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五章八月十五雙聖祭

第二十五章八月十五雙聖祭

    我怔了一下,也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因為我身上的確沒有什麼吃的東西,在龍湖村這種被封鎖的地方。最珍貴的應該就是食物了,我的存在的確是一種累贅。

    那中年人卻對我笑了笑,開口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既然見到了。我總不可能見死不救吧,那樣我會很過意不去的,多個人多雙筷子罷了。大不了我們每個人吃的東西少一點,這樣也能讓你吃飽。"

    我越听心里也越是過意不去,我搜了下背包。發現還是有幾塊之前在八堡村的時候,沒吃完的壓縮餅干,差不多有十來包左右,見我拿出壓縮餅干,那小女孩也有些渴望的看著我手里的餅干。

    我把餅干給了她之後,也對那中年人開口說道,"大哥。我也不會打擾太久,你和我說說這村子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我把事情給理順了後。我就離開了,不會住在這的。"

    中年人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看你這樣子就是村子外的人,雖然不知道你來這有什麼目的,但我不得不告訴你,選擇來我們這,就是一個最大的錯誤。這地方,只要進來,就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那你們以前......"

    "那是以前,早在十年前,這村子里就是這樣了......"那中年人一邊說著,眼眸里充滿了迷茫。

    中年人叫劉二,他的女兒叫劉香香,劉二是正統的龍湖村人,從小到大都生活在龍湖村里,根本沒有出過這個島,而劉香香則是在那件事後的幾年後,才生出來的。

    事實上,龍湖村雖然在別人看來是怪了點,但在龍湖村的本地人眼里卻覺得理所當然,無論是人死不出村,還是祭拜雙聖廟,都是如此。

    一切都是按照最平凡的節奏過著,龍湖村的人佔著這麼一個海島,已經完全可以自給自足,雖然沒有通水通電,但還是勉勉強強可以自己過日子的。

    真的需要什麼東西時,就開船出去買,這也並沒有什麼。

    然而,這平靜的日子,在十年前的八月十五號,發生了異變。

    說到這的時候,劉二的眼眸里面也有了一點兒恐懼,那種恐懼不是能夠裝的出來的,完全就是銘刻在骨子里的恐懼,如果不是真的被嚇到破了膽,回憶起來絕對不會有這種表情。

    龍湖村的習俗雖然和外面的人不太一樣,但一些節日還是一樣的,只不過這里的人把八月十五中秋賞月改成了祭拜雙聖。

    每年的八月十五,龍湖村的人都會聚集在雙聖廟里祭拜雙聖。

    每家每戶都要殺雞宰牛,祭拜過雙聖後,再拿著祭拜過後的酒肉,自己回院子里享受。

    那天也不例外。

    從早上開始,村里人就開始忙碌著準備中秋祭拜雙聖的事情,每家每戶即使是孩子,都得幫忙。

    即使是村里最閑的人,在那天,也會裝出一副很勤奮的樣子。

    劉二的家在龍湖村並不算富裕,所以並沒有啥牛羊,只是殺了一只雞。

    那天晚上的月亮特別的圓,根據劉二的描述,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圓,這麼亮的月亮,這是他人生中見過,最圓滿的月亮。布余記扛。

    以至于到了晚上時,村子里的廟祝說來年肯定大豐收。

    那天,劉二帶著家里剛宰的雞公,前往雙聖廟里祭拜,祭拜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等祭拜結束後,村里就開始彌漫起一道濃霧來,當時的霧並沒有現在這麼濃,而且他們本來就住在海島上,平日里也經常起霧。

    所以並沒有人把這霧當一回事。

    等到祭拜結束後,一群人拿著酒肉就回了家,吃完後就睡了。

    當天夜里,大概是夜里十二點左右,村子里養的狗全都開始瘋狂的叫了起來,听劉二說,當時他正和自己的媳婦兒做完那事,剛打算睡呢。

    就被這狗叫聲給吵得睡不著覺。

    他差點就出門把那些狗都給殺了,狗叫聲持續了一晚上,他也因此一晚上沒有睡覺。

    第二天早上,他剛打算睡覺的時候,家里就進來了一個人。

    進來的人是龍湖村的村長,叫劉國慶,平日里在龍湖村里也挺有威望的,他進來的時候,表情有些不對勁,但還是讓劉二別睡了,趕緊穿衣服去祠堂里面集合。

    說完後,就急匆匆的走了,去提醒下一家人。

    本來劉二是打算直接睡覺的,但平日里村長對他家也不錯,有時候家里窮的揭不開鍋的時候,村長還接濟過他呢。

    所以他想了想,還是把衣服給穿起來,讓自己的婆娘先睡,然後強忍著困意洗簌完後去了祠堂。

    到祠堂的時候,祠堂里面的人已經有很多了,而且還有陸陸續續的很多人撿來,幾乎全村的人都在這了。

    劉二注意到,這些人的表情都不太對勁,臉色看起來慘白慘白的,臉上爬滿了深深的恐懼,他發現自己一個一晚上沒睡覺的人,比起這些人來,都要精神很多。

    很快,村子里的男人都來了,有些人家里男人已經死了的,就是女的來,總之當時祠堂里面人滿為患,但出奇的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有些焦躁不安的看到站在祠堂中間的村長。

    好像很是渴望村長說出什麼話來。

    劉二就更加迷糊了,到底發生了什麼,咋只是過了一晚上,這所有人都不一樣了呢?

    很快,劉二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那天晚上大部分人回家後吃完東西就直接睡了,有些人雖然晚了點睡,但卻也沒有超過十二點。

    當然,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畢竟龍湖村本身村民就睡的比較早,很少有超過十二點睡覺的。

    即使是劉二,也是因為那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半天硬不起來,讓他老婆搗鼓了好久,也沒有什麼動靜,好不容易硬起來了,但搗鼓了一會兒,又軟下去了,如此來回幾次,以為自己那方面出問題了,兩個人這才有些擔驚受怕的,到了十二點還沒睡著。

    畢竟他們還沒有子女,如果那時候就不行了,可是要斷子絕孫的。

    而那些睡著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離奇的夢。

    夢里的他們,都見到了一個穿著明朝官服的英俊男人和穿著誥命夫人衣服的漂亮女人,听他們自己介紹,他們就是村民們平日里祭拜的雙聖。

    為了感謝村子里的人,無以為報,只能請大家來夢里看一場戲。

    當是為了回報大家。

    做夢的人,也沒有覺得什麼,畢竟雙聖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听村子里年齡比較大的人說,這兩人是自己以前的祖先,祖先總不可能害自己吧,所以也都答應了,一起進去看戲。

    進去後,這些人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因為他們發現,屋子里的人,很多,這些人都是村里的人,他們數了下,大部分都到了。

    只是這些坐在那看戲的人,表情都有些呆滯,看起來就和被冰塊給凍住了一樣。

    但他們還是坐了下來。

    那些留下來的位置,幾乎全都被坐滿了,就只有兩個位置是空著的,這時候那個男聖開口說道,"怎麼辦,還差兩個人沒有來,戲班子馬上就要開戲了。"

    "等吧,如果戲班子開始的時候,他們還沒來,那就算了,畢竟村子里的人基本上都來了,戲班子可不等人。"女聖笑著開口說道,那涂抹著口紅的嘴唇在白皙皮膚的襯托下竟然顯得有些猙獰。

    ps:

    第三更,第四更如果十二點沒更新出來,那應該是審核已經下班了,大家明天早上九點看就可以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