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五章符文之爭

第一零五章符文之爭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謔種魅嘶案章湟簦 慵拍切以舜笞 滔路劍 橋盤諾難丈 蹺ぐ 鴝  婕醋釙胺降暮焐 吐躺 苯踴  降攔餉 閃順隼礎>馱諼矣 匏攣ぐ 渡竦氖焙潁 苯泳磯 攪俗笫值氖直成稀>谷換  壞撈厥獾耐及浮br />
    這圖案像是文字,又像是圖畫,但又好像被生生的切下來一半,使得這圖案看起來有突兀之感。

    但是能感覺到其中有著十分奇異的力量,如果這圖案能與另外一半合為一體,那麼必定能發揮巨大的威力,這種威力即便是我也稍微有些忌憚。

    而我看著羅寺的手背上也有著符文,也是一半。那麼現在這個場面就十分明顯了。

    "兩位,這符文有著神奇力量。戰斗結束的標準便是以一方死亡,或者一方放棄為止。與第二階段一樣,這符文就是關鍵了。請盡情的發揮吧,這里就是你們的斗場,在這里沒有任何人能打擾你們。"黑手主人嘿嘿笑著,隨即便是將手攏在背後。

    這時候光芒從東方升起,陽光灑落在大殿上,我才真正的看清楚了我來往多次的這座大殿。

    果然,這座大殿的樣式與阿房宮前殿十分相似。簡直就是阿房宮的縮小版。站在大殿面前的黑手主人,依舊籠罩在黑暗之中。猶如雪白紙上的一點墨痕。

    這又是他耍的把戲,這場戰斗,只怕到最後那人,力量將十分恐怖。

    "有趣,符文爭奪嗎,這樣的話的確是能調動人的積極性啊,看來這家伙安排的儀式,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啊。"我喃喃自語著,眼楮掠過那還剩下的六個顏色。

    這家伙的確沒安好心,之前看到天罰之眼在他的手心中,說明他已經被昊天意志安排成代言人。甚至已經將天罰之眼直接瓖嵌在手心,但是現在他手心的天罰之眼已經被封住,甚至連意志都無法探測出來。

    放在手心,不就是掌握了天罰之眼的意思嗎,甚至現在將之封印。

    那就是說黑手主人竟然只是為了某件事,而答應了天罰之眼。現在又反悔?

    甚至他還敢將比武的地點設置在此處,這里乃是整個世界第一高峰,高度足足接近萬米。此地沒有佛之威力籠罩,稍微一個不注意就要被昊天察覺,這簡直就是在老虎的家門口撩撥它的胡須啊。

    高峰之上寒氣逼人,淒冷的風好似要將骨髓都給刮成冰渣子。此時此地靜悄悄的,只听得到風聲呼嘯,似乎遠古的巨人在怒吼咆哮著。

    忽然之間,那盲蛇女的雙眼轉動起來,她肩膀上的白色盲蛇揚起腦袋。金色的鱗片微微閃爍著光芒。同時間,千佳音耳朵上本來已經快要陷入沉睡的紅線蛟,也是微微揚起腦袋,從它的喉嚨中竟然听得到腹鳴聲,好像在警惕著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余臉上忽然一變,整個人往後退了三四步。

     嚓。

    就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然出現深深的掌印,一個巨大如斗的掌印便是直接出現。手掌的邊緣出現一絲絲金色的佛氣,將積雪給震的蒸發了。

    這里是雪山之巔,任何一道稍微劇烈的震動都會給山下的生物帶來災難,但是這種力量無聲無息,就好像被什麼給收斂著。

    "我們的戰斗,早就已經開始了啊!"掌氣是羅寺所發,我們的戰斗早在接下那一道符文的時候就已經開始。

    在羅寺的眼中充滿著金色的佛光,很難想象像是他這種人也能領悟最為精粹的佛之道理。佛是偉大的,就算是圖巴斯利用那種方法以高冷哥的肉身來供奉佛,但這卻又與佛門之理念暗暗相合。

    佛門是修來生,肉身不過是一具臭皮囊,隨時都可以舍棄。所以遠古時候在傳入中原的時候,被批判為邪教。因為古時候中原的理念都是身體發膚授之父母,不可棄之。

    而在佛門的供養之中,最為崇高的供養就是舍棄自己的身體,來供養佛。

    當然若是一個僧人修行輪回的次數多了,時間久了,身體產生升華,將累世的修行擊中到那一世的話,就會修成正果,肉身成為金身。最終金身達到某種境界之後,就可以將意志提升到最高的存在,然後成就無上佛陀。

    這個羅寺,輪回之前殺僧逆佛,明顯的是對佛這個理念有所違背,但他竟然已經成就金身!

    甚至胎藏大金剛結界都被他修成,使得整個陸地神仙之下都很難將他給擊敗。只不過現在我有了防備,他在與我對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發動這個結界。

    "方才王盼這小子竟然能在瞬息之間將羅寺的結界給封住,甚至每時每刻都劃出死亡之劍氣,使得羅寺完全處在被動狀態下,只能龜縮。甚至一掌擊出,泄漏了出來,這就代表他現在完全處在了下風,他的攻勢怎麼到這個地步了。"千佳音微微驚訝的看著我,聲音傳到我的耳朵里。

    我現在沒有時間去理會她,表面上平靜的空氣之中,此時卻是充滿了危險。

    空氣的風中,流動著一道道流光,這些流光直接沖擊向羅寺,每一道流光之中都是劍氣,一生一死,生死輪替,糾纏在一起,直到落在他身上轟然炸開。

    羅寺只有防守,他的佛之力量在被我消耗著,每當要升起結界的時候就被我瞧出破綻,將節奏打亂。

    這就是高冷哥說的節奏,我只要穩住這種勢態,讓他不得不反擊,那我就贏定了。羅寺目前的手段之中只有胎藏大金剛結界對我有威脅,我必須將之抑制住。

    "神氣什麼,這家伙之力量雖然強橫,但是羅寺的防守力量十分強大。久攻之下王盼的力量必然有所懈怠,到哪個時候就是羅寺的天下。此地貼近昊天意志感知,王盼不敢被天意發現,其最強之劍招無法施展,王盼必敗。"李余見到這一幕,卻忽然冷笑道。豆介呆亡。

    羅寺听到這句話,頓時將攻勢收起,全力的誘發我不斷去攻擊他的封印節奏。

    的確如李余所說那樣,我的攻勢有所不逮,這羅寺就會乘機發動結界,到時候我便會直接被封印住。這個時候我竟然不能停下,這場戰斗的關鍵點在于節奏這兩字上。

    若是我的節奏停了,那麼羅寺就會贏。胎藏大金剛結界太變態,我一個人暫時沒有那種能量去破開。但若是羅寺的節奏被我停下來,那麼我就贏定了。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我與羅寺已經停不下來。

    我雙眼之中光芒閃爍,周圍空氣中每一枚顆粒都充滿著兩人的戰斗,這片空間都因為彼此力量戰斗而凝固。

    此時我的攻勢帶著山頂的寒風,壓制在羅寺的身上,使得他苦苦支撐。

    但是在他眼中,有著更為深刻的力量存在。

    "王盼,你雖然力量強大,但是這是雪山之上,你體內的力量受到壓制無法完全發揮。而且再過一會兒,你將會完全失去與我戰斗之機會。抓緊你最後的制勝機會吧,哈哈哈哈!"羅寺看著我,眼中光芒一閃,頓時一道暢快的聲音進入我腦海之中。

    他竟然還有力量對我傳音,這代表著他體內竟然已經猶有余力了!而更讓我面色沉凝的是,他已經察覺到我力量並不能完全發揮。

    冰火相克,我體內充滿著火之力量,屬性上被天地之間的寒氣所逼迫。

    然而就在此時,天地之間忽然一個停頓。

    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