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章周小蠻的眼淚

第六章周小蠻的眼淚

    疼!

    劇烈的疼!

    伴隨著的無盡的乏力,那股疼痛顯得更加的劇烈起來,疼得我冷汗直冒,我想要喊出聲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喊不出聲來。

    無盡的黑暗中,疼痛和乏力不停的侵蝕著我的心神。

    "你怎麼不好好看著他,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來!"有責怪的聲音傳了過來,是易超的聲音。

    "我他娘的哪里知道這小子這麼容易就激動起來跟人拼命,我想攔的時候已經晚了!"黃大仙有些委屈的開口說道。

    "我不管。要是他出事了,我們這一脈和你們龍虎山勢不兩立。"一個老頭的聲音傳了過來。

    "師父。你快救救傻大個吧,看他的樣子好恐怖啊!"周小蠻的聲音中帶著一點兒哭腔。

    "媽的,鄭英杰這王八蛋,我原本以為他們最多只是挑釁一下,不會動手,沒想到竟然把王盼逼到這種程度。"易超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想讓自己睜開眼楮,卻發現自己的眼皮子重的好像張不開了,我只好小聲的低吟了一下。

    我聲音剛發出來周圍的聲音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然後就听到周小蠻的聲音傳了過來,"師父,他醒了!"

    "呼,還好。"那道老邁的聲音傳了過來。

    然後就有人上來掰開我的眼皮看了下,我看到一張很是老邁的臉,雖然以前沒有見過這個人,但卻感覺無比的熟悉。

    好像是在哪里見過一樣?

    還沒等我去想,一股滾燙的藥汁就順著我的喉嚨灌了下去。很苦。但喝了卻很舒服。

    腦子里那種虛弱乏力疼痛的感覺也隨著藥汁的灌入開始變得淡了起來,我開始有些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的很安穩,很溫暖。就好像是兒時在媽媽的懷抱里睡覺一樣,等再次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我睜開眼楮,天都已經黑了,我用手撐起身子,讓自己坐起來,然後就看到了周小蠻正趴在我的床邊,臉頰上還有淚痕,顯然是剛哭過。

    看著這樣的周小蠻,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心里有些疼惜,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她的腦袋,結果我剛踫到,她就醒了,睜開有些紅腫的眼楮,看著我。

    我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周小蠻笑了笑,柔柔的開口說道,"醒了?"

    我點了點頭,"嗯,感覺還不錯,你怎麼來了?"

    "听大洋說你要來龍虎山了,就趕緊帶我師父過來,還好我們來的正好,不然你可真的要被那鬼將給弄死了。"周小蠻的眼神中有一些責怪,白了我一眼。

    我呼出一口氣,下意識的伸手去摸自己腰間的魂甕,我是活下來了,小幽怎麼樣了?

    見我去摸,周小蠻也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你那只小鬼被易超帶走了,說是要把道統再鞏固一下,然後把它的名字登記在簿,這下子你那只小鬼可就真的是龍虎山的桃木鬼童了,這在龍虎山內可是第二代級別的,即使是易超和大洋見了,都要對你那小鬼叫一聲師叔。"

    一想起易超和大洋苦著臉叫小幽師叔的情況,我也不由得笑了起來,但很快就笑不出來了,開口說道,"我們這是在哪里?我不是和龍虎山那老雜毛鬧翻了嗎?怎麼小幽還去鞏固道統了,你別騙我,小幽是不是出事了。"

    "呼,看來你對你那小鬼還是听在意的嘛。"周小蠻有些玩味的看了我一眼,"放心好了,你得罪的人是龍虎山第二代里面的二弟子,也就是易超和大洋的師叔,他一直不滿大洋的師父當掌門人,所以才會發生這些事情的,你暈過去後,我師父馬上幫你把那鬼將驅逐了,然後易超和他師父也出來了,畢竟你鬧出這麼大動靜,整個龍虎山的人都震驚了。"

    听完周小蠻的話後,我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什麼地方都有內斗,連龍虎山這種地方也有,我也是有些無辜,被卷進了這次內斗中。

    這時候易超也從外面走了進來,跟著他一塊進來的還有大洋,大洋一看到我就樂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沒這麼容易死,可別說了,這才多久沒見,你小子竟然這麼牛逼了,說實話,我平時就看鄭英杰那伙人不爽了,可惜我打不過他們,只能忍著了,結果今天你一個人就把他們一群人給干趴下了,對了,還有師叔那個老雜毛,你是沒看到,那一道雷雖然沒把他給劈死,但他的頭發和胡須都被你給弄焦了,現在看起來就和一個發了皺的雞蛋似得,別提有多都了。"

    大洋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頓後,易超這才開口說道,"你的名字已經登記在冊了,等你好了,再舉辦拜師禮就可以了,我師叔本來是不肯的,但這事情本來就是鄭英杰那伙人不對在先,放心好了,這是我的地盤,我不會讓你出事的。"

    "那他現在怎麼躺在病床上!"周小蠻瞪了易超一眼,毫不客氣的開口說道。

    易超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我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這事也怪不了易超,是我自己太沖動了。"

    "你看你,這時候還為他開拖,你知不知道你之前那麼一弄,好不容易補回來的陽壽都被弄完了嗎?現在的你隨時都有可能會死!"周小蠻的眼眶又紅了,眼淚啪嗒啪嗒的往外面掉。

    我苦笑著伸出手去幫周小蠻揩去眼角的淚水,開口說道,"沒事,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一有二必有三嘛,再多來幾次我都已經有些熟能生巧了,前兩次我不是照樣把陽壽給補回來了嗎?"

    "你真當補陽壽是那麼好辦的事情嗎!"周小蠻一下子拍掉了我的手,把腦袋撇向一邊生悶氣去了。

    我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哥們,放心好了,這次的事情我負全責,我都已經和我師父打听好了,等你這傷養好我們就出發,不就是至陰至陽之物嗎?我們連千年血尸都干翻過,還怕找不到?"易超說著說著,已經開始激動起來,還打算繼續說的時候,就被大洋硬生生的從房間里面拉出去了。布池找劃。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一幕,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大洋干嘛要拉著易超出去,就在我一臉迷茫的時候,周小蠻忽然撲上來抱住了我,滾燙的淚珠兒落在我的脖子上,滑進了後背,濕漉漉的,這一下子把我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手都不知道應該往哪兒放。

    "傻大個,你傻不傻啊,以後不許這樣拿著自己的生命去拼了,你知道嗎,我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你快要被鬼將奪舍了,那時候我心里有多害怕知道嗎?"周小蠻說著說著,聲音也開始咽哽起來。

    我小聲的嗯了一下,感覺自己的內心酸酸的,從來沒有人和我說過這麼貼心的話,周小蠻是第一個,這弄的我心情很是復雜,我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這個,能不能松開一下,男女授受不親。"

    周小蠻咽哽著開口說道,"下次你要是再這樣拼命的話,我就不理你了,你這王八蛋,大笨蛋!"

    說著說著,周小蠻又哭了起來。

    "不要哭好不好。"我被周小蠻的眼淚和擁抱弄得心都化了。

    "我不,我就要哭,誰讓你這麼不珍惜自己的!"周小蠻把我抱的更緊了。

    感受著淚水在我的後背上暈開一朵又一朵的水花,我深吸了一口氣,輕輕的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周小蠻的後背上拍著,生怕她一會兒把自己給哭嗆到了。

    ps:

    第四更搞定,今天的更新結束,不行了,每天這麼晚更新不僅我扛不住,大家也扛不住,我晚上通宵把明天的章節寫出來吧,這樣以後都提早一天把後一天的章節寫出來,就可以定時更新了,大家也不用等的這麼辛苦。另外,點開過一遍的章節,再次點開不會收費的,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