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三四章亡秦必楚

第一三四章亡秦必楚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K婕幢慵挪胤嫻牧榛昕 枷  嬖誑 枷   勞霾灰謊 侵苯穎荒ㄉ保 嬖詰哪ㄉ薄br />
    "哈哈哈哈哈!王盼。你最終的殺了我,沒想到是你。如果是張道陵,我還心服口服。但是你,你這個從頭到尾的弱雞,我不服,不服......"藏鋒慘烈的大叫,但此時卻沒有人對他表示同情,然而他的臉色忽然變了。陰沉的冷笑。

    "我就要死了,但是有一個人你永遠也救不了,那就是周小蠻。我已經將她的殘魂捏碎,她真正的無法復原了,就算是復原,也是一名植物人。你就在殘生中悔恨度過吧,哈哈哈哈......"

    藏鋒消失了,真真正正的從世界上消失,再也不會存在。

    看著他的頭顱在世界中消失,我心中百味陳雜。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描繪自己的心情。

    "這兩人若不再救治,只怕依舊會死亡啊!"秦始皇看著那半邊骨骼的紅線蛟。嘆息了一口氣,隨即坐到了身後的龍椅上。

    他疲憊的坐著,徐福站在旁邊,兩人似乎沒有任何遺憾似得,停止了整個儀式。

    李余倒在旁邊,緩緩睜開了眼楮。

    秦始皇看著天空的火球,那火球竟然開始暗淡下來。這證明著他的存在也是變得薄弱起來,這近萬年的傷勢,到現在終于完全的爆發。←百度搜索→【←書ソ閱

    "月經哥,千佳音!"我看著即將消散的兩個靈魂,頓時上前一步,將他們籠罩起來。

    這兩人變成了一紫一紅兩道糾纏的身影,就要消失。紅線蛟游動過來,眼中露出一種人性化的眼神。

    千佳音竟然對月經哥有著感情,甚至達到了這種境界,可惜這一世月經哥愛著王小柳。

    那麼下一世。下下世,就讓你們好好相愛吧!

    "嘶!"它長叫一聲,忽然間就開始皮肉翻卷。

    隨即它的鱗片開始枯萎下來體內一道道玄奧的力量在不斷生長,就好像是地獄之力,隨即它閉上了眼楮。左右兩個珊瑚角便是融化為液體開始溶解,只留中間一根角。

    嗡嗡!

    "哦?這紅線蛟王,竟然犧牲性命和千年修為,保護他們之靈魂。這使得他們竟然能生生世世成為夫妻,生生世世有著因緣。紅線蛟,本就是傳說中天上掉下來的一截紅線啊!"秦始皇感嘆道。看著天空默然。

    紅線蛟,是天上掉下來的一截紅線?

    然而就在此時,我的體內,那周小蠻的身軀忽然顫抖起來,隨即里面竟然跳躍出一道身影。跟周小蠻一模一樣,但是我瞧那樣子卻是王小柳無誤。豆縱夾劃。

    她的力量竟然能隱藏起來,甚至連我都無法察覺。

    "王盼。我本想最終剝奪周小蠻的身軀而活,但是我忽然之間不想再斗下去了。周小蠻會醒來,但是她將永遠也無法想起你來。楊羽為我做的太多,來生不管是什麼世界,我都會報答他!"王小柳說完,呼的一聲投入到那糾纏的靈魂中。

    哧!

    頓時一枚有著紅,紫,青三色的線便是出現在我眼前,秦始皇看的愣了。

    "哈哈哈,就算死,也有兩位美人陪伴著死亡。這小子,當真是艷福不淺啊,可惜沒有酒。"可惜啊可惜!

    秦始皇說著可惜,但又不知是什麼可惜了。

    我將這一截絲線一招,頓時落在了高冷哥給我的青燈上,隨即我以薪火之冊中火之篇章中的生命之火一引。頓時將這絲線當作燈芯,點燃了起來。

    命火燃燒,當命火燃燒完成之後,他們便會真正的投胎轉世。

    然而當我完成這件事的時候,青燈忽然顫抖起來,竟然強行掙開了我的手臂,嘩啦一下跳躍出去,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

    那空間裂縫不知到通向哪里,只知道那是一條無盡的時光隧道,前無盡頭,後無盡頭。

    我似乎看到一幕幕幻影,卻看不真實。屋】

    青燈跳躍了進去,隨即便見著這青燈似乎落到了一尊佛的面前,竟然接住了佛的一枚舍利。

    "三個條件想賴就賴的了嗎,等我!"就在此時,李余忽然在地上打了一個滾,隨即化為一頭灰驢,也是跳躍到那空間之中。等到那尊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驢已經叼起這盞燈,呼的一聲再次跳躍到時間的時空的長河之中開似了旅行。

    嗖!

    畫面就此結束,我再也看不到她們的未來,他們就像是離開了這個時空。李余為什麼會這樣呢,就為了欠千佳音的三個條件嗎?

    可惜李余已經走了,化為一頭驢。

    "有趣,有趣。萬年歲月之中,竟然會產生這麼有趣的事情。"秦始皇哈哈大笑,仰著頭,身軀中的力量燃燒起來。

    我默默的看著他,此時在這山峰之上只有我一個人,還有徐福和秦始皇。

    秦始皇也看著我,現在他並不像是個末路的梟雄,卻更像是高高再上的雄朝霸主,不可一世。

    "你早就已經達到陸地神仙了吧,不然的話,是不可能最終將靈魂拿回去的。我想知道,你是什麼時候突破的陸地神仙。"秦始皇輕輕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腦海中想起來一幕,我甚至也不知道,竟然會在那時候突破。

    "就在你抽離了我體內羅血脈的時候,我就已經突破了陸地神仙,在我的眼中觀察到了時空大道。甚至後來,我已經看到了轉神山。現在天門的另一面已經聚集了百萬天兵,馬上就要開始戰斗。不過你的身軀也已經到來,你只要殺了我,就可以成就無上霸主。"我說道。

    成為陸地神仙,我能看到的更多,推衍的力量更加強大,我甚至看到了很多很多。

    只要秦始皇恢復為羅,那這個世界必定抵擋不住他,畢竟當年只有昊天才能抵擋。不過後來昊天陰謀吸取人間力量療傷,而羅卻是以轉世來以另外一種形式抗爭天地。

    現在他的局已經走到最後一步,已經走到可以將軍的地步。

    "來,坐一會吧。"秦始皇卻忽然笑了,並沒有回答,反而拍拍身邊的座位。

    我愣了愣,走了過去,坐下。

    有點硬,有些冰涼,但卻並無大礙。龍椅寬闊,足足坐得下十人。我忽然想起來,就算是在大廳之中,秦始皇不在的情況下,徐福也不願意坐。他心中,從來不曾沒有秦始皇的吧。

    "你看到什麼了?"秦始皇指著東方的大地,說道。

    我看了過去,便看見因為地震產生的無數傷痛,哭喊,以及詛咒和祈禱。五濁已經到了最後嗎,人們的災難已經無可避免。太陽從東方升起,但是天已經亮了很久。太陽和大火球帶來的熱度使得天地之間產生更大災難,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大旱災。

    但是在災難之中更多的是希望,是一種求生的希望。

    "災難,重生。"我說道。

    秦始皇點了點頭,又嘆了口氣。

    "萬年歲月,太累了。朕不過是為了回到自己的家鄉,但身軀在虛空里漂流的久了,卻不知道家鄉在何處了。所以,朕放棄了,下一個時代,便讓你來改寫吧。"秦始皇說道。

    我沉默下來,想起了夢中哪一個場景,羅是一個偉大存在的血液化成。

    那個存在,是什麼?

    即便是現在,我也不敢去想象。

    "對了,在你的血液之中,存在著另外一股血液。若不是它,朕也不會拜,那是什麼?"秦始皇忽然問道。

    我忽然想起那個山谷,那個少女在我耳邊吹了一口氣。

    "霸王之血!"我搖頭,將那個意念驅散。

    "啊!"

    秦始皇愕然,隨即哈哈大笑︰"亡秦必楚,亡秦必楚!哈哈哈哈......"

    ps:

    第二更,下一更是一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