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中邪

第二十章中邪

    三廟困谷?我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啊,我就開口說道,"廟而已,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如果是一般的寺廟,那也沒問題,但關鍵是你知道龍湖村里面的人,信奉的是什麼東西嗎?"陳三拿了根煙,丟我一根。自己點起來,有些神神叨叨的開口說道。

    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然後也把煙點了起來,我現在就有一種體會。那就是這些搞交通工作的人,都特會侃,特會吹,講的東西那叫一個栩栩如生,比起我來是要強太多了。

    "一般情況下,廟里供奉的東西都是神靈,人對神靈是有敬畏之情的。敬畏之情往往使他們既拜神、也拜鬼,但龍湖村供奉的不是佛也不是神,而是兩個詭異的玩偶。那是一對身著明代官服的男女。"陳三說著說著,開口說道。"我小時候肚子餓的時候,都是去那幾個廟宇里面偷饅頭吃的,看過幾次,那玩偶做的好像是活的一樣,我進去的時候,就老感覺有人在盯著我,一開始我感覺有些別扭,不過吃了幾次後,也就不怕了。"

    我頓了頓,供奉玩偶也沒啥啊,我記得之前看新聞上說的,有些地方還供奉著一種叫做肉身佛像的東西,就是把死人做成木乃伊,當作佛祖來拜,這玩偶應該也是一樣的道理吧,所以我開口說道,"可能是他們比較顯赫的祖先吧,畢竟不是說穿的是明代官服的男女嗎?這種小山村出來兩個做官的,肯定是光宗耀祖的啊。"

    陳三卻搖了搖頭,開口說道,"但祖先多是以牌位的形式供奉在某一大家宗族的祠堂里,而並非廟宇里供全村人膜拜啊。"

    說完,還沒等我說什麼,陳三就繼續開口說道,"那個算命先生說了,這一對玩偶,不是人偶,而是鬼偶,也就是說龍湖村拜的可能是鬼。因為相比于祖先顯靈,鬼怪顯靈往往要靠譜得多。"

    我怔了下,心里對陳三說的那個算命先生也產生了好奇心,我總感覺這個所謂的算命先生有點貓膩。

    見我在發呆,陳三也繼續開口說道,"所以說,這是三個鬼廟,而這三個鬼廟鎮住了龍湖村的三個脈門,那些人死後,魂魄出不去,投胎不了,只能一直在龍湖村里面徘徊,時間久了,自然就成厲鬼了,當然,龍湖村的那個習俗人死不出村也證明了這一點。"布撲討扛。

    我愣了一下,被陳三這麼一說,似乎一切都有些說通了,龍湖村鬧鬼這事情是肯定的,我覺得千佳音不會在這方面開玩笑,那麼陳三說的這一套也就有了根據。

    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之前的八堡村,似乎也是這樣,利用周圍的風水,地勢,把人困在一個小地方,用來養鬼。

    我深吸了一口氣,如果真是這樣,那龍湖村比起八堡村來可是要恐怖太多了,畢竟八堡村那也只是一村子的人被化作了厲鬼,而龍湖村里,世世代代都被困在這島上出不去,誰知道這麼多年究竟堆積了多少可怕的東西。

    "那現在龍湖村里面還有人住嗎?"我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答案,畢竟听陳三說的,他小時候還來龍湖村里面玩過,還偷吃過饅頭,那也就是說,在陳三小時候,龍湖村里面還是有人的。

    "不知道......"陳三開口說道,"00年後,就沒人進去過龍湖村,也沒有龍湖人從里面出來,之前那個撞了邪的人出來已經神志不清,而那幾個專家出來後,就急匆匆的走了,也沒說里面有沒有活人。"

    我愣了一下,心里就有一個疑惑,因為按照陳三說的00年後,才沒人出入過龍湖村,那也就是說,到現在才幾年,這幾年的時間,村子里的人完全不可能都死掉,那也就是說,里面可能還真的有人。

    但千佳音又稱呼這為無人村,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這村子里面到底有沒有人,這是一個問題。

    這時候我也開始感覺到有些不大對勁起來,隨著越來越深入,水面上的那些霧開始越來越濃起來,而陳三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跪在船頭對著水面不停的磕頭,嘴里叫著河神爺爺,放我們一馬什麼的!

    我一听心里就慌了,難道那個他之前說的河神出現了?

    想起來,陳三之前好像說的,起霧了,就是河神來了,剛才我和陳三因為聊得太投入了,竟然都沒有注意到這竟然起霧了。

    看到陳三慌張的樣子,我這心里也有些沒底,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周圍的海水。

    水面依舊還是很清澈,下面根本就沒什麼東西,但有點奇怪的就是,一般海邊的船,都是那種往岸邊推的水流,得要那種專門在海邊吃飯的漁民,才能劃得出海,像我這種,滑死了估計也就才滑個幾百米。

    而現在,水流卻沒把人往外推,而是往著里面推,就好像是有人在故意控制一樣。

    感覺到這點後,我也慌了,這河神可能還真的存在,還沒到龍湖村,我就要死在這海水里面了嗎?

    陳三已經被嚇壞了,早就已經忘記了劃船,而是在不停的磕頭,額頭都被磕破皮了,還在船板上磕著。

    我見他明顯已經失去理智了,這時候也清楚,如果我再不行動的話,一會兒等船被推進霧里面後,就真的晚了!

    我拿過一邊的船槳,拼命的往外面劃動著,但我明顯是第一次劃船,劃著劃著,船就一直打轉,根本就沒有往外面劃動的驅使,反而越來越往里面靠了。

    見我劃船,陳三也開口說道,"沒用的,怎麼劃都沒用了,河神想要你的命,不管怎麼跑都跑不掉的,早知道我就不應該貪這筆錢的,這個時間正好是河神需要祭品的時候,貿然出海,肯定會被河神盯上的,先前兩次已經算我運氣好了,這次我還想要出來......"

    我見陳三神神叨叨的,都已經開始有些語無倫次了,心里也有些急了,連忙放下船槳,上去抓住他的領子,開口說道,"拼一把啊,現在還在霧的周邊,只要我們努力一下,肯定是可以出去的!"

    "沒用的,沒用的,根本沒有人從河神的手里逃脫的了,村子里最厲害的劃槳手都不行。"陳三的瞳孔已經變得死寂,沒有一點兒神采。

    就在這時候,黃大仙忽然開始劇烈的吠叫起來,狗叫聲在海上傳來,讓人特別的焦躁。

    我愣了一下,黃大仙輕易不會吠叫,一旦吠叫了,那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而且這事情對我特別的重要!

    就在我想要問黃大仙到底發生什麼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水下一黑,不知道什麼龐然大物從水下游了過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冷汗都被嚇出來了。

    而這時候,陳三也沒有繼續神神叨叨了,而是跪坐在船頭,呆滯地看著前方。

    "你他媽的想什麼呢,趕緊劃出去啊,再這樣我們都要死在這了。"我站起來,上去死死的抓住陳三的領子,開口大叫起來。

    陳三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直接一把推開了我,把我推在船板上,伸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陳三!!!"我注意到陳三的樣子有些奇怪,因為按理來說,人想殺人的時候,表情都是猙獰的,但陳三的表情卻特別的木訥,就好像是戴了一層面具似得,冰冰涼的。

    所以我趕緊叫了出來,企圖喚醒陳三。

    但陳三就好像是中了邪一樣,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死寂的眼眸讓人感覺恐怖。

    ps:

    第二更搞定,先去吃飯,第三更我也不清楚啥時候更新了,大家等八九點鐘的時候刷新一下。我先去吃飯了,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