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六章五指山

第一二六章五指山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N乙 酥種至α浚 溝妹尉車奶斕} 洳薏T魔神,抓住趙歡。這個時候羅的一只魔爪直接刺向趙歡,竟然是黑色的魔爪。這一幕,與之前在龍宴上的那個幻境一模一樣。簡直就是情景再現似得。

    這就使得趙歡的心靈破綻被打開,頓時就產生了巨大震撼,夢境便是從邊緣處片片破碎。

    破碎之間,便能看得見外界的一切。這只是過去了一秒鐘似得,便見著我的身軀中出現一道黑色魔爪,直接刺穿了趙歡的心髒,將她的心髒抓住,就要一把捏碎。

    夢境空間與現實空間產生了同位一體的傷勢。這也就是她夢魔的特殊能力。

    "不可能,不可能!魔主!"

    羅寺見到這一幕,頓時雙眼通紅而且越來越鮮紅,隨即死死的盯住了我︰"王盼,我終于知道這一刻我為什麼心中不安了,看來我等待的就是這一刻!死吧王盼!"

    他的雙眼之中迸射出光芒來,直接刺進了我的靈魂中。

    霎時間,在我體內世界里,薪火之冊便是直接產生震蕩,神之篇章中突然跳躍出來十一尊諸佛菩薩。寶相莊嚴。但當看到我的時候,全部都變成了凶神惡煞。

    "羅魔神。竟然敢滅世。去死,去死,去死!"莊嚴法相,變成了怒目修羅,恢宏佛力竟然直接爆炸開來,紛紛出手打向羅。

    這竟然也是一種夢境的力量,竟然能直接對羅魔神產生傷害。

    原來在火車上的時候,羅寺就已經被趙歡給控制了,使得他心靈之中產生了某種種子。隨即在進入到他夢境中時,他給了我十一個種子字,然後讓我片刻的借到了智慧光芒。甚至自己也都變成了諸佛菩薩法相,擊退了夢魔。

    但沒有想到,這個竟然是他在我體內埋下的一個禍胎,就在我還沒有反應的情況下就中招了。

    羅寺就算是自己失敗,也不願意將之用出,等的就是一個機會。一個絕妙的機會。

    就是現在。

    "該死的羅寺,你該死!"羅寺再次破壞了規則,但是黑手主人還沒有出手,高冷哥便是含怒擊出一掌。

    迦樓羅之翼!

    他的雙臂將空間都給泯滅了,隨即形成一道巨大的十字傷痕來。羅寺猝不及防,頓時就中招,整個人被擊出數百米,口吐鮮血,渾身骨骼盡碎,五髒六腑完全移位。

    但是他並不抵擋。而是將所有的力量都用了出去。

    "哈哈哈,來不及了,我在他身體中種下的種子字已經將他的思想摸清楚了,知道他最終的破綻在哪里。屋】就算我死了又怎樣,你也救不了王盼!"羅寺哈哈大笑,口中血液夾雜著內髒的碎片,慘烈至極。

    高冷哥已經站到了羅寺的面前,隨即一掌拍在他的額頭,將他全身的力量都吸干,頓時他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你,你廢了我的功力,你竟然廢了我的功力!"羅寺雙目瞪圓,詫異道。

    "廢了你的功力,為的是讓你看看,究竟你是正確的,還是錯的。"高冷哥說道。

    他不相信,區區十一尊諸佛菩薩相就能將我打敗。

    事實在十一尊種子字法相出現的時候,我心中便是有著警惕,但是終究沒有防御住。而讓它們逮了個正著,使得羅魔神竟然直接被牽制住。

    "哈哈哈,做的好,羅寺。本尊若恢復,第一個便是將這趙歡意識恢復,賜予你之帳下。王盼,就算你羅魔神再強又怎樣,雖然不想承認,當年依舊是被諸佛諸神封印住的。你棋差一招啊!"趙歡一聲長笑,立即將身體給脫身出來。

    心髒又長了回去,她的破綻真正的消失不見,此時她比剛才更強了。

    而我听著他的話語,卻並沒有回答,而是緩緩沉著腦袋。

    原來羅寺並不只是被原始天魔控制住,趙歡的命運還掌握在她手中,直到現在羅寺拼命的將種子字給引發出來。

    趙歡將魔氣直接形成鋒利的魔劍,直接刺向了我的眉心,我動彈不得,皮膚直接被切開。

    "啊!"

    我吐出一口氣,似乎並不在意這種力量,"身在地獄,心向天堂。一念成魔,魔化為佛,佛魔只在一念之間。羅是魔也是神,你們,斗不過!"

    霎那間。

    我體內神之篇章內產生巨大光芒照射到羅身上,羅的半邊臉化為莊嚴佛像,隨即整個身軀都化為金光燦燦的佛陀法相。佛陀微笑之間,天地仿佛晴空萬里,魔氣盡失一道巨大的佛陀盤膝而坐,五心向上。

    "佛祖!"頓時,所有諸佛種子字便是產生歸順力量,齊齊躬身,化為光芒消失。

    "噗!怎麼會!"羅寺此時便是直接噴出鮮血,喃喃嘆道。

    在我的眼中頓時迸發出神光來,將趙歡定住。同樣被震懾的還有趙歡,趙歡竟然直接像是束縛我時一樣,竟然直接被壓住動彈不得。

    "我佛慈悲,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罰你被壓五指山下五百年,受一百年天風刮骨之難,一百年天火焚身之苦,一百年冰封臨體刑,一百年地脈吸取之痛,一百年刀兵穿心之傷。地有地獄,佛有佛山,五指山力!"我心中產生無限智慧,隨即緩緩一掌拍出。

    便听得天地之間一道巨大山岳憑空出現,形如五指,山岳如龍,只朝著趙歡鎮壓過去。

    "啊啊啊!"

    趙歡被鎮壓之下,便是渾身產生種種磨難,肉體靈魂都產生了傷害,短短的一瞬間就好像是經歷了五百年風吹日曬之苦難。

    "我認輸,我認輸。虛無快快救我,救我......"趙歡簡直無法承受這種一瞬疼過一瞬的傷痛,其力量完全崩潰,夢境空間便是被我維持著。

    而最後她竟然向虛無求救,隨即我便感覺到整個空間一震,隨即化為飛灰。

    當現實空間再落在我眼神中的時候,便產生了不適應的感覺,這是兩種世界短時間交疊的不適感。我只是微微一個調息便能恢復,但此時我看著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的虛無,眼神微冷。

    剛才就是他,一掌拍在夢境空間之中,便是將我的五指山神通給解救。

    五指山神通是我在用了天眼的定天地之後,再施展的神之篇章中的力量,本來一直要到五百年,將那趙歡的身體給磨成粉末的。

    但是虛無卻是將它給破開來,使得我產生了不小的傷害。

    不過我能看到,在他手掌的邊緣,也留下了傷痕。

    "虛無先生,您說的規則,可是被您親自給破壞了啊!"我此時諷刺的說道,眼中已經產生了不滿。虛無這樣的做法,明顯就是對規則的偏袒。

    這趙歡起初可是幫他把十二歲等身像給拿來了,其目的是要破壞三大封印,還有將我和高冷哥給引到這里來。

    趙歡可以說是他的人了,這就是明顯的徇私。豆島貞圾。

    "哼。戰局已定,分出生死又怎樣,既然如此,四大元素已經交給你,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黑手主人憤怒道,隨即眼神陰晴不定,又道︰"更何況李自在那傻逼把天人通道的壁障給斬薄了一層,現在南天門在世間竟然收不回去。現在仙人已經蠢蠢欲動,雖然天仙地仙本質上並無什麼區別,但是現在人間已經等不起了。"

    "七天之內若不解決,李自在那傻逼可能再把天捅一個窟窿。若不在這之前完成儀式,到時候誰他媽來給他擦屁股。"

    黑手主人暴跳如雷,爆怒道。

    李師叔,把天削了一層?

    我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