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一章情

第六十一章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鐺!"我在瞬息之間就已經反應過來,順手奪過郎布身上的佩刀擋住她的刀子。

    那女醫師眼中露出詫異,但同時空出來的左手已經抓住我背後第二王蟲的包袱。但隨意她的面色一變,然後將左手收回去,刀具豎切。直直落下去,擋住了我順勢直接刺向她下顎的藏刀。

    一道道金鐵交擊的聲音傳遍整個房屋,那劇烈的撞擊聲音使許多人都捂住了耳朵。

    全場蔓延著恐怖的能量,我發現這個女醫師的肉體雖然沒有我強大,但相對于普通金丹期修士都不逞多讓。而配合著那手術刀具,和詭異的身法,竟然有著超越金丹期的攻擊力。

    藏醫的手術刀不同于西醫。都是那種稍微有些寬,寬度比手持匕首還要寬些,打造的材質也是與藏刀相同,在其中有著某種礦石的粉末。但是很明顯,對方的手術刀具之中礦石粉末要密一些,每一刀都在藏刀上留下一絲缺口。

    "這就是麥其族的待客之道嗎,還是說,麥其族本來就是這樣一個野蠻的民族。"我故意說道。

    隨即余光就看到在場大多數人都是面色一變,臉上充滿了憤怒。

    是的,我就是要激怒他們。藏族人最討厭別人說他們野蠻。曾經傳聞因為有游人在藏族問有沒有饅頭賣,被以為說他們野蠻而被打殘廢的故事。

    但我就是要讓他們憤怒,人在憤怒之中才會露出更多的破綻。

    在這個女醫師身上,也有著一股跟達布土司掛著的天眼相同的力量。但是這力量的表現形式又有所不同,就好像是雙胞胎性格完全不一樣似得。其力量竟然能威脅到我的肉體。那種震蕩的力量使得我血液都開始在躁動不安,血管仿佛隨時都要爆裂。

    這個達布土司,故意引這女醫師和我對上手,恐怕不僅僅是為了試試我,甚至也在試這個醫師。

    "哪里的話,這只是切磋切磋,小英雄身手如此了得,簡直讓達布佩服的五體投地。就連麥其族最強大的女戰士,女醫師拉姆都只能打個平手啊。"達布卻很快將自己的憤怒壓下去,然後笑呵呵的說道。

    但听到這句話之後,那個拉姆便是身軀一沉,也不再搶奪我背後的第二王蟲,左手一抹,又摸出一柄手術刀。

    雙刀在手,拉女醫師拉姆的力量便好似狂風暴雨似得接踵而至,立即在我藏刀上劈出數道缺口。

    我來了解情況。甚至已經表明了要跟他們交換,但此時這拉姆的表現卻更像是在明搶一樣。這下子讓我升起火氣來,血液之中力量翻涌著,意識之中頓時升起一道明月,然後渾身血液產生了血浪潮汐。來台醫弟。

    "既然你們不講道理,那麼我便只能下狠手了!"我的氣勢一變,終于不再壓抑身軀之中的力量,雙臂緩緩一展,渾身血液加速流動,頓時身上冒起熱氣。

    嘩啦!

    我左手往外一撈,右手藏刀從上而下仿佛浪潮般拍打過去。沒錯,就是拍打,像是浪潮那般拍打過來。強大的氣勢直接使得拉姆雙刀交叉,想要擋住我的這洶涌如潮的一刀。

    夜叉探海式。

     !巨響傳來,拉姆的雙刀被我直接崩開。我藏刀上強大的氣勢將她的頭巾直接掀開掉,竟然撕裂出了幾條口子。但此時我毫不猶豫,的將藏刀收回,趁著血液還在翻涌的時候再次從上而下,其氣勢更猛,仿佛要攪一個天翻地覆。

    夜叉覆海式!

    "住手!"忽然間一個驚慌失措的女孩聲音傳來,帶著蒼老又有著一絲尖銳。

    嘩!

    藏刀停在拉姆的臉前面,這是一張帶著驚訝的秀臉,刀鋒之中的氣勢被我直接收回到體內。但一股勁風還是爆射而出,將她的一縷頭發給斬下來。【愛書屋】雖然在頭巾的覆蓋下是藏人女性的臉,但是此女卻有著好似仙女般的面容,膚色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顯出健康的顏色。

    我緩緩收回藏刀,便見著這拉姆的額頭上還是被藏刀的刀風給切出來一條口子。

    不過她卻只是隨意抹了一把,然後轉頭想之前那個聲音的源頭看去。

    "你怎麼出來了,還不趕快進去!"那拉姆看著那人,連忙將地下的頭巾撿起來,一步跳到那邊去,然後裹到那人臉上。

    雖然是短短數秒鐘,但是我已經看清楚了那個女子的臉。

    那女子穿著白色的藏服,身軀顫顫巍巍,就好像是隨時都要倒下去似得。而在她蒼白的臉上處處透著疲憊,而她只是一出現,就將所有人的眼光給吸引住了。

    可我卻發現她的臉十分假,頭發也有些稀疏,臉上的表情十分呆板。

    正打算看清楚,拉姆卻已經將她給包裹住。而拉布也是焦急的走到她面前想要責備她,但是話到口中卻變了味道。

    "達娃,快回去休息,不要在這里站著。"達布走了上去,急忙將她護住。

    而那鷹鉤鼻男也是站在達娃身後,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因為在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是外族人,那麼對她最有威脅的就是我了。

    不過我卻是納悶了,這個達娃不是病入膏肓嗎,怎麼還能到處亂走。

    然而當我眯起眼楮的時候,元嬰之中的豎眼睜開一道縫隙,頓時就看到了達娃身上遍布著一層偽裝。其實在她美麗的外表下,頭發已經快要掉光了。而她的面部肌肉全部萎縮,包括身上的肌肉也是萎縮了。

    她的眼楮似乎要瞪出來似得,而嘴里的牙齒也只剩下一顆。

    這哪里是郎布所說妙齡少女的樣子,而是一個年紀上了百歲,行動都有些不方便的老太太,她的生命力好似風足殘年的樣子,仿佛隨時都要死去。

    與達布那種生命被抽取的樣子不同,達娃好像整個人都像是源頭似得在散發生命力。

    這就和地面上躺著的那些人是一樣的,也得了相同的病。只不過不同的是,她的身上並沒有那些族人所生的膿包。

    "咦?"當那達布靠近達娃的時候,我忽然咦了一聲。

    卻見達娃竟然推開了達布,似乎十分不願意跟他站在一起。達布卻是笑呵呵的將她按住,然後揉揉她的腦袋,而達娃眼中又開始凝聚水霧。

    拉姆對達布根本不假顏色,雙手排開達布的手掌,從鼻子里哼出聲來。

    "現在知道安慰達娃了,早些時候你干嘛去了,非要等到這個時候才假惺惺的來。"拉姆溫怒道,將達娃拉到身後。

    達布尷尬的看著她,頓時臉上訕訕的笑了,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個小姑娘這麼說他。

    我看著這一幕,卻有些看不懂了。那拉姆竟然像是護犢子似得護住達娃,看向達娃的眼神之中也充滿了一絲情意。

    這,這......

    "這下子你知道為什麼拉姆要針對你了吧,因為她喜歡我們的達娃小姐。然而族長前面所說的,如果誰找到了王蟲,能救達娃,那麼就把達娃許配給他。"郎布忽然溜到了我身邊,然後壓低了聲音說道。

    我頓時一愣,臉上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來,這拉姆對我拔刀相向竟然是這個原因。

    回想我對他們說的話,所謂等價之物,這麥其族之中最為珍貴的寶物,不久是達娃了嗎。就想有人說要將我喜歡的人給換走,那麼我勢必要跟他拼命啊。

    最可惡的是那族長,也不發一言,任由那拉姆跟我拼刀子。

    看著那顫顫巍巍的達娃,竟然躲在拉姆身後朝我微笑,我也報以笑臉回復。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