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三章月經哥斬的善念

第一三三章月經哥斬的善念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 降睦釷κ蹇醋盤煒眨 壞賴萊林氐難沽Υ鈾襠獎 慷觥T謁砬埃 且蛔鵡局實墓撞模 撞母譴蚩 牛 錈媸且幻倥 納砬K蜩蛉縞>拖袷歉嶄棧瓜駛畹拇嬖謨謖飧鍪瀾縞稀H歡聳保 匆丫 薹ㄔ諍耙簧κ濉br />
    李師叔站了起來,身旁的天機老人也听見了那句話,隨即便是露出錯愕。

    隨即,空氣中忽然出現一道人影來。那人影端坐在孔雀王座上,邪魅的看著李師叔。雖然是一道虛影,但內中依舊存在著極為浩瀚的能量。

    孔雀王。

    "李自在。再等一會吧,現在時間還早。若是斬開天門的話,只怕會有些麻煩哦!"孔雀王看著天空中稀薄的天網,隨即說道。

    李師叔沒有理他,緩緩走上前去,將僑僑的棺材蓋合上。天空中的紅色火球仿佛要滅世,但他看也沒看,他知道那是什麼,他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你有什麼計劃,我不管。但今天是僑僑的頭七之日,按照人間習俗。今晚僑僑是要回來的。所以我今天,便是要以劍上天門。與門上那存在問上一問,以祭奠僑僑。你若是阻我,便別怪我破壞你的計劃了!"李師叔緩緩說道,隨即搓氣為繩,將棺材捆綁起來。

    孔雀王感覺到了語氣中的劍意,隨即沉默了片刻。

    "你會死的,徹底的死亡!"孔雀王說道,不是普通的死亡,人死了還能成鬼,但是他若是死了,就會在天地間徹底消失。

    李師叔沉默,人定勝天?

    在陳摶的夢中世界中,哪里來的人定勝天。就算是他,又真的能打得過昊天嗎?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山,或輕于毛。我李自在逍遙自在。我的劍,自然也是不怕死亡的!昊天,有何懼?"李師叔將手搭在了棺材上。

    這一刻,他眼神看著孔雀王,那威脅的意味很明確,仿佛是在警告。

    "好了好了!"

    孔雀王擺擺手,一副很困擾的樣子,隨即他道︰"燃燈和金禪已經回歸無色界,鬼國小幽已經將地府重開,龍虎山局勢終于被破。現在就等西方戰局完成。然後便是時候了。到時候你想怎麼做,都無所謂!"

    "這關我什麼事,我,現在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情。"李師叔淡淡的問道,脊梁如劍。

    "你難道不想在死之前,見一見究竟是怎樣的人物,讓你家老祖自甘不及。"孔雀王嘆了口氣,十分苦惱的樣子,但卻並不惱怒。

    "張道陵已經死了,他今後不會再存在。"李師叔說道,他的劍氣就要升起。

    "沒辦法了,只能祭出我的終極殺招了!"孔雀王站了起來,眼神中充滿凌厲。這頓時嚇壞了天機老人,他立即拖著殘廢的身軀飛到半空中,擋住孔雀王的視線。

    "聖帝,萬萬不可。李自在乃是氣運之子,若你殺他,便是自相殘殺啊,更何況......"

    啪!

    他還沒說完,便是便是被孔雀王的虛影給拍到了地底深處,接著听到孔雀王叱道。

    "本帝開口,你插嘴干嘛。"

    隨即孔雀王看著眼神已經冷冽的李自在,無奈的擺擺手︰"你可知道,為什麼陳摶能一夢百萬年,經歷萬千人事?你覺得一個普通的地仙存在,能夠有那麼強大的能量?"

    李師叔渾身一震,眼中的光芒平靜下來。

    是啊!

    陳摶一夢千年雖然厲害,但是哪里來的能量推衍百萬年。在昊天之下能推衍百萬年,那又是怎樣的強大能力啊的。

    這背後,一定有這其秘密存在,如今看來,暗中也有人幫助他。

    "是你在背後給老祖提供能量,幫助他一夢千年。"李師叔顫然道。

    孔雀卻也是傳聞之中極為喜愛睡覺的妖聖,也只有他,才能在夢中與夢中人相遇吧。

    "是啊!"

    孔雀似乎想到了什麼,嘆道,"大劫將來,我本來想要學習某個人,以夢度過這個大劫。但沒想到有一年將要醒來時候,卻發現一個有趣的夢。在那個夢中的人竟然在不斷推衍未來,甚至經歷了很多世。但大約五百多年的時候,他就已經推衍到了極限。"

    那時候天地靈氣枯竭,陳摶老祖夢中世界鋪開太大,便是直接面臨死亡。

    孔雀王一時好奇,便幫助他推衍後面的夢境,到最後竟然真正的讓他找到了解開滅世大劫的關鍵所在。

    "所以,我想你看在陳摶的份上,就等到戰局結束吧!"孔雀王道。

    "好。"李師叔天地間誰的面子誰都不會給,唯獨陳摶老祖,是他最為敬重的人,沒辦法不給面子。

    "等待戰局結束就是最終時刻了,這末日的序幕,注定要你李自在拉開。屆時天地間無人能小看人間的力量,等著吧!"

    孔雀的身軀漸漸消失,臨走之前卻是將手一揮,"天機老人,你既然已經恢復了妖族的記憶,那便是回歸吧。這一遭,辛苦你了!"

    地底的天機老人便是與之一同回歸了妖族,南方天地之間,妖氣沖天,仿佛要毀滅天地。

    北方也有兩道氣息沖天而起,似乎在應和著。

    "西方?王盼?造化弄人啊!"李師叔盤坐下來,整個人越漸鋒利。

    大地在震動著,隱隱竟然拜倒在他的身下。他之劍依舊在養著,劍若出,必將驚世駭俗,驚神哭鬼。

    然而珠峰之巔,驚天局變。

    白奇竟然犧牲了自己,配合月經哥將藏鋒的肉身直接毀滅。原本藏鋒以魂出體,七魄留在龍虎山中,便是為了以防萬一。甚至在王小柳意識中的善念存在,都被控制,這就表示藏鋒此時只剩下了在珠峰的魂體。

    龍虎山上下大驚,陰煞血尸頓時就出手將月經哥的身體給打滅,月經哥體內一道靈魂也隨之爆炸,那是藏鋒在他身上留下的一絲種子。

    "月經哥!"我心中驚呼,隨即那最後一絲靈魂便是忽然在千佳音周圍產生吸引,印刻在千佳音靈魂中。

    這兩人的靈魂若是糾纏在一起,下一輩子不是夫妻,就是兄妹。

    直到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了一件事。

    有一次,我問高冷哥,月經哥去哪里了,高冷哥說了一句話,他去斬善念去了。

    我一直以為,月經哥是去斬自己的善念。

    但是沒有想到,他斬的是藏鋒。

    他說的善念,就是藏鋒啊!

    "賤人,我早知道你天生反骨,竟然敢暗算我。"藏鋒被暗算,靈魂受到重創,境界無限下降,頓時控制不住身軀之中吸收的靈氣,頓時渾身產生爆裂。他七孔流血,便是一張拍向這兩個靈魂,要將他們都毀滅。

    但此時,他卻忽然間無法動彈了。

    "月經哥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的幫助我的人。他為了這件事,等了這麼多年。不及你的智慧,但是他卻做到了這個地步。足夠了!"我緩緩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沉重的表情來。豆縱共圾。

    隨著我吸的這一口氣,天地之間足有三千里之內的靈氣都被我吸進身體。

    身軀之中地水風火不再流失,靈魂倒灌回來。

    秦始皇最終還是靈魂融合了起來,但是他卻是沒有出手,而是看著場內,眼中光芒閃爍。徐福也到達了燈枯油盡的地步,並沒有說話。

    "藏鋒。這數千年的鬧劇,是時候結束了!"我站立起來,血刃自體內飛出來,只一個切割。

     嚓。

    藏鋒正要從空氣中逃離,但此時他的魂魄被我血刃斬中身軀,緊接著,便是停止下來。

    ps:

    今天九更,直接爆發到完本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