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九章人鬼同居,人死不出村人

第十九章人鬼同居,人死不出村人

    中年人仿佛沒有看到我疑惑的表情,自顧自的笑了笑,開口說道,"也就是你運氣好。踫到我了,這一帶的船老大除了我陳三,就沒人敢去龍湖村。"

    "啊?"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听說,那地方鬧鬼。"那陳三有些神神叨叨的把自己的腦袋靠了過來。小聲開口說道。

    我心里的確是知道無人村鬧鬼,但卻也不太清楚具體的情況,听這陳三的意思,似乎還真知道什麼東西,我就開口說道。"哦?還有這事,你和我說道說道。"

    陳三嘿嘿一笑,開口說道,"看哥們你去龍湖村應該也沒啥好心吧,這些天我已經接了三批人進去了,這幾批人裝備都很齊全,看起來像是去里面倒斗的。你和哥哥我說下,是不是里面有啥好東西?有王公大臣的墓穴?"

    我愣了一下,心想這陳三的想象力還真豐富。開口說道,"哪有什麼墓穴啊。這里的風水雖然好,那龍湖村所在的位置正好是龍眼,但被這四周的水給包住,雖然龍喜水,但這水卻又不是海那麼寬廣,所以風水學上來說,是龍困淺灘,是極惡的風水,不可能會有什麼王公大臣在這種破風水里面建墓地的。"

    當然,我是不可能懂什麼風水學的,之所以這麼說,還是因為之前易超和我說的,管你懂不懂,先扯一下,對方如果問到自己無法解釋的問題,那就來一句天機不可泄露就可以了。

    果然,陳三被我這一套風水之說給弄迷糊了,眨巴著眼楮開口說道,"前幾批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我也不敢問,看哥們你面善,和哥哥我透透底,你們這些人來這是干嘛的?"

    "天機不可泄露。"我很是神秘的對著陳三眨了眨眼楮,開口說道。

    陳三被我說的一愣一愣的,開口說道,"算了,管你是做什麼的,只要給我錢,我把你渡過去,那就可以了!"

    "對了!"我笑著同意了陳三的觀點。

    既然已經把陳三給糊弄住了,給他一個我是世外高人的印象後,想要套出點什麼東西來還是很簡單的,所以我就開口說道,"其實這次來龍湖村,是有任務在身的,不過你之前和我說的,鬧鬼,這是什麼情況?我來之前,沒有人和我說過鬧鬼這事情啊。"

    陳三嘿嘿一笑,"這事情其實在我們這已經不是什麼大秘密了,這樣吧,為了節省哥們你的時間,咱們上了船後,再聊聊關于這龍湖村的事情。"

    我知道這是陳三怕我知道後,就不找他了,想要用這套住我呢,我本來就是要去的,所以就點了點頭答應了,"這樣吧,這次過去,我給你一千塊錢,你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下,回頭我回來的時候,你再過來接我。"

    陳三的表情很奇怪,他看著我,開口說道,"你難道不知道龍湖村里面沒有信號?別說是手機了,就算是對講機也收不到信號,前兩年,我們這有村民好奇上去了,說是見鬼了,回來就神志不清了,政府也派了一隊人進去考察,剛進去沒一天時間就跑回來了,隊伍里面少了大半人,回來後就檢查自己的對講機,說是里面沒有信號。"

    我愣了一下,龍湖村里面沒有信號?最後笑了笑,開口說道,"那這樣吧,你兩天後的這個時候,來把我送上去的地方找我,接我回來。"

    陳三的表情有些奇怪,"可以是可以......不過如果那里到時候起霧的話,我就不去接你了,等沒有霧我再去。"

    "霧?這又是什麼東西?"說著說著,我們已經來到岸邊了,陳三從一邊拉過了一條小木船,他一邊擺弄著小木船,一邊開口說道,"起霧就是河神要出來了,這時間,我們這鎮里的人都是不準下水的。"

    "河神?"不知道為啥,我腦子里閃過了山神的面孔,該不會是和山神一樣,是種怪物,但這河神就是一種水怪之類的。

    陳三一提到河神,就有些忌諱了,閉嘴不言,上了船後,對著我招了招手,我也上了船,這時候我看到之前見了我就跑的老頭。

    那老頭正站在岸邊,用一種看死人的眼神看著已經上了船的我,那眼神我到現在都忘不了,讓人毛骨悚然。

    我打了個哆嗦,問陳三,"那老頭看我的表情咋這麼不對勁啊。"

    "別理他,就是覺得我賺了你的錢心里覺得不爽罷了。"陳三用船槳在岸邊一弄,把船劃了出去,開口說道。

    我卻感覺那老頭看我的表情絕對不是心里不爽這麼簡單,這種眼神,太奇怪了一些。

    等船劃出去後,陳三也開口說道,"你不是問我龍湖村哪里奇怪嗎?"

    陳三這一說話,也把我從老頭那邊的奇怪心思給轉了回來,連忙開口問道,"怎麼個奇怪法?"布撲巨扛。

    陳三笑了笑,開口說道,"這龍湖村其實早些日子並沒有什麼事的,我小時候還去玩過呢,但其實從那時候就已經有些不對勁了。"

    "嗯?"我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看著黃大仙一副怕水,焦躁不安的樣子,心里也感覺舒坦了很多。

    "龍湖村是人鬼同居,人死不出村的!"說到這的時候,陳三的表情也有些恐懼,"我小時候進去玩的時候就是這樣,他們那地方的人死了,都不會出殯下葬,而是直接將尸體放進棺材里,然後在家附近找一塊空地直接埋葬了的,而且那里的人死後,都是戴了面具,才下葬的。"

    陳三的這話也讓我感覺有些奇怪,因為我門平時都是將鬼、靈魂稱為髒東西、邪物,遇到棺材、紙錢、壽衣都要遠遠避之,甚至吐幾口唾沫,生怕沾了晦氣。

    人的居住社區和墳墓,往往是有分界隔離的,比如一條河,或者將墓地設在沒人居住的山崗、樹林,沒有人會將墳墓設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或者村子里。

    但這龍湖村就和我們不一樣,竟然講究什麼人鬼同居,人死不出村人,這一點就有些奇怪,所以我開口問道,"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先不說人死不出村,戴面具才下葬這也太奇怪了一些吧。畢竟中國人死後都講求耳清目明,不遮擋異物,為什麼龍湖村要將尸體戴著面具下葬呢?"

    "我也不知道,听說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陳三說到這的時候,表情也有些驚恐,他開口說道,"听鎮子里的算命先生說,龍湖村鬧鬼其實並非沒有緣由,因為他們那溝溝有遺骨,彎彎有陰魂,至于面具,應該是人鬼同村而居,為了鎮住陰魂,于是就有了為死尸戴面具的方法。我小時候就看到過一次,那面具特別奇怪,根本不像是為了鎮住陰魂,反而像是......"

    "像是什麼?"我連忙開口說道。

    "像是在助長陰魂生長,你是沒看過那面具,我給你畫下,太奇怪了!"陳三說著說著,就把船槳放了下來,用手指在水里點了一下,在船板上畫了起來。

    是一張極其怪誕的臉,就好像是狐狸一樣,眼楮細長的可怕,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嘴角兩根長長的獠牙露出來,很簡單,卻也很詭異,看著就讓人感覺後背發涼。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龍湖村的格局特別奇怪,听那算命先生說,那是三廟困谷的格局,很容易滋生陰魂怨鬼,一會兒到了小島,我帶你轉一圈,就在島旁邊。"陳三信誓旦旦的開口說道。

    這時候,我們誰都沒有注意到,原本空蕩蕩的湖水上,開始彌漫起一層薄霧。

    ps:

    第一更,下一更七點前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