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一章僑僑渡劫

第一二一章僑僑渡劫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ˋ玻br />
    華山舊地,那棵高大的松樹,已經被李自在的劍意給沾染,充滿了劍的氣息。每一根針葉,都好像是一柄劍。每次被風吹動之後,便會產生一道道劍鳴,就好像有千萬柄劍在不斷的抖動著。

    僑僑盤坐在地上,身前插著一柄青鋒劍,劍意瑩然,與松樹之間產生了交替之作用。

    嗡嗡嗡!

    劍與劍之間的力場仿佛形成漩渦,將周圍的靈氣都給吸收進來,然後灌進了漩渦之中僑僑的身體里。

    僑僑頭上一顆九道裂痕的金丹滴溜溜旋轉著。她不斷將靈氣給吸收到體內,然後噴吐到金丹上。經過青鋒劍和大樹的兩種劍意淬煉,金丹已經達到渾圓的效果,使得那金丹仿佛變成了一枚胎卵,竟然在緩緩震動。

    僑僑眼中顯現出震驚的喜悅色彩,然後終于開口。

    "就是今天,我感覺到了,在今天就可以突破到斬善念的存在。哈哈哈哈,不過幾天而已,我就從八轉金丹到斬善念。王盼呀王盼,你怎麼能比得過我。好歹我也是當年叱 整個華山的小公主啊......"僑僑說到華山,忽然沉默了一會兒,眼中霧氣朦朧。豆陣向才。

    隨即她搖頭,將眼中淚水給甩出去,隨即便是眼神堅定起來。

    然而她看了看周圍,卻發現李師叔並不在樹梢,然後她便是想起來剛才閉關之前李師叔似乎給她說過一句話。

    "李師叔說故人有危險,要去解救一番,讓我不要擅自行動。"僑僑歪了歪腦袋,想了想,"突破到斬善念應該不算是擅自行動吧。到時候我突破到了斬善念的層次,等李師叔回來的時候給他一個驚喜,哈哈哈!"

    僑僑說著,將精神力完全擊中起來,頓時方圓三十米之內的草木都產生一道劍意。

    那劍意直接沖擊向僑僑面前的青鋒劍,那青鋒劍便是嗡嗡震動起來。使得原本就十分瑩潤的光芒變得更加晶瑩透亮。劍鋒顫抖之間,竟然散逸的劍氣便與劍之松樹產生交互。

    "萬物為劍,劍隨氣走。師叔,我就快到達你所說的萬氣之劍道了,到時候那小子肯定就打不過我了。"僑僑心中激動,但很快就收斂下來。

    她知道用劍意凝練的金丹是很容易形成九轉的,但是同樣的,九轉到斬善念層次,卻是十分困難。

    金丹就好像是一個胚胎,就好像一個雞蛋。在里面孕育著修士的第二條生命。

    當修士達到金丹時,便能在其中孕育元嬰,但是修士的意識是無法徹底探測的。而雞蛋上產生九道裂痕的時候,便是在雞蛋的外殼上產生了裂痕,這就好像是內中的存在即將破殼而出了。

    而現在,僑僑用劍意將整個金丹都磨練得圓潤,在加速敲碎金丹外殼的同時,也將奶中的元嬰牢牢的鎖住。這樣要想突破的話,就需要更多的力量來。而這種力量,她剛剛已經完全掌握了。

    萬物為劍。

    劍氣在空氣中聚集著,就好像是漩渦的中心,默默的等待著最後的一擊。

    "劍客的一劍,就是要純粹,自由。就好像逍遙在天地之間的風,只有到達了連天地都無法束縛的境界,劍,才真正的成為了一柄劍,而沒有其他的附加條件!"

    僑僑的腦海中忽然浮現起李師叔的話語來,頓時整個天地之間的劍氣就變得隨心所欲起來。

    嗡!

    金丹緩緩震動,其中流淌的金色液體變得更加璀璨。其中的力量好像在鳴叫似得,這枚金丹的力量已經達到極致。

    這是李師叔的劍意,他的自由的劍意。

    "但這完全無法媲美李師叔的劍,簡直連他劍意的千分之一都沒有。"

    僑僑皺起眉頭,但隨即又是開心的笑起來︰"但不過用來斬善念,卻是再何時不過了!"

    "金丹,碎裂吧!"僑僑站了起來,手中一引便將青鋒劍給引到手中,然後便是微微在金丹上面一斬。

    嗤!

    九轉金丹頓時開始碎裂,從中迸射出一道人影。但是那影子卻已經被斬成兩半,僑僑完成了斬善念。就跟當初的李師叔一樣,瞬息之間就將善念斬殺掉。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黑雲滾滾,霎時間便是聚集起一道三百米方圓的烏雲。烏雲之中強大的雷光閃爍著,轉瞬之間便是形成一道漆黑得好似要將整個世界染黑的雷。

    而雷光之中,一道鮮紅的眼瞳 嚓一聲裂開,但卻只是鮮紅的眼白,並沒有眼珠子。

    有眼無珠!

    這竟然是一道新生的天罰之眼,竟在天空中生出來,那漆黑的雷電涌入其中,就好像是一道眼珠。隨即空氣之間的靈氣力量完全被攪亂,完完全全的聚集在天空之雷上。

    "這就是突破善念產生的雷罰了吧,只要挨過了這一道雷罰,就能使得元嬰徹徹底底的生長出來。這也是開天闢地一驚雷,要將生命重新塑造!"僑僑興奮跳躍起來,金丹隨著她一起飛躍到劍松上。

    李師叔曾經說過,要是他不在的話,就不要離開這棵樹。

    "逆天之人,其罪當誅!"就在此時,天罰之眼忽然產生一道威嚴之聲。

    "轟隆隆!"

    強大的雷光從中迸射下來,其力量竟然直接突破了空間約束,轉瞬之間就到達了僑僑眼前。

    僑僑眼神一變,頓時整個劍氣聚集起來,一劍刺過去。這一劍簡單的好似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睜開眼楮,簡單的好像每天早上從床上坐起來。

    但是,就是這簡單的一劍,竟然將雷光破開兩半,隨即擊中她身下的劍樹。

    嘩啦,嘩啦!

    劍樹猛然抖動起來,竟然有十分之一的針葉直接凋落下去,但是此時雷光卻是消失不見。就好像這道雷被樹木給收走了似得,簡直就像是在吸收傷害。

    天空中的黑雲卻是變得稀薄起來,天罰之眼也是緩緩收進去。

    "難怪李師叔要我不要離開,原來是他有著陣法保護我。"僑僑內心甜甜的,隨即便見著那金丹 嚓一聲完全碎裂,從中鑽出來一尊只有一寸的元嬰來。

    斬善念,元嬰期!

    "哈哈哈。我到達元嬰期了!"僑僑高興的大叫起來,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的黑雲之中忽然再次涌動。

    轟隆!轟隆!

    數道巨大的撞擊之聲傳來,隨即在天空之間形成一道恢宏的青色大門。那一道大門就好像是要打開另外一個世界,而在這道大門之上,有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字符,那字符好似天地初生就存在似得。

    不過卻有著一道巨大的劍痕,將這大門一分為二,留下深深痕跡。

    "天,天門!"這就是當初華山老祖陳摶斬開的天門,這天門之傷痕根本就無法合攏。而在天門上,只有昊天一個名字。

    僑僑一見到這個門扉,便是磕磕巴巴,嚇得劍都差點掉下去,但是她猛一咬牙。

    "老祖當年不怕你,我僑僑也是不怕!"

    僑僑將劍握住,對那天門怒目而視︰"我不怕你!"

    她竟然拔地而起,握住手中的青鋒劍,直刺那空中的天門!

     嚓。

    天門打開了一道縫隙,頓時一道比雷光更為璀璨的光芒比光速還要更快,化為直接刺穿了僑僑的胸膛。

    "下界愚民,總是意圖以自己的意志與天爭斗,可笑至極。逆天而行,只有死路一條。"

    一尊白色的人影,從空氣中踏了出來,他身穿白袍,渾身充滿了出塵的氣勢。只一出現,就使得整個華山地脈沉下去三尺。

    天高三尺。

    仙!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