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一章兩個大洋

第十一章兩個大洋

    我感到一股無比劇烈的恐怖和絕望朝著我的腦門涌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身體會自己動起來?

    我拼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但卻絲毫沒有用,我的身體似乎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在那里詭異的摸著自己的臉頰。

    而鏡子里面的那個女人臉上的笑容也越加的詭異瘋狂起來,在某一個瞬間,鏡子里的女人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我,然後伸出她那只蒼白的手,朝著鏡子這邊的我抓來。

    我下意識的想躲,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動,而鏡子里的女人那雙手也慢慢的到了鏡子的前面。

    然後從鏡子里面伸了出來。

    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以我多年的生活經驗,我知道我尿了......

    而鏡子里面的那只手則是繼續往前,蒼白修長的手慢慢的托住了我的臉,怎麼說呢,就好像是在撫摸情人一樣。

    我嚇得渾身發麻,只能在原地不停的顫抖。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開了,砰的一聲響,讓我整個人打了一個激靈,身體又重新回到了我自己的控制,而剛才那托住我臉的手也瞬間消失不見,鏡子里的女人又重新變成了我。

    鏡子里的我滿臉蒼白,就好像是殯儀館里面的尸體一樣,但是嘴唇卻出奇的紅,我知道那一抹紅,是我自己的血抹上去。

    進來的人是大洋,大洋瞅了我一眼,也嚇了一跳,開口說道,"你咋了,嘴唇咋這麼紅。"

    還沒等我回答他,他就直接拿出一張符貼在了外面那扇門上,然後想了想,又咬破自己的中指,用中指流出來的血在門上又畫了幾道符後,這才松了一口氣,癱軟在地上。

    看到大洋這麼累的樣子,我心里也不好去責怪他剛才讓我來這個房間,結果差點讓我被鬼勾走的事情了。

    我就開口問了,"你咋來這了?"

    大洋沒好氣地說道,"你竟然還好意思問我這個問題,要不是我來救你,你現在應該早就已經成為別人養的鬼了。"

    "什麼意思。"我愣了一下,趕緊開口問道。

    "其實我上次去你們學校找你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你的魂魄天生就適合當鬼來養,要不是咱們很熟,上次說不定連我都忍不住把你給害死,當作小鬼養了。"大洋開口說道。

    "我的魂魄?"我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就選擇相信了大洋,就趕緊開口詢問。

    我覺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的魂魄這方面的問題,畢竟只有知道自己的癥狀,以後才好去預防別人。

    "你的魂魄帶有一種屬性,那就是供給陽壽,這種鬼將很稀有,基本十萬個養鬼人里面,可能也就只有十來個有這樣的鬼將。"大洋耐心的給我解釋道。

    "供給陽壽?這是什麼意思?"我開口說道。

    "就是表面意思,這種鬼將的學名叫做吞靈鬼將,就是可以吞下那些認可自己的鬼魂,視對方的修為強弱,能夠為自己補給三到十年的陽壽,而這些陽壽能有十分之一轉到飼主的身上。"大洋開口說道。

    我一听,差不多就明白了,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誰不想要長壽,誰不想要自己能夠長而久的活在這世上,古往今來,有多少帝王追求過長生。

    我就開口說道,"那有什麼辦法補救沒?"

    "我也納悶了,那天我去找你玩,心里就很好奇,以你的屬性,按理來說,只要是個修道人,都可以看的出來,在很小的時候就應該被人養成小鬼了啊,怎麼能活到現在呢,王盼當時是覺得你身邊肯定有高人相助,不過我還是在你的身上做了些手腳,讓別人不至于一眼就看出你來,但沒想到還是被人給看出來。"大洋開口說道。

    我想起來之前的牛十三,和那個老頭,如果面前的大洋說的是對的話,那也就是說,他們兩個人也是想害我的。

    也不知道牛十三和那個給我送錢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不過想想應該不是,因為牛十三在見到那個趕尸人的時候,並沒有上去解救我,而是選擇了跟在後面,估計是那時候他還不想讓對面知道還有一個人在覬覦我。

    一想到這,我就感覺事情已經差不多明白過來了,雖然不知道給我送錢的人究竟是誰,但牛十三是想害我的就絕逼沒跑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听到大洋說我能活到現在是有可能有高人相助的時候,我的腦海里面竟然浮現出那個在我家樓道里面打傘的女人。

    因為我發現,雖然在樓道里面打傘這事顯得有些不正常,而且後來她還表現出和那個在我家假扮老頭的髒東西有關系,但我就是對她弄不起什麼敵意來。

    就在這時候,大洋忽然錯愕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怎麼回事,你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沒多少年陽壽了。"

    話音剛落,大洋就閉上了眼楮,不知道在算些什麼,算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睜開眼楮皺著眉頭開口說道,"怎麼可能,上一次我看到你的時候分明還看到你有七十八年的陽壽,這才過了兩年,你身上的陽壽怎麼就只剩下三天了。"

    "三天?"我愣了一下,我是知道自己的陽壽被那個人買的差不多了,但沒想到自己竟然只有三天的陽壽了。

    那也就是說,按照我現在的收入,三天差不多能賺四百,只要那個人給我四百塊錢,我就得要死了?

    我可不想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然後讓人煉成鬼將,听說被人養成小鬼,或者煉成鬼將,那可是進不了輪回的,永世不得超生,我就趕緊開口說道,"有什麼辦法補救的沒?"

    大洋皺起了眉頭,想了好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你這兩天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為什麼要來這里?"

    我想著也沒什麼好瞞的,就把這兩天那些事情,包括趕尸人在內全都告訴了大洋。

    大洋听完後,猶豫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才開口說道,"原來如此,那事情應該還是簡單的,听你說的,你的陽壽只是這兩天被奪走的,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訴我,我幫你試試看,能不能把你失去的陽壽給招回來。"

    "這個能招回來?"我迫切的開口說道。

    大洋點了點頭,"應該是可以招回來的,畢竟你的陽壽是這兩天才被奪走,算時間應該還沒到一月一次城隍統計陽壽的時候,只要城隍那邊沒有記錄在案,那就完全沒有問題。"

    我趕緊拿出手機打算給我媽打個電話問問我的生辰八字,這次電話打通了,我媽很快就把我的生辰八字給我了,還問我要這個干啥呢,我就說想給她找個媳婦,這不,拿了八字去算個命,和的話過年就帶回家。

    我媽這才消停了。

    從我媽嘴里把生辰八字問出來後,我這才看著大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我剛看到他的時候,他的眼里帶著無比強烈的渴望,但一晃神那種渴望的感覺就消失了。

    就在我剛要告訴他的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我拿出手機一看,也蒙了,應該我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名字,是大洋!

    我下意識的接了起來,電話那頭大洋的聲音傳了過來,"喂,你這傻逼去哪了,不是告訴你在第二個房間里面等我的嗎?"

    我沒有回答大洋的話,而是抬起頭看向面前的這個大洋。

    怎麼會有兩個大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