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畫像

第八章畫像

    鄭英杰的話讓我又氣又好笑,先不說我能不能拜師,光是他想殺我,就辦不到。我手里有小幽這個已經封正了的桃木鬼童在,如果到時候他對我出手,估計董之凱就是他的下場。

    听易超說,小幽這幾天一直在鞏固自己的道統,比起之前。怕是要更加強加了,要死鄭英杰過來想殺我,估計能一巴掌把他給拍死掉不可。

    當然,如果是那個老雜毛過來,還真有點危險。但我仔細想了想,易超的師父也並不是吃素的,到時候肯定會牽制住那個老雜毛。

    只要不是出動易超師父那一代的長老,就易超這一代的弟子,我估計都不夠小幽一個人解決的呢。

    所以我對鄭英杰的威脅,當作是在放屁,轉過頭去看了他一眼。直接囂張跋扈的開口說道,"誰家廁所里面的大便噴出來了,真雞巴臭!"

    "你!"鄭英杰被我這一嗆。也根本不知道怎麼回應,只是你了一聲。臉臭的厲害。

    廢話,我當初上學的時候,怎麼都算是一個不良學生,罵架還真沒慫過誰。布役他扛。

    "小子,一時的口舌之利算不得什麼,這麼多人的見證下,如果你得不到一個祖師爺的認可,那可就真的丟大臉了,尤其是掌教真人......"這時候鄭英杰帶過來的一個人開口挑釁道,說到一半,鄭英杰攔住了他,沒讓他繼續說下去,我自然也清楚原因,都說道掌教真人了,這事情要是再說下去,可就大條了。

    不過我听完心里也有些急了,雖然我沒見過易超和大洋的師父,但看樣子,似乎並不是一個壞人,如果我真的得不到祖師爺認可的話,豈不是會拖累于他?

    畢竟這事情完全可以說他眼光不好,有損威名。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身正裝道袍的易超從屋子里面走了出來,大洋跟在他身後,他們每個人的手里都拿著三根長相有些奇怪的香,煙霧裊裊。

    易超走到我身邊,圍著我轉了兩圈後,這才開口說道,"進祠堂,拜祖師。"

    具體的事情之前易超已經和我說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抬起腿,跟著易超一塊兒朝著這祖宗祠走了進去。

    而在我剛跨進大門的瞬間,一股強烈的悸動在我的心田涌動起來,正是這兩天沉寂下來,那種呼喚的感覺。

    那東西果然是在祖宗祠。

    隨著我和易超,大洋越走越進去,那股子悸動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起來,就好像有人在我的耳邊不停的喊著我名字似得。

    我強忍住內心那種沖動的感覺,不動神色的跟著大洋一塊兒朝著里面走去,很快,我們就到了一個全封閉式的屋子面前,屋子的門口站著六七名須發全白的道士,還有一個光禿禿的和皺了皮的雞蛋似得老雜毛。

    這應該是龍虎山的長老們了。

    那些長老見我來了,也全都看向了我,我注意到,有幾個人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太對勁,我估計是那個老雜毛一派的。

    而易超師父這一派的長老看到我,卻是眉開眼笑的,顯然很滿意。

    當然,那時候我不清楚桃木童子在龍虎山中究竟意味著什麼,如果我清楚的話,當時的我估計就不會這麼心驚膽戰了,甚至不會什麼代價都不要就加入了龍虎山了。

    我也不太在意那些長老的目光,這次加入龍虎山,也只是因為以後少一點麻煩罷了,等拜師結束後,我就直接離開龍虎山了,他們怎麼斗都不關我的事情。

    我不想卷入這些大佬的斗爭中,因為我感覺那樣會讓我死得更快。

    跟著易超對長老們行了禮後,大門這才被打了開來,而在大門被打開後,我內心那股子悸動就更強了,我確定,那個在呼喚我的東西,就在這祠堂里面。

    我心里開始好奇起來,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呼喚我!

    開始有些急迫的想要進入這門里看看究竟了。

    門打開後,以易超的師父最先進去,然後長老們緩緩進去,而後易超和大洋走了進去,然後我才跟了進去,我進去後,那些龍虎山的弟子也都跟了進去。

    進去後,我才發現,里面另有乾坤。

    一張張仙風道骨的道士畫像掛在這房間里面,而在房間的正中央,掛著一副無比巨大的畫,畫像上一個仙風道骨的道士,一手拿著一把長劍,一手駢指成劍,指向蒼天,而在這畫像的正下方,立著一個排位,張道陵天師!

    我深吸了一口氣,這就是創立了龍虎山的天師,張道陵!

    在看到這幅畫後,那股強烈的悸動開始變得無比強烈起來,心跳猛烈的就好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土包子終究是土包子,接下來就是現行的時候了。"身後傳來了一道冷嘲熱諷的聲音,不用回頭看,我也知道是鄭英杰那一群人說的。

    我並沒有理會他們,既然易超和大洋的師父同意我來拜先祖,就肯定我不會有任何問題,至少不會卡在這一關上。

    "拜祖師爺!"易超的聲音拉長,很是威嚴的開口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最關鍵的時候到了,這時候我應該先站在最外面對著里面所有祖師爺一拜,然後再拜最前面的張天師,然後再按照輩分一個個擺下來,只要得到肯定的祖師爺,他們面前香爐里面的香就會自動點燃。

    天賦越高的人,香點的就越多,听說龍虎山這一輩中,得到最多人承認的就是易超了。

    除了最中間的張道陵天師沒有點香之外,第二代到第六十二代,全都點了香爐里面的香,這是可以說是近百年里面最好的成績了。

    在歷史上也能排得上名次,听說歷史上能得到張道陵天師承認的弟子,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那幾個人無一不是帶著龍虎山在正史上掛名的超凡天師。

    我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面前所有畫像慢慢的彎下自己的腰。

    然而就在我腰正彎到一半的時候,異象發生了,和之前我在長沙時遇到的情況一樣,但這次又有些不太一樣。

    因為在我彎腰的時候,除了正中間的張道陵天師畫像之外,那些通了靈的祖師爺畫像全都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嘩啦啦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懵了!

    而我則緩緩的將自己的這一鞠躬給彎到了底。

    啪啪啪啪!

    一道連著一道畫像全都從原來的地方掉了下來,有的甚至直接掉到了香爐里面,沾上了不少香灰。

    在場的人全都張大了嘴巴看著這奇怪的一幕,而我直起腰來的時候也看到了這一幕,一下子反映不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可能,祖師爺畫像怎麼全部都掉下來了!"那老雜毛開口說道。

    其他的弟子也都嘩然起來。

    "難道此人是大奸大惡之輩不成?"另外有長老開口說道。

    所有的弟子看我的表情也有些不一樣起來。

    "不對,如果是大奸大惡之輩,祖師爺不會掉下來畫像,至少會表現出排斥的感覺來,而現在,好像祖師爺傳出來的意思是......恐懼?"馬上就有長老開口說道。

    話音剛落,包括易超的師父在內,所有人都錯愕的看著我,易超的師父開口說道,"此子究竟是什麼身份,連祖師爺都受不了他一拜!!!!"

    嘩!

    全場一片寂靜。

    而就在所有人都為了那些祖師爺畫像掉落而手忙腳亂的時候,正中間張道陵天師面前的香爐前,那數百年未曾燃起的香,竟是劃過了一道火光。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冒起了飄渺的煙霧。

    ps:

    第二更,剛才吃飯吃的久了點,所以遲了,下更九點鐘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