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一章我認輸

第一一一章我認輸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T讜戮 綰橢芐÷彩齙墓適輪 校 涫擋 揮懈呃涓緄淖偌# 坪醯筆備呃涓綺 輝誄 5 悄鞘焙蛭矣Ω靡彩遣輝誄〉陌。 俏 裁賜跣×雜鎦 卸暈業腦蠱敲創蟆5筆庇臚跣×黃鸕鬧揮興綹繽蹩 劍 胤妗R約霸戮 紜br />
    月經哥深愛著王小柳,但到後來卻成為了藏鋒的陣營,這使得我有些意外。

    但干嘛要扯到我身上來!

    "青魚。既然你最終是選擇的守護這個小子,那我也無話可說。過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多糾纏什麼,我這一次的目的十分簡單,那就是得到願望戒指。青魚,你要阻我。那就試試吧。就讓我瞧瞧當年的妖族天才,究竟強大到了什麼地步。"王小柳微微一動,黑袍深處竟然蕩起一道鈴聲。

    叮當。

    听到這個鈴聲的時候,我腦袋居然一沉,險些產生恍惚的感覺。

    但是高冷哥卻是紋絲不動,仿佛並沒有什麼異狀,反而只是臉色變的難看。那原本由佛力形成的身體居然有些暗淡,我知道那並不是因為鈴聲的影響,而是其他的事情。

    "王小柳,當年藏鋒害你吃掉了你師傅。使你變成怪物。但是現在你做的事情,就是幫他。只有讓王盼拿到這枚戒指。屋】才能真正的將藏鋒的陰謀破壞。我們都會幫你,但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來阻止王盼!"高冷哥嘆息著說道。

    當年王小柳吃了她的師傅,最後才變成紅毛怪,而且是藏鋒干的。

    我心中猛的一跳,這,這王小柳,她的真實身份......

    "閉嘴吧!"王小柳尖叫一聲,雙目凌然︰"青魚,我都說了,讓我見識一下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天才!"

    王小柳眼中竟然泛起淚光來,仿佛頗為不願有這般結局。

    嗤。

    劍光迸射,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我錯愕的看著高冷哥,不明白他為何出這一劍。就連王小柳,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難以置信的看著高冷哥。

    然而高冷哥此時的八面漢劍所落之地,並不是王小柳所在的地方。

    此時在高冷哥面前。他的左手手臂斷裂在地,傷口處金色佛光迸射出來,我能感覺到其中的靈魂也有所遺失。高冷哥竟然將自己的手臂給斬了下來,他竟然不顧傷勢將自己的手斬下。

    隨即便見著他體內金色佛力轉動,手臂再次復原。

    而被斬下來的手臂便是濃縮成一個符文光團,靜靜的漂浮在空氣中。

    "你,為什麼!"王小柳看著高冷哥,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高冷哥口口聲聲的要王小柳不要阻止我,但現在誰都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自殘,這不就等于是自己放棄了資格嗎?

    高冷哥緩緩收起了八面漢劍。面色又恢復到了正常。

    "你既然對于王盼有疑問,那麼就讓你親自面對他吧,到時候你就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選擇。而這條手臂,是我欠你的,現在還你一次。雖然這麼做遠遠不及你所作所為,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看清楚自己站立的地方,想清楚自己要做的事。"

    高冷哥說道,"我認輸!"豆尤亞劃。

    當這三個字說出口的時候,高冷哥身上出現一種愧疚和傷感的神色,但又多了幾分釋然。隨即他看向我,眼中露出了一絲歉然的神色,我對他搖搖頭。不需要道歉,高冷哥從未離棄過我,就算是他現在對我捅上一刀,我都心甘情願,但是我知道高冷哥永遠也不會這麼做。

    漂浮的光團直接落入了王小柳的左手手背,匯聚成為一個新的字符,然後我立即感覺到整個山峰上的氣息再次變化。

    山風之間的力量變得紊亂起來,隨即便見著王小柳更加飄然似得,仿佛隨時都要飄走。

    "可惜啊,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青魚,你出現的太晚了,現在我所做的一切,都回不去了。我只能咬著牙齒向前走,無論是怎樣的結果,都是我自作自受而已!"王小柳喃喃說道。

    隨即她看向自己靈魂中的那個女子,那與她一模一樣的女子。

    周小蠻的靈魂已經停止了掙扎,反而同情的看著王小柳,想要伸出手來,但只是一股意念而已,哪里又有手的存在。

    "你後悔嗎?"王小柳說。

    周小蠻搖了搖頭,然後笑了,無聲,無息。

    她不發一言,回到之前站立的位置,然後調息起來,那股力量與她結合的更加緊密。我知道那是風的力量,整個山峰的風都被她控制。這些風在她的控制之下,形成微風,強風,颶風,甚至是暴風,使得整個天空之中的氣流仿佛都被直接切割開。

    她手上的三角形符文樣式跟我差不多,只不過字的意思不一樣,那個字是風。

    我眉心睜開一絲的眼楮緩緩閉合起來,沉默不語,我看到了周小蠻的靈魂。

    當她搖頭的時候,我整個靈魂都好像被撕裂開了似得,恨不得沖上去將王小柳給直接滅掉。

    可如同高冷哥所說,王小柳是一名受害者,當年也只是被藏鋒給利用了而已。甚至我和周小蠻在八堡村的時候,她的殘魂還救過我們。

    雖然後來也曾經對我刀劍相向,但是我們之間畢竟是沒有多少仇怨的。

    那我又怎麼能對她出手?

    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高冷哥你真是給我出了個難題。

    "很好。金禪先生真是為我們上演了一場好戲,那麼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接下來是誰呢?"黑手主人再次拍拍手,然後雙手一彈。

    頓時藍黃二色便是直接投射出來,隨即竟然落在了千佳音和李余的身上。

    李余頓時錯愕,沒有想到竟然是自己。

    他走了出去,然後看著千佳音已經站到他的對面。剛才他與千佳音打賭,此時落在了下風,但是現在他有著必須要堅持的東西。他也有不得不戰斗的理由,甚至也有著想要贏的理由。

    但是對手是千佳音啊,她比自己強大啊。

    在千佳音身上,他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明明就站在他面前,還是讓他覺得十分遙遠,就好像站在面前的是空氣。

    但那又怎麼可能!

    "千佳音,我想贏,但除非你用掉一個條件之外,我是不會放棄這次比賽的。我想要得到願望戒指,你不能阻止我!"李余說道。

    他這是在用激將法,他要賭一賭,看看能不能有僥幸的事情發生。

    在李余手中有一柄劍,是一柄最為普通的青鋒劍,但其上卻銘刻著奇異的紋路。張道陵善于使劍,身為其坐騎的他,自然耳濡目染,學會張道陵的道法。

    然而聞言,千佳音卻笑了。

    "小驢兒,我曾經說過,你打賭贏了的話,這次比賽我自己不出手。現在我也依舊不出手,就讓你看看,什麼是實力的差距。"她說道。

    "此話當真?"李余听到這句話,簡直大喜過望,千佳音不出手,她肯定不是對手啊!

    "放心,我雖然是個反復無常的女人,但這句話是真的。"千佳音笑道。

    我一听她這句話,就知道李余又要中圈套了,隨即心中暗嘆著搖搖頭。

    "那好,你小心......"李余將青鋒劍一抖,便要沖擊而上,但緊接著卻是停了下來。然後在他的臉上,滲出大顆大顆的汗珠,渾身的力量根本就提不起來。

    只見千佳音的耳朵上,一條巨大的紅色蛟龍游動出來,迎風一漲,直接化為十米長的巨大紅龍,腹部一條金線。而它的雙眼,竟像是兩尊金鈴。

    紅線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