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二九章秦始皇

第一二九章秦始皇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蔽醫 佔淞遜  螅 魷衷諼頤媲暗氖且蛔釁頻拇蟺睿 揮邪爍鶘 吶塘 渲辛皇O鋁艘話搿N莰K】看著這些斷面有著切口和撞擊的痕跡,甚至還有空間和時間踫撞的跡象。便知道當年的戰斗有多麼激烈了。

    而黑手主人的大殿就是按照這個樣式來做的,甚至還有那帝陵,也是如出一轍。

    在最高位的王座上,坐著一個人。此人身穿黑色的九爪金龍袍,頭戴九簾黑玉金珠冠,端坐的龍椅正前方有著一方桌案。

    他緊閉著雙目,眉毛和五縷短須被修剪的一絲不苟,面目顯得十分剛毅。

    即便是還坐在那里。但他一動不動,仿佛天塌下來都可以被他頂住,仿佛整個世界都只有他一個人。

    他還沒有說一句話,就似乎已經告訴了所有人他的名字。

    但是,他的左腳,卻被切割下來,沒有了腳掌。鮮血從他腳下的斷口出流淌下來,將整個大殿的地面都染紅了,甚至連天空都染紅。

    "我皇,等您多時了。請!"兩名女子對我說道,然後就緩緩退開到旁邊。就像是兩名侍女。

    我緩緩踏進了大殿的範圍,手指上的願望戒指開始發熱,但是我並不在意。

    眼前這個男人的存在,讓人只能注意到他。

    "傳聞數之極為九,天庭之天帝是為九九至尊。而人間天子,是為九五至尊。如今您以九爪金龍預示自己尊位,其實早就已經想要到有此一天,在安排復活了吧。"

    說到這里,重重謎團似乎被我撥開了一大半,隨即我的雙眼銳利的刺向他。

    "對嗎?秦始皇!"

    轟!

    整個天空炸響起雷霆來,似乎在對于我將他名字直接講出來的震怒,但那雷霆並沒有落到我頭上,而是在天空不斷翻涌。

    當年秦始皇受命于天,開創千古帝朝,是為九五至尊。

    其實他在位的時間實際上非常短暫,甚至可以說在歷史中都算是彈指一揮間。但是秦始皇在位期間。卻是創造了無數令人驚嘆或者說憤怒的舉動。焚書坑儒,坑殺俘虜,兵馬俑,長城,阿房宮,等等......

    這不禁讓人再次驚嘆,此人當真死了嗎?

    隨著我的一句話,天地之間升起一道強風,吹動了秦始皇冠上珠簾,微微響動之間。他睜開了眼楮。

     嚓!

    這個空間都好像要碎裂開來,天空的雷霆都因此黯然失色。

    "汝。不俗。說吧,汝之願望,朕可賜你。"他明明沒有開口,但是此時空氣中卻傳來霸氣的聲音。他的雙眸之中漆黑的好似漩渦,沒有任何雜色,與眼球黑白分明。

    呼呼!

    起風了,天地之間的風變得更加強了起來,隨即此地便是好像成為台風的中心點。

    秦始皇並沒有動,一動不動,仿佛將整個世界鎮壓。他的聲音給我一種堅定的意思,使得我差點就相信,他說的是真的。

    不過我卻相信一點,秦始皇並不像是傳聞之中為了成仙而瘋狂的帝王,而是一位十分睿智可怕的霸主。而他的修為更不像是傳聞中那般不到地仙,而是遠遠的超越了地仙這個層次啊!

    "賜予我願望,是有條件的吧?若始皇帝有此能力,何不先讓自己復活。"我內心如同被石頭壓住,神農鼎和薪火之冊帶給我的力量完全無法抵消。

    那是秦始皇給我的一種靈魂壓力,我必須拼盡全力的抵擋。

    就連天地命運都不能鎮壓我,秦始皇自然也是不能!

    "將朕之鱗和血還回,朕便可將汝之父母從輪回之中解救,至于朕之輪回,等朕真正的身軀召喚而回,到時候汝便知。"秦始皇並不正面回答,而是說道。

    鱗和血?我明白了。

    當年秦始皇派遣王翦後人在那個部落守護逆鱗,完全都是為了這一刻,為了眼前的這個男人。他就是一切事件的起因,他就是人間的神!

    "你,就是羅!"

    轟 !

    我將這個真正的事情說出來,天空之間緩緩出現一道怒之雷龍,風暴仿佛隨時都可以降臨。

    是了,秦始皇的真實身份,竟然是羅!

    高冷哥曾經說過,羅將要滅世,讓我去給佛門帶信。但是這滅世的序曲早就已經開始演奏,羅早就已經降世了,就是秦始皇。

    只不過降世的羅只是其靈魂,甚至當年羅的腳都被斬落到地獄,形成了修羅道。豆呆莊血。

    阿修羅,就是羅一個腳指頭生出來的種族。

    後來地府發生了劇變,便是這個羅,也就是秦始皇進入地府之後整合自己的全部力量。到後來整個地府都與人間隔絕,那必定是地府的大能們聯手所為。

    然而現在,羅,秦始皇,即將甦醒。

    儀式的最終目的,果然是復活秦始皇,或者說,復活羅。那鱗片的確是秦始皇的,而且對他來說十分重要。

    "朕借陰天子天數,將要逆天而起。天已不仁,朕自然要換一個天。如今時機已到,一切便將塵埃落定。汝,敢隨朕一道,攻天麼?"秦始皇並不答話,反而看著天空,說道。

    我沉默起來。

    在我眼前站著的可是秦始皇啊,古往今來千古之帝,他要我跟他一起伐天?秦始皇忽然將手一翻,頓時兩道魂魄出現在手中,那正是我的父母。

    我眼神一動。

    "朕,先釋放汝之雙親。"隨著他一揮手,便見到父母的靈魂直接落到世界中去,隨即進入某個孕婦的胎中。兩人前世為夫妻,這一世竟然成了兄妹。

    我甚至看到了他們的未來,會各自成家,和諧美滿。

    "唉!"

    我嘆了口氣,忽然問道︰"我有一友,已魂魄盡散,天魂回歸時空長河,是否能將她撈出?"

    救紅鯉!秦始皇能辦到嗎?

    秦始皇皺起眉頭,眼中一道光芒投射到虛空中,我頓時看去。

    便見著一道浩浩蕩蕩的銀河在我眼前顯現,沒有盡頭,無法度量,只能看見其中一道道光點形成了光線。光線不斷變換著,只看了一瞬間,我的雙眼就出現了酸痛。

    "不行,堅持!"我咬緊嘴唇,就連血液都流出來了也不覺得。

    此時我豈能放棄,所有力量都盡數進入到天眼之中,但銀河太過浩瀚,我的眼中很快產生了刺痛,但依舊沒有找到紅鯉的蹤跡。隨即過了不久,秦始皇一揮手,將銀河給散開來。

    我的三只眼楮里都流出了鮮血,靈魂遭到了重創,但此時我看向秦始皇。

    "怎樣?"我摸了一把眼中的血水,問道。

    秦始皇搖搖頭。

    "此女之靈魂已死,除昊天外,萬物無法尋之,唯與你之命運糾纏。若是將這天換下之後,你便能見之。"秦始皇道。

    換天之後?

    我點了點頭,道︰"如此,如何才能使您復活,便請始皇帝動手吧。"

    秦始皇並不像是傳聞中那般暴戾,這使得我態度也好了許多。

    "朕,需要的東西,只有三樣!"秦始皇點點頭道,"一,本命之鱗。"

    秦始皇把手一招,我體內那魔之篇章中,兩枚鱗片頓時隨著那龍的虛影直接游動出來。隨即便見得它長大了巨嘴,只听見天空之中一震。

    "嗷!"

    震天龍吟起,天地震懾,頓時天空中出現一個裂縫。三枚魔鱗從中迸射出來,原始天魔的臉在上面出現。本來帶著巨大的痛苦,而現在看著這龍,頓時產生了興奮。

    "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將成為新的魔神!"他哈哈大笑,卻是將手一招,竟然直接將兩枚鱗片吸收。

    他得到鱗片,氣勢無雙,便是要撕開空間離開。

    竟然想逃。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