回來之後的第一時間竟然就被治療好。

    但我的自爆就不同了,那是一種不可逆轉的自爆啊。

    "出手!"頓時趙歡,周小蠻,高冷哥和李余便是同時打出來一道力量,將我籠罩住。

    頓時我的身軀上就出現了兩道金黃色的光罩,還有兩道黑色的光罩。高冷哥一看到我變了臉色,便是將雙手展開將我包裹住。而其余的人卻是對我產生強大的壓迫,要使得我被壓縮成碎片。

    現在有了高冷哥的保護,在壓縮之中就能保住自己。

    "煩,煩躁。"

    我听到了她們的聲音,但是卻感覺好像有著蒼蠅在叫喚似得,我體內的力量竟然產生另外一種流向。兩種流向之間全身力量好似疊加著在成長,一直被我隱藏在身體之中的血脈力量直接爆發出來,羅之血頓時充斥了雙眼,與修羅眼相結合。

    "外道,破開!"我把手一張,頓時好似揉面似得將周圍氣罩給抓住,狠狠的往外一撕。

     嚓,四道氣罩頓時都完全被我撕開,我心中的憤怒這才少了一絲。而這個時候,我就感覺到在薪火之冊的深處,那兩枚鱗片竟然顫動了一下。

    "羅之血!"這個時候有三人極為驚嘆的叫道,那趙歡和黑手主人的叫喊在我意料之中,但是沒想到的是,盲蛇女也是驚訝的叫出聲來。

    我听見了她們的聲音,但此時體內的氣息爆炸開來,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

    此時我身軀緩緩拔高,轉眼之間竟然達到了三米多高,嘴巴張開能將一個籃球都咬碎。

    然後我的眼神看向桌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