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三章雪崩下的凡人

第一一三章雪崩下的凡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O猜砝 派降謀呲錚 凶乓淮ν 潰 芡ㄍ磽獾墓取T謖飫 D耆思︰敝粒 揮幸惶醯纜吠鞫ャ<啪參奚 恢 藍嗌俑鏊暝鹿ャT諫澆畔隆S幸淮 躺 撓 兀  } 杏凶偶該甦謖靖 br />
    這里是國家的邊境,這里都是守衛邊關的戰士。雖然沒有路人,更沒有車輛,但他們站的一絲不苟。

    他們穿著的軍綠色大衣外面已經濕了,保暖的帽子也有些潤,他們的雙頰因為高原氣候而變得通紅。而他們的嘴唇,已經片片龜裂。血痂在上面聚集著。

    就算沒有人,他們也站的一絲不苟,雖然眼中還是有幾分困意,但卻強打起精神來。

    此時天色漸漸明亮,營地之中響起了起床號,眾多的士兵起床。這時候有幾名士兵從營地之中走了過來,一言不發的與他們換班。他們這才敬了個軍禮,拖著僵硬的身軀緩緩往營地挪去。手中的步槍冰冷刺骨,手指上一塊又一塊的血痂層層疊疊,但他們卻沒有將之丟掉。豆引呆號。

    這是他們的武器。丟了命,也不能丟了槍。

    幾名士兵將匆匆的將步槍給放在軍火庫。隨即急速來到洗澡堂洗了個溫水澡。當他們換上衣服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完全換了個人。

    飯菜還給他們留著,幾人坐在靠窗戶的位置,快速的扒飯。

    這個時候,一名士兵忽然停了下來。他的面目淳厚,充滿了北方人的那種豪勁兒,看樣子也就約莫十七八歲,是個新兵蛋子。

    "班長,你說咱們在這里守著,到底是為了個啥。這里一年到頭連個鳥蛋都見不著,屁大個人也莫有,這麼拼死拼活到底是為了個啥!"他操著一口濃重的地方口音,言語中頗多怒氣。

    那對面年齡較老的班長正在扒飯,聞言就是一愣,抬起頭來看著另外幾人也是看著他。

    他慢條斯理的將口中飯嚼著吞咽下去,抹了抹嘴。

    "你們來當兵。是為了啥?"那班長忽然問道。

    "保家衛國。"

    "強身健體!"

    "混口飽飯吃!"

    大家立即說道,听到最後一個理由,大家轟然大笑,但笑著笑著又笑不出來了。大家都在想小戰士那句話,當兵到底是為了啥。

    "是啊,保家衛國,強身健體,混口飯吃。這都是理由啊,這不是都有了嗎,你們又在憂愁什麼呢!"班長說道。

    他知道這個地方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交通閉塞,人煙稀少,在這里的人都極為寂寞。容易產生負面的情緒,更容易憋出病來,這樣說說話也好。

    "但是咱在這里這麼些年,人都莫有,怎麼保家衛國?"小戰士說道。

    "咋就不是保家衛國啦?"班長將筷子放下來,"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的壞蛋比咱還精,你不提起精神時時刻刻的警惕,萬一眨個眼楮的時候就被攻破了,那可咋辦?"

    眾人一听也是,腦袋也轉過彎來,低頭吃飯。

    但是那小戰士卻是越吃越覺得不過味兒,終于是放了下來。

    "咋不吃啦,不吃就涼了,涼了傷胃。高原藥物稀缺,將來落下病根來那可不好整啊。你看我還有幾個月就退休了,到時候回去還不是要瓶瓶罐罐的一生。"老班長說道。

    不吃就涼了,涼了傷胃,這世上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而已。

    "我......"小戰士說了一個字,隨即卻見到窗外的山峰忽然震動起來。

    轟!

    震動緩緩傳來,整個食堂之中的鍋碗瓢盆都在叮當作響,幾名疲憊的士兵頓時相視駭然,彼此都能看見對方眼中的震撼。

    "敵襲?"小戰士問道,語氣中帶著興奮。

    但是老班長看著窗外的山峰,眼中閃著駭然的目光。

    "雪,雪崩......"他的聲音微弱無比,就好像是從胸腔里擠出來似得,幾名戰士都沒听清楚。

    "啥?啥崩?"小戰士頓時迷茫的問道。

    這個時候老班長的臉色煞白,朦朧的睡眼頓時消失無蹤。

    "雪崩啦,快跑!"

    雪崩!

    頓時戰士們的心中產生巨大的恐慌,瘋了似得跟著老班長往外跑去。當到達營地外面的時候,便見著那山上一道好似帽子似得雪崩轟然而下,就好像是在山峰上升起了一道雪的浪潮。

    轟隆隆。

    巨大的震動的聲音傳來,整個營地的士兵都是跑了出來。

    "快,快,四班去兩個人將車開過來,不然大家都跑不了!"老班長經歷的事情比較多,此時營長根本就沒有在這里,大家都只能以他為主心骨,他立即叫道。

    頓時大家就跟著四班的六個人跑到了營地後面倉庫,便見著其中放著兩輛卡車,載重二點五噸。這兩輛車都是平時應急用的車,一輛倒是偶爾會開到縣城里去采購補給,而另外一輛車卻基本上都沒有用過。

    老班長看著身後的四五十人,松了口氣,一個車坐二十多個,足夠了。

    "老班,有輛車漏油,里面的引擎也壞了,莫法開了!"四班的人頓時叫道,聲音之中充滿了恐懼。

    老班長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這個時候去修已經來不及了,他忽然狠狠咬牙。

    "提上兩桶汽油,然後給我擠上車,棚上也給我站人。死也要給我擠進去!"老班長狠狠咬牙,命令道︰"從一班到九班,給我報數,上車。"

    眾人頓時排好了隊,一個個往車上跳上去。

    但是,到最後的時候,卻發現了問題。

    "九班呢,九班的人怎麼差這邊麼多。"老班長頓時就叫道,九班竟然只有兩個人在,還有四個人呢?

    "咱們班長去站崗了,還沒有回來。"一名戰士說道。

    老班長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來。那是個老實人,若是不叫他的話,只怕要一直站下去。

    "先上車,咱們去接他們,不拋棄,不放棄!"老班長大吼道。

    此時每一個人都沉默了,一言不發的上了車,車廂里塞的滿滿的,終于才完全擠下去。末了老班長一把抓住了副駕駛的車門,就開始吼道︰"走!"

       !

    車子發動,卻是忽然發出  的聲音,竟然走的極慢。老班長臉色又是一變,車子載重二點五噸,這里有五十多人,平均每個人七十公斤,足足超過了一噸。這使得車子負載加重,十分危險。

    但是都到了這個時候,大家都抿著嘴唇。

    "走,去接我們的戰士們!"老班長大喝道。

    四班的戰士開動車子,往邊界哨崗開去,往外望去的時候,便見著那雪崩已經過了半山腰。這里已經感覺到那種刺骨的冷風,將老班長的眼楮都吹的無法睜開。

    一道道雪點迸射,使得他眼角都流出了鮮血,帽子也飛到不知哪里去了。露出花白的頭發。

    但是老班長的眼神里只有堅定,雙目直視前方。

    "看到了!"老班長說道,便見著四名戰士筆直的站在哨崗前,雖然面色蒼白,但卻一動不動。而其中一人的雙腿,竟然在抖動。

    "九班的戰士們听我口令,情況危急,迅速撤離。"老班長大叫道。

    那班長面色一變,就要說話,老班長又是一個怒吼︰"手拉手,我來把你們拉近副駕駛!"

    此時的雪崩聲音已經響徹天地,他的聲音都有些模糊了︰"四班長,交給你了!"

    九班的人照辦,四班駕駛員答了一聲交給我,然後便是一個漂移,車子轉向,老班長此時便拉住那班長的手臂。

    但是來不及了,雪崩的一道浪頭已經打了過來。

    完了!

    老班長絕望之中,眼神里好像花了似得,看到一個人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