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二章秘密

第六十二章秘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我只看得到她的眼楮,但是我卻能感覺到她實際上卻是在微笑。她蒼白的臉上,卻莫名其妙的給我一種熟悉感,就好像曾經在哪里見過她也說不定。但我明明連她的臉是什麼樣子的也不知道,此時我元嬰中的豎眼忽然感覺到一種刺痛。我立即閉起眼楮。

    然後便見著那達布身上的天珠停止了攝取生命力,而是放出一股生命力,涌入達娃的胸前。

    在她胸前也有著一顆黃色的天珠,其中有著白色的圈。白圈中間也依舊是黃色的眼珠,這眼珠吸收著生命力,然後涌入到達娃身上。

    達娃的臉色便是好了一些,剛才在臉上冒出來的一點膿包也就這樣消失下去。

    這枚天珠竟然能將能量反饋給達娃?

    "金禪哥。這樣的天珠,你曾經看到過嗎?"我深吸了口氣,感覺到似乎冥冥之中是有什麼牽引著我到達這個地方的,甚至那達娃身上,應該有著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信息。

    拉姆不時的用凶狠眼神在瞪我,我摸摸鼻子。

    要是被她搶了第二王蟲,她自然是能如願以償,但我卻豈不是虧大了。

    "不曾。不過王盼,這個地方應該是被污染了,你應該也想到了。如果真的能解決的話。那麼也未嘗不是件好事。這第二王蟲,就給那女娃娃吧。"高冷哥說道。

    高冷哥好像是隱瞞了什麼,但我並不在意,但听聞他讓我將第二王蟲拱手,卻是有些訝異了。

    "那你和安子魚怎麼辦!"我道。

    安子魚已然魂飛魄散。要不是高冷哥用魂殼將她給包裹住,只怕早就已經隨風散去。只不過就算是現在這樣,安子魚的記憶也只有幾秒鐘,永遠都在重新認識這高冷哥。

    現在高冷哥魂魄正在慢慢恢復,但要他離體獨立出來,卻還需要時間。更不用說是在太陽下現行,那更是不可能。若是有了這第二王蟲的力量,說不定就能將高冷哥的靈魂修補好,再次形成一道魂殼,讓高冷哥有在烈日下活動的能力,使得安子魚能徹底凝聚三魂七魄。

    但是高冷哥卻放棄,讓我給一個與我似乎毫無關系的人。

    "是否毫無關系,到後來你就知道了。這里的原因就是這個,而且看樣子就是最近才產生變異的,去吧。"高冷哥說道。來台司血。

    我看到這些人,心中的確是有著一個猜想的。但是我卻寧願不去想。

    此時我在鷹鉤鼻男的注視下,走到他們身邊停住。

    "我對娶你女兒這件事,沒有半點興趣。但如果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協助你和這位醫師救治你女兒。"我對著達布說道,但那拉姆護著身後的達娃,便是冷笑。

    "你知道這是什麼病癥嗎,你就妄加猜測,你甚至還沒有接觸到病人。哦,有一個被你用不知道什麼方法給治好,但那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果然,拉姆話未落音,便見著之前我治療的那個人忽然雙眼一鼓,哇的吐出一口黃水。隨即他臉上就再次生長出膿包來,然後快速的蔓延著。而且好像比之前更凶了,眼見著那人的生命力就開始不斷衰退。然後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達布揮揮手,頓時那之前兩人就走出來,淨此人給架住,拖到院子後方。

    這下子昏迷的他根本無從掙扎,只能任由人擺布。

    "可是你忘了,我有這玩意。"

    我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拍拍背後的第二王蟲,呵呵笑道,隨即沉聲道︰"貴族的礦產資源十分豐富對吧。"

    達布直到現在才面色一變,然後揮手打斷了我的話。

    拉姆的面色也有些難看,隨即兩人便對望一眼,然後看著我。

    "跟我走吧。"達布說道,但後雙手背在身後,隨即當頭走進後院的一間屋子里。我發現他佝僂的背影忽然高大了起來,真有點麥其之虎的氣勢。

    就好像蟄伏多年的王者站了起來,不由自主的攝人心魄。

    但是在我血液之中的血液卻極為尊貴,又豈是這種存在能威脅到的。

    我跟著他們先後進入這房間中,內中兩邊各自擺放著一架華麗的木床,上面鋪著厚厚的毯子。床上,毯子上,到處都繡著代表吉祥如意的寶瓶啊,金剛結等等。甚至還有著一些藏文在上面,使得整個屋子之中都充滿著一種貴氣。

    在中間有著一個巨大的桌案,桌案上有著金銀器雕鑄的果盤和瓜果。在正前方的牆那一面,則有一道佛龕,其中供奉著千手觀音,大日如來等等尊者菩薩,牆上掛著一副唐卡,上面便是釋迦摩尼尊者。

    其中藏香裊裊,竟然生出一股禪意來。

    "坐吧小英雄,這里是客房,隨意一點。"那達布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張床上,然後讓達娃也坐到旁邊,隨即對我說道。

    拉姆將達娃安置好之後就站到旁邊,離達布遠遠的。鷹鉤鼻男和郎布,便是站在門口。

    我踏進門口,然後隨手將手中的匕首交給那鷹鉤鼻男,然後坐到達布對面的床上。然後將背後的第二王蟲放在桌子上,頓時拉姆的眼光就落在第二王蟲上。

    但是達布卻是直直的看著我,眼神半分顫抖都沒有。

    "啊!"那鷹鉤鼻握著的藏刀忽然嘩啦一聲碎成了沙土,其中的力量完全消失。他不由自主的啊了一聲,拉姆皺起眉頭,看著這一幕發生,然後對我的敵意才小了一些。

    我眼中看著達布,也沒有半點移動,這是一種無聲的試探,這才是達布真正手段的開始。

    見我們許久沒有動靜,那拉姆越來越浮躁,最後終于按耐不住,伸手去要奪第二王蟲。

    啪!

    就在此時,一道棍影忽然如同毒蛇出洞,狠狠砸在她手腕上,隨即又收了回去。她的手腕頓時紅腫起來,很快就整個手臂都酸麻起來,隨即她取出幾根針在手上不同穴位扎進去,一炷香之後放了血之後才緩緩好轉。

    好轉之後拉姆立即瞪住了拉布,眼中充滿怒火。

    "族長真是好俊的功夫,不愧是麥其之虎。"我微微笑道,但心中卻沒有多大笑意。

    這個麥其之虎,不僅僅是麥其之虎而已,他竟然有著這麼恐怖的攻擊性。剛才我看到很清楚,正是那麥其之虎的拐杖如同蟒蛇般在。

    如此一招就算是我來抵擋,恐怕也只能堪堪躲過。

    這個麥其之虎,隱藏的頗深啊,那所謂的頭狼,只怕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吧。

    "說笑了,小英雄的功夫只怕超過老夫千百倍。我這之垂垂暮年的老虎,怎敵得正在騰飛時期的巨龍。"達布說道,他原本渾濁的雙眼此時變得透亮,似乎能看清楚人心。

    整個過程之中,我和他都是對視著,沒有半點動搖。

    拉姆驚訝的看著達布,面色很不好看。

    "哪里哪里。還是直奔主題吧,我這次來,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我說著頓了頓,但達布卻是微笑著打斷了我的話。

    "真的不考慮考慮小女,小女乃是我與漢人之女,天生麗質,十分美貌。"達布笑眯眯的看著我。

    拉姆的眼中頓時露出殺氣,雙手之中手術刀具滑下來。

    那達娃也是臉色一紅,伸手去掐達布,掐了一下卻發現力氣不足,劇烈的喘息著。

    但是達布不動聲色,直直的盯住我。

    "族長說笑了,我真沒有那個心思。"我沉聲說道,正準備開口,達布又將我打斷了。

    "那真是遺憾啊。"

    達布搖搖頭嘆氣道,然後忽然盯住我的眼楮︰"關于礦石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