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百章當年事

第一百章當年事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U餳蛑本褪竊誑際災 凶鞅祝 蛑本褪竊謐吆竺擰︰謔種魅爍芯醯轎業囊餑鈧 螅 幸禍 塹母喜患埃  姆從σ彩親愎壞目 K婕刺煒罩 忻腿灰壞懶α拷盜儐呂矗 ∪簧釕畹慕 蕉紀卵沽聳紜K婕茨且壞澇 居邪 槎悸浣死鈑嗌砩系那嗌  閌潛恢苯影緯隼礎br />
    氣息變化之間,黑手主人眼目之中光芒一閃,竟然使得這道顏色直接再次變相。

    "糟糕!"沒有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在意,看到那去向之後,我心中頓時大呼糟糕。但是我的意念比起黑手主人要慢了很多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青色氣息,直接沒入了周小蠻體內。

    紫色青色之代表塵埃落定。高冷哥對上周小蠻!

    我心中頓時就沉默下來,高冷哥若是對上李余的話,應該是輕易的就可以獲勝。到時候高冷哥的力量就可以直接交給我,或者交給他也行,那樣的話就可以輕松的獲勝。

    但是現在周小蠻對上高冷哥,我真正的沒有辦法控制其戰局。

    周小蠻被體內的另外一個意識佔據著,現在簡直就是六親不認,兩人無論哪一個受到了傷害都是我的不對。甚至就算是僥幸不受傷害,我也不願意面對周小蠻。

    我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面對她啊,就算在她體內的並不是她的靈魂。

    "改變規則。是要受到懲罰的。"黑手主人聲音冰冷,"這次只是對你的一個小小懲罰。若是下一次再亂出手,我會剝奪你參加儀式的資格。"

    這時候在場的人才知道剛才那一幕是怎麼回事,頓時眼中露出了警惕和駭然,沒有想到我的竟然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改變規則。那可是黑手主人控制的規則,黑手主人表現出來的力量簡直就已經到了真正神仙的力量!

    周小蠻看著左手上的符文,又看看高冷哥,隨即詭異的笑了笑,走了出去站在一座凸起的山石上。

    "青魚,好久不見了,來過過招吧。"周小蠻終于開口,她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但依舊是周小蠻的聲音。

    我立刻就想起來,這個神秘的女人有可能是紅毛怪,那麼跟高冷哥認識。數十年前高冷哥沒有恢復力量的時候打不過它,那麼現在,又是不是她的對手呢!

    高冷哥也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符文。雙手背在背後,飄然落在一座巨石上。

    他看著周小蠻,似乎想起了很多東西,眼神不停的在變化。

    兩人沒有再說話,而是對視著。不像是我和羅寺暗中的對招,他們是真的沒有展開戰斗。屋】

    "叫我,金禪!"高冷哥再次將這句話說出來,那旁邊原本長長喘著粗氣以為要對上高冷哥的李余,卻是一口氣差點就沒吐順。

    而羅寺听到這句話卻是渾身一震,仿佛想到了什麼事情。眼神變幻,看向東方某個地方竟然露出了恐懼。

    為什麼高冷哥老是強調別人叫他金禪呢?

    "上一次的時候,你還是叫做青魚,什麼時候又變成了金禪。"周小蠻看著固執的高冷哥,忽然嘆息著說道。

    這個時候,高冷哥的面色忽然軟化下來,動了動嘴唇,忽然嘆息。

    "也罷,隨你吧。"高冷哥緩緩在空氣之中一招,頓時出現一柄長有三尺的金色八面漢劍。

    見到這柄劍的時候,周小蠻卻是幽幽的嘆息。

    "你當真要為了這個人,與我戰斗?你想清楚了嗎,他不是張道陵,不是與你有恩的張道陵,甚至還殺了他。你這種行為,是背叛啊,你難道就不怕當年的誓言反噬!"周小蠻忽然說道。

    說到這句話,高冷哥忽然震動了一下,我也震動了。

    誓言反噬?幫助我就是誓言反噬嗎,那為什麼高冷哥還要來幫助我,難道他如今得到了這個下場,就是因為誓言反噬嗎?

    周小蠻忽然看了高冷哥的身軀,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也對,也對。當年的時候你是何等意氣風發,簡直是妖界之中的不世天才。境界直追陸地神仙,半只腳就能踏進其中,但你上次對我的時候,卻忽然變成了那等低級別的存在。若不是我重傷在身,只怕連一根手指頭都不用就將你戳死了。你一定,早就受到了反噬吧。"周小蠻道。

    原來,是這樣啊。

    高冷哥只怕是曾經發下了一個誓言,要保護張道陵的誓言,但後來他竟然因為重重原因放棄了這個誓言。甚至是在我上一世的時候,徹底受到了誓言的反噬,力量竟然暴跌。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安子魚的靈魂是一只魚,而高冷哥的靈魂卻變成了人,甚至還是個和尚。

    他肯定是在冥冥的指引之中,在藏地佛國重新塑造了人身,然後以人身開始修煉。最後竟然與月經哥共同拜入一個人的門下,甚至還在藏地佛國遇險,然後也就有了八堡村的那一次與紅毛怪的戰斗。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高冷哥力量如此強大,但卻是連陰兵借道都有些忌憚。

    只是不知道,在佛門之中高冷哥到底經受了什麼,才將自己的名字改為了金禪。甚至還和紅鯉保持著距離,甚至還要我警惕紅鯉。

    我知道高冷哥這樣對我是有利的,但是我心中卻不是滋味。

    背叛他人的感覺,一定很不好吧。

    "王小柳,你也是受害者,我不想與你對戰。但你,殺了我的師傅,甚至還將你自己的師傅給吃掉。我早就應該想到的,你的真正身份。不過你既然都已經死了,那就是塵歸塵土歸土。當時你第一次被周小蠻請下來的時候,我就有所察覺,但感念你前世的性情,以為你不會太過分。"

    高冷哥說著,眼神漸漸凌厲,"但是你現在做的事情,與藏鋒又有什麼區別。"

    說到最後,竟然是冷喝著說道。豆尤池劃。

    周小蠻,不,應該是王小柳。在高冷哥說到這里的時候,王小柳渾身就開始瑟瑟發抖,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當日我與周小蠻意外的看到了藏鋒的身體,我還以為那是我的前世。而面對突如其來的鬼王,周小蠻用請神術竟然請到了當時還殘留在八堡村的王小柳,也就是那時候,周小蠻就已經被王小柳影響。甚至到最後,王小柳竟然直接在她體內復原。

    但是,當年不是因為藏鋒王小柳才死的嗎,那麼王小柳還有什麼秘密呢。

    藏鋒當年與月經哥,王家兄妹去八堡村的時候,高冷哥並不在場。但是應該是後來才接觸的,不然的話藏鋒不可能那麼安然的就隱藏起來。

    不知道藏鋒到底利用了王小柳進行什麼計劃,曾經的那個故事之中,疑點重重。

    在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藏鋒有多大的能力,甚至高冷哥听到之後也從來沒有說過藏鋒此人,而直到後來我才明白藏鋒竟然已經布計千年。

    那麼他隱藏自己的身份,究竟是為了什麼。

    這下子線索在我心中竟然越來越凌亂,感覺隨時都可以知道答案,但又是被重重迷霧給遮住。

    "有什麼區別?"王小柳抬起頭來,臉色蒼白無比,充滿了血絲的眼楮看著高冷哥︰"當然有區別!"

    高冷哥沉默,隨即有些皺眉,王小柳現在的狀態竟然十分不好。

    隨即王小柳深吸幾口氣,緩緩平息了自己的氣息,然後這才站直了身體。

    "當年八堡村的時候你沒有出手,所以你不明白,我也不怪你,畢竟那個時候誰都不是藏鋒的對手。就連他......"王小柳看著我,搖了搖頭。

    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