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辱

第二章辱

    這時候天已經有些蒙蒙亮了,我被黃大仙嚇了一大跳,趕緊把手從黃大仙的嘴里拿出來,在被子上擦了擦。破口大罵,"你丫干嘛呢,嚇老子一跳,差點尿都被你嚇出來了!"

    黃大仙卻沒有說話,那雙狗眼死死的盯著我。滿是震驚。

    易超被我的叫聲給驚醒了,有些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楮。開口說道,"咋了,吵吵鬧鬧的。"

    我也注意到黃大仙的奇怪來,不就一個晚上的時間嗎?咋黃大仙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樣了呢?

    "咋了,黃大仙,這麼看我干嘛?"我沒理會被吵醒的易超,而是看著面前一臉震驚的黃大仙,開口詢問道。

    黃大仙的眼神有些閃躲,開口說道,"沒,沒什麼。"

    我見黃大仙明明好像知道了什麼,卻拼命在隱藏的樣子,心里的好奇就更加濃郁了,剛想繼續開口問。

    黃大仙就從我的床上跳下去了,窩在地上,開口說道。"我困了。睡覺。"

    "操!"易超迷迷糊糊的罵了一句,翻身繼續睡了過去。

    我卻被黃大仙這麼一整,弄得有些睡不著了。黃大仙為什麼要用這麼奇怪的眼神看我?

    這問題困擾我到早上八點鐘,弄的我休息都沒休息好,易超他們起床後,我還有點困。

    我們一群人洗簌完,去樓下退了房,吃了早餐後,也找了一輛車,打的去鷹潭。

    本來是想坐動車的,那比較快,但因為帶著黃大仙這個寵物,動車上不去,就放棄了。

    上了車後,那司機還以為我們是去龍虎山旅游的,和我們說了好多龍虎山的東西,一邊的易超听的津津有味,時不時的點了點頭。

    我就很好奇,偷偷摸摸的問易超,"你不是就住龍虎山嗎?這些東西有什麼好听的?"

    "當然好听了。"易超白了我一眼,開口說道,"龍虎山早在宋朝的時候,就把正統傳人轉移出去了,我在的地方又不是大家公認的那個龍虎山,那些故事我都沒听說過,就好像張道陵大戰魔神,這尼瑪也太精彩了一點吧,沒想到我們龍虎山的祖師爺這麼牛逼。"

    我見易超一臉不靠譜的樣子,心里也有些唏噓,也就閉嘴不言了。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車子越來越靠近龍虎山,昨天晚上在我夢里的那種感覺也愈加的強烈起來。

    那種別人在呼喚我的感覺特別的奇妙。

    如果說之前我覺得那只是一個夢的話,現在我已經不這麼認為了,龍虎山那肯定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著我。

    雖然我不清楚龍虎山和我究竟有什麼關系在里面,但既然高冷哥寧願背負著內疚心,都要讓我用請神術去請龍虎山的祖師爺。

    那我肯定和龍虎山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在里面。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後,也進入了鷹潭市,進了鷹潭市後,易超的表情也收斂了很多,再也不像是之前那麼不靠譜了,嚴肅的易超讓我有種不認識他的感覺。

    等車子開進龍虎山風景區後,易超直接說停車,我們一群人把車費給結了後,也就下車。

    果然如同易超所說的,他所住的地方並不是大家所公認的那個龍虎山,我們在進了龍虎山後,易超帶著我們左拐右拐,走了好一會兒,才到了一個山腳下的村莊。

    這村莊看起來很普通,村口的那幾畝地里面甚至還有人在耕地,到了這村子里面後,易超的表情已經瞬間變得不一樣了,如果說之前他就像是一個吊兒郎當的二流子的話,那麼現在他的他,才有了名門大派的宗師模樣。

    他帶著我來到了一處道觀,道觀很破,看起來有段時間沒有維修過了,院子里有四五個青年盤坐在石板上,不知道在干什麼。

    而道觀的中間,一個中年人也閉著眼楮,盤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詞。

    易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朝著那個中間人走了過去,我們這二人一狗的組合也引起了院子里那些正盤腿坐著的青年的注意。

    他們都異口同聲的對著易超說了句大師兄。

    其中甚至有幾個人看起來上了年齡,三十多歲了,還是得叫易超大師兄。

    我注意到這些人看易超的表情有些不太對勁,怎麼說呢,完全沒有那種尊敬的意思在里面,甚至還帶著一點兒仇視和輕蔑。

    易超讓我們在院子里等,然後上去走到那個盤腿作者的中年人面前,也不知道說了什麼,中間人睜開眼楮看了我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易超很緊張的指手畫腳的又說了一些,那中年人這才嘆了口氣,站了起來朝著道觀後面走去。

    中年人走後,易超這才走了過來,"我要和我師叔去見我師父,商量一下把你的名字登記在冊的事情,你自己小心一點。"

    小心一點?我愣了一下,這不是龍虎山,易超的地盤嗎?為什麼要我小心一點?

    難道這道教聖地還有鬼怪不成?

    很快,易超就跟著那中年人一塊兒朝著道觀後面走去,易超走後,我這心里也一直在想著之前易超讓我小心一點的事情。

    而黃大仙在進了這個道觀後,渾身的不自在,之前那種囂張跋扈,自稱仙尊的狂傲氣質也淡然無存,就好像是一條家養的土狗一樣乖乖的跟在我身邊。

    院子里並沒有坐的地方,我看了一下,最後還是找了個牆角靠著,準備等著易超從里面出來。

    我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也沒有貿貿然上去和那幾個盤坐在院子里的人搭話,看樣子,他們好像和易超不太對勁。布討帥圾。

    或許之前易超說的讓我小心一點,就是要小心他們也說不定。

    "真是土包子。"就在我打算安靜等待的時候,忽然有個青年冷笑著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並沒有搭理這個人,畢竟這里是他們龍虎山的地盤,我一個外來人貿貿然的進來,要是還和本地人起沖突,那結局肯定是很淒慘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話說的一點也不假。

    但似乎我的沉默並沒有什麼用,見我沒有回應他們,這群人反而有些來性子了,另外一個青年開口說道,"還真是土包子,來我們龍虎山還帶著條狗,也不知道是哪個旁門左道的弟子,竟然還想登記在我們龍虎山的名冊上。"

    "對啊,也只有那種旁門左道,才會出門帶狗,以為黑狗血很有用呢。"一開始說話的那個青年冷嘲熱諷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自己內心的憤怒,我想如果我真的之前有道統和門派的話,現在早就上去把這幾個瘦的和竹竿一樣的青年給撩翻了。

    而黃大仙則有些忍不住了,一開始他還想著他們是在侮辱我,抱著看好戲的態度,但說著說著,竟然說到他頭上了,他也忍不住的對著那幾個青年汪汪汪咆哮起來。

    "喲呵,別說,還有點靈性!"一個青年開口說道,"但狗就是狗,再怎麼有靈性,也沒什麼卵用!"

    這青年的話引起了那邊所有人的笑意,一堆人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和黃大仙的狗叫聲在這院子里不停的徘徊著,讓我的心情也變得亂糟糟起來。

    就在這時候,忽然站了起來一個人,朝著我走了過來,這人比較年輕,白白淨淨的,一臉的桀驁不馴,他眯著眼楮,看著我,開口說道,"喲,還有魂甕呢,你以前是養鬼的?"

    我閉上嘴巴,沒有理會他。

    他卻直接朝著我腰間的魂甕抓了過去,"抱歉,這種污穢之物是不允許帶進來的,我幫你把它銷毀了吧!"

    ps:

    今天的四更搞定~~~另外,用app看的朋友,更新章節會有延遲,如果刷新不過來,可以退出來,再重新進,這樣就刷新出來了,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