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百二十四章風雨欲來

第一百二十四章風雨欲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鈄栽誑醋爬  牟胤媯 氳攪撕芏嘍 鰨 壑鋅吹揭桓 忠桓銎 危 撬坪跏且桓齦鑫蠢矗 窒袷且桓齦魴榛玫南質怠T誄羅業拿沃小3羅以ス玖頌 嗟畝 鰨 踔粱鼓芴嶁淹跖巫 夤磧蛑 隆5 塹較衷諼 梗 桓謀淶奶 嗔耍 溝盟薹ㄗк 蠢礎br />
    就好像是僑僑死亡這件事情,他就沒有看到,甚至連他自己也無法預料了。

    藏鋒是個禍害,將會使得整個玄門腥風血雨,這一點天機老人和李自在都是心知肚明。所以天機老人也有此一問。他阻止不了藏鋒,但是李自在可以。

    但是,李自在卻搖了搖頭。

    "藏鋒的宿命之敵並不是我,就算我殺了他,也無法改變自己的現狀。你計算過,應該知道,在龍虎山之中,還有這一個巨大的變數,若是這個變數突然發生,大劫的漩渦就真正無法預測了。"

    李自在嘆道。"張道陵,不愧是張道陵。古往今來鮮有人能比啊!"

    天機老人若有所思,腳上的血液不再流淌,但還是沒有恢復,他也不敢提出來。

    七天!七天之後,就是最終的時刻了。

    十萬大山,妖族之地,妖聖宮殿之中巨大的孔雀王座上閉目依靠著一人,他眼楮狹長,身穿一件三十六種羽毛瓖嵌的稠袍,顯得雍容華貴。他的手指,縴細修長,仿佛十分柔弱。豆陣陣才。

    但當他睜開眼楮的時候,整個宮殿之中的空氣都凝固起來,空間之中光影變幻。

    一道道幻影在他眼中浮現,山峰上的一切,還有那山谷里的一切。

    "李自在。你終究還是走出了這一步,不過你也明白,並不是我故意將你引到異空間,而是我知道你一定會答應我。七天麼,夠了。小蛇兒!"孔雀忽然對著空氣淡淡叫了一聲。

    隨即便是空氣一震,一道穿著白色龍袍的青年走了出來,他的眼神之中產生了鋒利之氣。而在他的額頭上,長出來一對珊瑚龍角。

    白琉璃。

    "聖帝。"白琉璃的氣質比起以前相差太多,整個人都沉穩下來。

    "詔令妖族十聖,七日之後。南天門,奪天!"孔雀王眼中光芒大盛,整個孔雀王座都在顫抖。

    奪天!

    "是!"白琉璃躬身道,然後轉身離去。

    片刻之後,妖族大震,隨即帝王宮殿之中飛出一道五色尾翎,孔雀眼之中充滿光芒,只一閃,就刺到了極北之地。

    極北之地的某處冰川之中,有一名高大的木臉青年正在行走著,他手中抱著一名粉雕玉琢的少女。兩人似乎在找尋什麼,但一直都在搖頭。

    "朝,你覺得,這一次跟孔雀的合作有可能成功嗎,畢竟上一個......"牧喃喃道,但卻被朝的眼神看過來,閉上了嘴巴。

    "這一次不同了,有了王盼,我們是十分有利的。就看他最終能不能突破那最後的一關,若是他失敗了,那我們就算無法成功,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朝冷漠的說道,隨即木訥的臉上卻出現柔柔的情意,"不過這次,我不會讓你死的!"

    牧看著朝,微微笑了笑,摸了摸朝木訥的臉。

    "你放心啦,我這麼厲害,又怎麼會死。還有哦,我也不會喜歡那個王盼,你放心啦......"牧笑顏如花,整個冰雪之地都產生碎裂,形成一道道冰雪之花。

    朝的嘴角扯出一個不算是笑容的表情,正要說話,卻是眼神一閃,隨即手指快速一啄。

    嗤。

    一道五色的孔雀尾翎便是被他手指捉住,然後便見到那其中的威力竟然使得他手指碎裂,隨即五色光芒仿佛要將他的手臂都吞噬掉。

    但是朝眼中微微一冷,手指間便是出現一道血光,與這力量相抵消,隨即孔雀尾翎化為一封信。

    "臭家伙,竟然不隱藏自己的力量了,哼!"牧皺了皺鼻子,接過朝手中的信。

    朝繼續向前移動,而牧便看著手中的信件。看著看著,她卻是忽然凝重起來。

    "朝,七天之後。臭家伙就要啟動計劃,你不是說要等王盼嗎,怎麼他不等了。"牧幽幽說道。

    朝頓了頓,然後血色的眼楮里陰晴不定。

    "這一次由不得我們了,天已經開始變了。"朝頓了頓,繼續尋找著,只是加快自己的速度。

    "哦!"牧回答一聲,顯得不太開心。

    極北之地,再度寂靜無聲。

    而在珠峰之上,我對這一切毫無所覺,此時趙歡化為一道強大的魔力直刺我的心髒。她吸收了盲蛇女的鱗片,足足有三枚魔鱗,其魔氣直接化為實質,要將我的身軀給直接埋進去。

    喀嚓一聲,我的身影碎裂開來,但那只是一道幻影,我早就已經不再位置上。

    我將身軀直接隱藏在空間之中的風里,完全將自己化為天地之間的風,隨即風力之間夾雜著火焰的爆炸之力,直接刮向趙歡。

    我從空中顯現出來,一拳夾雜著巨大的火焰之力,就要直接將趙歡毫無防備的腦袋打爆。

    "你擁有了風的符文,直接獲得了風的力量,倒是厲害。但你忘記了,我也得到了兩枚符文,我也有力量的!"這時候趙歡的力量直接擊出去,便是已經收不回來,但他卻是微微一笑,根本看也不看我的攻擊。

    噗!

    頓時一道聲音傳來,我手臂卻好似直接扎進了泥潭。隨即我便是看見面前的空氣仿佛變成了地面,而加上水的力量,便使得整個空間變成如同沼澤似得樣子。

    她竟然將水和地的力量融合,變成了沼澤之力。

    隨即那空氣沼澤化為一道巨大手臂,將我手腕給卷住,便要將我給束縛。

    "火焰之力,速速煉化!"我劈手一抖,火焰之力滾滾燃燒,與那沼澤之力沖擊到一起,直接將這種力量中的水分給抽干,干硬碎裂開來。

    水火相克,其實誰也奈何不了誰,更何況我對三昧真火的力量領悟也更加得心應手了。

    "不錯不錯,就是要這樣才好,三言兩語就結束了那有什麼意義。"趙歡的身軀之中魔氣不斷噴涌,在她體內的魔嬰化為一道黑色皮甲包裹住她的身軀,隨即化為一道長槍,刺向了我的額頭。

    魔氣滾滾之間,我體內的薪火之冊不斷震動,那魔之篇章中,黑色的鱗片便是震動著簡直就要飛出來。剛才與盲蛇女一戰,趙歡心中的破綻盡去,此時竟然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可惜的是,我薪火之冊中有著神農鼎在鎮壓著,簡直就將它死死壓住,讓它無法動彈。

    甚至是周圍的魔氣,也化為一道道氣卷被吸進神農鼎之下,在玉冊之中形成一道道魔之氣焰,滿頁魔火升騰,反而將神農鼎洗練的更加純粹。

    神農鼎乃是神農煉藥救世之鼎,能吸收萬物之火,甚至到後來,連魔之氣焰也能吸收!

    "入夢!"然而就在此時,趙歡的雙眼之中迸射出兩道光芒刺進我的眼楮里。

    他邪惡的笑著,隨即就感覺到體內產生無窮的困意來。

    隨即我便是明白為何與盲蛇女戰斗的時候,偶爾盲蛇女竟然會停止自己的動作,因為這趙歡時時刻刻都散發著一股魔力,要將人拉入到幻境中。

    此時我便是這樣,竟然直接被他拉入了幻境之中。

    我知道這個時候我的靈魂赤裸著,簡直就是最為脆弱的時候。

    煌煌沙漠之中,一望無際,但此時忽然之間天地產生變化,形成一道道沼澤漩渦,天地之間產生一道巨大的魔嬰。

    那魔嬰的額頭上,是趙歡的臉。

    隨即,我面如寒霜!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