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四章焚

第一一四章焚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7路 焐系奶焐襝路玻 歉 白釉誒習喑イ男鬧校 餼藪蟺難┌籃盟票蛔璧擦艘幌隆N莰K】隨即老班長提起了精神來,仿佛看到了希望,猛然將手上四個士兵往副駕駛一塞。當他完成這一切的時候。雪崩之中的一團便是將之埋住了。

    "啊啊啊啊啊......"四班長雙目通紅,將油門踩到了底,引擎蓋啪啪啪的響動。

    隨即噗的一聲整個車子便是從雪崩之中沖了出來,然後脫離了雪崩的範圍。以剛剛好比雪崩速度快一絲絲的速度沖刺出來,簡直就是千鈞一發!

    "啊,我們活著出來了。"

    "真是好險啊!"

    "哈哈哈,媽媽!"

    戰士們頓時歡呼起來,四班長也是高興的不得了。任誰從這綿延數十里的雪崩之中活命。都會高興的跳起來。

    "老班長,這可多虧你啊!"四班長忽然之間說道,但是隨即卻沒發現有老班長的影子。

    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副駕駛,卻只有四個九班的戰士,他們竟然都昏迷了。而老班長,卻不見了蹤影。副駕駛的車門已經變形,吱呀吱呀的翻動著。轟隆聲中,竟然顯得極為刺耳。

    四班長頓時雙目通紅,連眼淚都掉下來了。屋】

    "老班長,多謝你救了我們。不過我會找到你的尸體。"四班長一瞬間就決定下來,先走。

    雖然有著不拋棄不放棄的理念。但是他要保證這一車戰士的生命啊!四班長在這一瞬間的心里轉變,甚至將會產生愧疚而伴隨著他的一生。

    "四班長,停下,快停下!"就在此時,後面的戰士們拼命的拍打著後視窗,大叫道。

    "我知道,老班長走了,你們不要勸我,我要保證你們的安全!"失去老班長的心他知道,誰不痛是假的,但是想現在不能停啊,後面還有雪崩。

    "不是,四班長,你听,你听!"那後面的戰士急了。

    "我不听!"四班長大叫一聲,繼續怒踩油門。

    但是緊接著。他忽然覺得周圍的聲音安靜下來,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雪崩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但是接下來卻沒有了咆哮聲,甚至連風都安靜了下來。豆引溝劃。

    隨即他看了看後視鏡,隨即瞪大了眼楮。

    吱嘎!

    軍綠色卡車在地面上劃出兩道長長的痕跡,然後停在了一百多米外,副駕駛的四個人呢骨碌碌滾到前方的擋風玻璃上。四班長卻顧不得這麼多,打開車門就跑了下去,一把抹下了頭上的帽子。

    "干!"四班長吞了口唾沫,怒罵道。

    這時候所有的士兵都陸續下車。然後跟著四班長爆了粗口。

    卻見兩道人影站在雪崩之前,雙手張開。兩人小的猶如螞蟻,但是在兩人身前卻有著一股恢宏的金色力量。這力量將入眼望去所有的雪崩都給擋住,簡直就像是天神的力量。

    而在他們身後,老班長的縮著腦袋躲在那里,瑟瑟發抖。

    "金禪哥,堅持住,還有一會兒!"我大叫道,高冷哥比我更瘋狂。天上的戰斗蔓延到了地上,天地之間的力量在地上爆發,山洪爆發,雪崩猛然震動起來。這已經是我們奔走的第四處了,就算是力量無窮,但在極度消耗之後,保持住這近百里的雪崩,還是極為艱難的。

    雪崩足足堆積了二十幾米高,兩人竟然將這幾十里的雪崩之力給擋住。

    終于,雪崩的力量停止住。

    "火之篇章,焚山煮海!"當這個時候,我便是靈魂一震,將體內的力量全部都給運用出來,頓時薪火之冊直接涌出,火之篇章勾動火元素之力量。

    熊熊!

    劇烈的火焰頓時蔓延數里,將整個地面上的積雪給蒸發一空,化為一道道水蒸氣直沖上空。我的壓力就是一輕,隨即火焰即將熄滅。

    "王小柳,看你的了!"我立即朝著一個方向大叫,火焰之力量再度涌出。

    "麻煩!"就在空氣中,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隨即王小柳便足踏一道罡風出現,隨即這道風有一半直接涌入了火焰之中,頓時火焰猛的一個炸開,足足暴漲了一半多。

    火焰風暴直接化為一道火把似得,直接席卷了整個掉落下來的積雪。火借風勢,風助火勢,就在十幾秒鐘的時間之內,直接就將所有的積雪化為翻騰的水蒸氣,隨即被王小柳召喚出來的風一吹,直接飄向了東邊的天空。

    頓時,天空深處出現一朵巨大的積雨雲,趁著風勢遠遠飄向了東方天空之中。

    這朵積雨雲,越積越大,必將在某個城市形成一道巨大的暴雨,但總是比洪水的危害要小一些的,我現在已經沒有精力去管那些事情了。

    我與高冷哥收起神力,我微微有些喘息,而高冷哥身上也有些暗淡。

    此時我想起來,高冷哥是佛力形成的身體,消耗一些,就少一些。

    "這兩人,簡直是瘋了。在那里肆無忌憚的大打出手,還要我們來收拾爛攤子。偏偏又不得不來收拾,到底還有完沒有啊!"我看向虛空的深處,頓時不爽了。

    遠處的高空深處,一道道金色和黑色的光芒在閃爍著,就好像是兩道光芒在爭輝。

    只不過這種光芒對于凡人來說,就只是一道到雷光在閃爍,好似隨時都會有暴雪或者暴雨降下。

    "黑手主人算準我們會出手,這才將地點設置在那里,所以你有說話的時間,不如多恢復一些靈氣才是真的!"高冷哥源源不斷的從空氣中抽取著佛力,整個人重新變得金光閃閃。

    王小柳掉落塵埃,落在我面前,看著抱住腦袋的軍人卻是鄙夷。

    "這就是你不惜冒著氣息不能餃接,被活埋的情況,也要救下的人,一個凡人?"王小柳忽然嗤笑著道。

    但是我沒有理她,就在此時,我看著空中的金光,猛然怔住了。

    那一幕與我曾經在夢中看見的何其相似,那個黑暗的天空下,虛空的深處,兩道光芒在爭斗著。在光芒之中落下了無數碎裂的鱗片,這些鱗片散落在各處,不知去向。

    那一幕與眼前的戰斗,太像了。

    "喂!你干嘛啊你,讓我幫忙的是你們,現在又這麼心不在焉的。這樣合適嗎?"王小柳頓時不高興了,走到我面前對著我的腳背就踩了一腳。

    我被劇痛驚醒,有些意外王小柳就像個小孩子似得,但心里卻暗暗高興,至少不是那麼壞心腸啊。

    "我已經恢復好了,走吧,我能感覺到還有一個方向有著雪崩。只要將那里給收拾了,就算他們斗的再激烈,也沒有關系了!"我笑了笑,並未在意,反而說道。

    王小柳見我不理會她,撇撇嘴然後跟著我們就要離開。

    凡人,凡人又如何,任何修士也不是生下來都會修行的。凡人也有生存的權利,凡人也有被救的權利。我只要能做,我就去做。

    這就是我,就是我的道。

    一時間,在我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晶瑩的血液中竟然產生了一種香氣。

    那是一種道的香味,隨著我的骨髓生出來,然後散發在皮膚表面上,鑽入了王小柳的鼻孔中。

    王小柳頓時陶醉在其中,甚至連高冷哥都聞到了這香氣。而在我身邊的那個老軍人,也是吸收到這個氣息,渾身一下子就不發抖了,眼神里露出一絲智慧的光芒。

    而遠處那五十幾個戰士,也是同時聞到,各自的有著緣法。

    "走吧!"我並未多停留,招呼一聲,便帶著高冷哥與王小柳直接離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