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一章卑鄙的老雜毛

第十一章卑鄙的老雜毛

    王開山的死,讓我感覺到有些無可奈何的不甘,雖然他說的是自己本來就要死了,但卻的的確確的是為了我而死的。

    這是無可置疑的。也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我的手死死的抓著地面,掐起一把土來,力氣大到似乎都能將土里的水擠出來,面前空蕩蕩的一片,似乎在嘲諷著我的無力。

    我開始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王盼,你就是個廢物,你只能不停的靠別人來幫助自己,現在別人都替你去死了!

    一旁的周小蠻看到我幾近癲狂的樣子,連忙伸手擦了一把眼淚。上來死死的抱住我。

    黃大仙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這一次的事情也不能怪在龍虎山的身上,換做是我在龍虎山那邊的地位,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和自己的門派比起來,孰輕孰重一比較就知道了。

    壞就壞在我自己身上,對于這該死的天譴。我根本連絲毫的還手之力都沒有,這讓我感覺無比的泄氣,如果我能再強一點。那王開山可能就不會死了吧。

    對,沒錯。就是我太弱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開始很渴望起力量來。

    這時候黃大仙開口說道,"人死燈滅,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你要記住他死前的遺言,殺掉那個叫藏鋒的家伙,還有照顧好你旁邊的這個小丫頭。"

    我愣了一下,腦子這才清醒很多,轉過頭去看了一眼哭成淚人兒,卻死死壓抑自己眼淚的周小蠻,伸出手揩去她眼角的淚水,開口說道,"放心好了,我會做到的。"

    這時候周小蠻終于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

    "走吧,這里還是龍虎山的範疇,剛才他們之所以沒接近,是因為怕了這道天雷,我懷疑那群老雜毛現在已經追出來想要你的命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這時候的我已經可以動彈,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了,除了身體里力氣感覺比原來大一點。

    我扶起已經哭的癱軟在地上的周小蠻,朝著外面快速的走去。

    我覺得黃大仙說的的確有道理,如果我是龍虎山的那些長老,絕對不會給自己的門派留下來一個隱患,尤其是這個隱患身上還帶著祖師爺的道統,肯定必須要趁著他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把隱患給解除掉。

    周小蠻雖然很傷心,但也知道現在情況的危急,被我扶著走了一段路後,也開始自己跑了起來。

    因為這位置比較偏,我們跑了十幾分鐘,都還沒有找到馬路。

    這時候黃大仙已經有些急了,開口說道,"我感覺到了,後面至少有三個人追過來了,其中一個人就是之前的老雜毛。"

    "距離我們還有多遠。"我咬了咬牙開口詢問道。

    "最多不超過五百米,以我們現在的速度來說,估計十分鐘內就能追上我們。"黃大仙的狗臉上滿是焦急。

    我算了一下,十分鐘內根本不能支撐我們跑到馬路上,更何況馬路上還需要等車,鬼知道這個窮地方得等多久才能等到出租車啊!

    所以我直接停了下來,黃大仙見我停下來了,開口說道,"你停下來干嘛?"

    "反正已經跑不掉了,準備一下,然後開始戰斗,和這老雜毛拼一把!"我咬了咬牙,開口說道。

    黃大仙開口說道,"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我們可以埋伏好,敵明我暗的情況下,比他們追上我們要有勝算的多。"

    我點了點頭,拿出魂甕,把小幽叫了出來,小幽出來的時候,我愣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眼楮,總感覺好像哪里出錯了,因為面前的小幽和我印象中的小幽完全不願意了。

    怎麼說呢,之前的小幽看起來感覺三四歲左右,而面前這小幽就好像是原來放大版,長大了幾歲,看起來好像已經上了小學了。

    原本肥肥的臉蛋已經變得有些尖了,臉看起來精致了很多,雖然還是很小,但卻已經看出那種風華絕代的感覺了。

    真不知道她長大後會是一副什麼樣的模樣。

    小幽出來後,看向周圍的眼神也有些迷茫,不過在看到我之後,眼眸中的那股子迷茫也消失了,伸出肉乎乎的手掌朝著我抱了過來。

    還是以前的小幽沒錯,也只有小幽看我才會這麼親昵。

    當然,這前提是高冷哥不在旁邊,想起之前即使是我在旁邊,小幽還是直接忽視了我,和高冷哥那麼親昵,我這心里就特別不爽。

    人長得帥了不起嗎?

    見我召喚出了小幽,周小蠻也從魂甕里面召喚出了小米,小米出來後,看向小幽的眼神也充滿了警惕,肉乎乎的小手上很快就長出了尖銳的指甲,張開血盆大口死死的盯著小幽。

    周小蠻連忙開口說道,"那是伙伴!"

    小米這才收回了自己的牙齒和指甲,但看向小幽的眼光已經還是怪怪的。

    "注意了,他們距離我們沒多遠了,趕緊找地方躲起來,一會兒先讓你的桃木鬼童把這群人的生魂都打出來,然後再讓那個小鬼和你的小鬼一起合力把他們的生魂給吞了,記住了,一定要在一瞬間完成這些事情,如果被他們發現了,那我們就不是對手了,現在我們唯一可以利用的一點就是桃木鬼童對龍虎山弟子的克制性。"黃大仙開口說道。

    "什麼克制性?"我開口問了一句。

    "桃木鬼童是龍虎山的護山小鬼,只要學習的是龍虎山道術,那麼桃木鬼童就可以忽視一切,將他的生魂給拍出來教訓。"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難怪之前易超的師父和他那一派的人,在確定了我會加入後,臉色都特別好,我估計如果不是我身上這該死的張道陵道統的話,我現在肯定在龍虎山里面混的很開。

    "行了,躲起來吧。"我深吸了一口氣,一群人各自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了。

    我們剛躲起來沒多久,就看到老雜毛帶著鄭英杰還有之前那個幫董之凱把生魂放回體內的顧熠涵,三個人走進了我們的包圍圈內。

    "媽的,王盼這小子,真以為自己能跑的掉嗎?"鄭英杰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道。

    "對啊,這次要是找到他,一定要為董師兄報仇,董師兄損失的生魂,沒有三年五載是恢復不了了。"顧熠涵開口說道。

    "你們兩個人說話注意點,好歹是龍虎山的弟子,別這麼口無遮攔。"一邊擺弄著手里的羅盤,老雜毛一邊開口說道。

    而在老雜毛說完後,他皺了皺眉頭,"奇怪了,上面明明顯示的魂魄印記的人是在這方向的,怎麼到了這里,方向就亂了!"

    我的心里一涼,知道老雜毛可能看出什麼來了,要是再呆下去就晚了,趁著他現在還沒有發現,直接出手比較好。

    我看了眼隱藏在對面草叢里面的周小蠻和黃大仙,也從他們的眼眸中看出一樣的意思來。布嗎序劃。

    那就是動手!

    我點了點頭,看了眼身邊的小幽,大聲叫了一句,動手!

    "誰?"被我這聲音一影響,老雜毛直接朝著我們這邊看了一下,一下子被嚇得愣過去了,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小幽已經沖到她面前,齜牙咧嘴的伸出手掌一巴掌把鄭英杰的生魂給拍了出來,就要繼續往老雜毛腦袋上拍的時候,讓我感覺詫異的一幕出現了。

    老雜毛竟然直接拉過身邊的顧熠涵,擋了小幽這一下,小幽的手活生生的將顧熠涵的生魂拍了出來!

    "師父,你!"顧熠涵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他不相信自己的師父會做出這種事來。

    ps:

    第一更,下一更九點半吧。這次肯定不會遲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