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二章七日

第一二二章七日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青輟N莰K】

    僑僑手中的青鋒劍完全堅持不住,發出一聲無奈的悲鳴而後直接折斷。僑僑眼中的光芒也渙散開來,而在她丹田之中,剛剛經過了雷劫之後形成的元嬰,卻在接觸到仙的光芒那一刻。凝聚成一道金色的劍光,直刺光芒。

    但是,就在那白色光芒走出來的時候,元嬰劍光就直接崩潰,完全消散。

    這一尊白色的神仙站出來,大地便是主動降低三尺,以迎接他的到來。他渾身昊光使得四面八方都沒有影子,簡直就是到達了合光同源的境界。

    他看著地面上的僑僑。此時眼中顯現出一種奇異的神色來,不過他並沒有多在意。

    反正在他眼中,僑僑已經是一個已經死亡的尸體了。

    "不久之前竟然有一尊存在,得到巨大氣運,使得天上人間氣運紊亂。甚至他的意志竟然通達天庭,將南天門給斬碎,天界氣息泄漏,天人通道泄漏。好在今天竟然有人在此渡劫,使得天罰之眼與天庭稍微出現聯系,我才能趁機下界。"

    神仙看了一眼這地界。眼中露出一絲訝然︰"短短時間之內竟然有了這麼大的改善,比起百年前的仙界靈氣都濃郁。看來劫數真的接近了。我得趕快將兩界通道聯通,不然的話就糟了。"

    而就就在此時,那地面上的松樹卻好似變成了一只大手,將僑僑的尸體托起。隨即一道透明的魂魄竟然從她的尸體中抽出來,被針葉包裹著。

    這松樹竟然將僑僑保護起來,不讓她靈魂消失。

    "什麼東西,被本仙斬殺,還想轉世輪回不成,誅殺之劍!"神仙看到這一幕,頓時惱羞成怒,沒想到區區一介凡人,都要他用兩次殺招。

    頓時一道恢宏的劍光自他手中迸發出來,在空間之中形成一道碎裂的空間裂縫通道,直接將空間都切割開來。

    無聲無息!

    "錚錚!"

    但是這個時候,劍樹發生了巨大變化,形成一道劍流。竟然擋住了這柄誅殺之劍。一股仿佛超脫的力量出現在地面上,使得整個山谷都發生錚錚的劍鳴聲。

    "鐵骨錚錚,劍鳴之意。不過太可笑了,你以為你是誰啊,區區一道意念怎麼能抵擋得住我,十萬八千劍之氣息,絞殺之劍!"白袍神仙冷笑一聲,頓時雙臂一展,渾身出現一道劍之羽翼來,隨即其上的羽毛發生顫抖。竟然直接化為一道絞殺之劍,直接絞殺向整個山谷。

    那劍樹上帶有李師叔的劍意,但卻畢竟不是李師叔,在悲鳴了數聲之後, 嚓一聲碎裂。

    僑僑的靈魂,便是直接被絞碎。而那劍樹悲鳴了數聲之後,將僑僑的身軀給保護起來,隨即只剩下了半截樹干。

    僑僑魂飛魄散,劍樹也隨著山谷苟延殘喘。

    "魂都徹底消失了,被仙人殺死就算是時光回溯都沒有用,還要身軀來干什麼。不過看在你抵擋了本仙兩招的份上,就留你個全尸好了。"白袍神仙冷笑,自古以來被神仙殺死的都是神罰,是神的懲罰,除非真正的掌控時空長河,才能恢復生命。

    隨即便是回身,看向西方。此時數道滾滾雷雨雲從西方飄了過來,一路上都是暴雨傾盆。他的眼中仿佛出現數道戰斗的身影,那西方與天空相接的地方,竟然還在閃爍著。

    "他們的戰斗竟然蔓延到這里,看來我真的應該加快腳步了。"白袍神仙轉身就要將天門給打開,但是這個時候他忽然之間感覺到背後一陣寒芒。

    天地之間的暴雨停了下來,所有的烏雲一散而空,天地之間的蟲鳴之聲盡數停止。

    時間,空間,光線。

    就好像是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住了,仿佛整個天空之間的氣息都停止下來,原本他的身軀已經是神仙的軀體,沒有心跳的煩惱。但這個時候,他的心跳忽然之間停止下來,無法呼吸,血液無法流動,身體的細胞也無法運動。

    剛才他的出現使得華山地面壓低三尺,但是現在他卻感覺到,整個世界都停止了轉動。

    "她是華山的小公主,從她還在嬰兒的時候,我就在她身旁看著她長大。"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出現在神仙後面,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發自靈魂的產生了顫栗。

    冷汗,從他身體之中滲出。

    "後來她慢慢長大,成為華山的開心果,得到大家的真傳和寵愛。每當有師兄弟有了矛盾,就會去找她,甚至到最後使得她提前成熟。"那聲音繼續講道,聲音之中無悲無喜,似乎極為平淡。

    但神仙的身軀不由自主的顫栗著,就算手已經搭在了天門上,他都還是感覺到恐怖。

    "是誰!"他艱澀的說道,但還是不敢回頭。

    "而最重要的是,她才是整個華山最後的種子,我已經不再屬于人間了。只有她才是華山的靈魂,我盡心盡力的呵護她,保護她,教他華山的劍,為的就是要真正的超脫自在。"那聲音依舊十分平淡,就好像根本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憤怒。

    "我養了一柄劍,這柄劍本來要很久之後才用得到,為的不僅僅是這個人間。"

    "僑僑是我的魂,是我的根,是華山的種子。"

    "但是,你斬了我的魂,斷了我的根,滅了我華山的種子。"

    "你說,你該不該死?"

    這個時候神仙的腦袋終于轉過來,看到了眼前那個人。那個人是個中年人,一身青衫,身上任何飾物都沒有,只有一雙劍眉微微顫抖著,面色十分平淡,而最後一句卻是充滿了疑惑。

    "額,額......"

    神仙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脖子已經斷了,血水從中涌出來。

    原本神仙的生命極為強悍,就算是只剩下一點血液,也能從血液中滴血重生。而此時,他的生命忽然變成了最為普通的生命,整個脖子從身體上分離了下來,被那中年人抓在手上。

    他的余光看見自己身體的脖子處,噴射出大量的金色血液,噴灑在南天門上。

    此時此刻,他感覺到無窮後悔,沒有想到在人間竟然有這麼一個存在。他忽然想回頭將意念投入到天界之中,人間有一名中年青衫道士,千萬不能招惹。

    "哦!聲音太小了,我听不到啊,大概你也回答不了吧。"李師叔遺憾的搖了搖頭,隨手將腦袋一拋,便和那身體一起砸在了天門上。

    李師叔看著天門,微微抬頭︰"那還是七天之後,你親自解答吧。"

    說完這句話,李師叔從天空降下雲頭來,然後落在了山谷之中。那斷裂的松樹樹干微微顫抖,好像是在給李師叔認錯。

    李師叔並未說話,而是一指那松樹,有劍氣將之切割成一道棺材,隨即他將僑僑放在其中。

    而雲端深處,有著一名老者狼狽逃竄,他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整個人飛行的軌跡都成了空間裂縫,他竟然是地仙存在。豆陣向技。

    天機老人!

    他落到了山谷之中,腳踩中了一片剛剛冒出新芽的嫩草,隨即就要往前走。

    "嗤!"

    就在此時,草的邊緣處閃爍出一道璀璨劍光,頓時將他的雙腳齊膝斬斷,使得他竟然變成半個人了。

    "李自在,我乃天機老人,還請念在全真與華山交情份上,請道兄救我一命。"天機老人不顧鮮血淋灕的肉身,拜道。

    他比李師叔年長,但此時卻是自降輩分,高聲呼救。

    "進來吧。"山谷之中的李師叔一揮手,便將天機老人給吸到了跟前。

    "我只能庇護你七日,七日之後,你好自為之!"李師叔說。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