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七章迷霧

第二十七章迷霧

    狗叫聲持續了整整一個晚上,劉二和自己的婆娘在被窩里面瑟瑟發抖了一整晚,一是實在太精神睡不著,二就是被嚇得。生怕自己一睡就被那二聖給拖進夢里面去看戲。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按照約定,全村的男人都聚集在了祠堂里。

    這一次,村里的人變得更加憔悴了,連劉二都已經敏銳的感覺到。所有人被那種莫名壓抑的恐懼感給弄得心情很是浮躁。

    最關鍵的是,這一次來的人少了幾個。

    一群人等了一會兒,見到那幾個人還沒來,就去找了,結果在那幾個人的家里沒找到人。反而在被窩里面找到了幾個紙糊的人。

    這紙糊的人看起來就和活著的人一樣,如果不是村長過去喊了一下,得不到回應,然後推了一下,還真發現不了那幾個躺著的是紙人。

    "這......"村長看著這一幕,深吸了一口冷氣。

    而劉二則有些慶幸的拍了拍胸口,他已經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那天晚上沒睡著,似乎是救了自己一命。

    如果那天晚上自己睡著的話......

    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這時候忽然有人開口說道,"這是啥。"

    一堆人順著這人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一張用血寫著的白紙正放在紙人的身邊,村子里唯一一個認識字的人就是村長了。

    村長看了一眼字。嚇了一跳,開口說道,"雙聖說請之不來,是為不敬,當誅。"

    "什麼意思?"劉二趕緊開口說道。

    "可能是這幾個人昨天晚上沒睡覺,所以沒進到夢里,活生生的被做成了紙人。"村長說著說著,眉頭也皺了起來。

    "天,雙聖不是保佑我們的嗎?"馬上就有村民開口說道,聲音中都帶著一絲哭音。

    這個村民的話很快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鳴,之前還因為對雙聖的敬畏,所以雖然心里害怕,但不敢說出來。

    但現在,這幾個人的死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所有人的眼眸中都帶著恐懼和憤怒。

    而人群中唯一一個不一樣的,就是劉二了,劉二的心里很慶幸,慶幸自己沒被卷入這事件當中。

    村長看著現場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連忙開口說道,"大家都先別吵,驚動了雙聖,你們還想繼續活下去嗎?他們的後果你們還沒看到?"

    "那我們咋辦?"馬上有人開口說道。

    "都散了吧,今天晚上大家都別熬著了,該去就去,看看雙聖到底玩的什麼花樣兒。"村長強裝鎮定的開口說道。

    "好吧。"雖然心里憋著一股怒火,但以來恐懼雙聖,二來,村子里最有聲望的村長都這麼說了,在場的人也就沒多說什麼,全都散了各自回到各自的家了。

    回到家後,劉二和自家的婆娘說了今天發生的怪事,劉二的婆娘也有些坐不住了,開口說道,"我覺得雙聖有些邪門,趁著現在我們還沒有入局,要不,我們跑吧。"

    劉二心里還是有些舍不得自己這麼多年的努力,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看看吧,要是雙聖真要我們死的話,直接動手就可以了,可能真的只是想讓我們去看場戲,等這戲演完落幕,應該就好了。"

    劉二家婆娘也舍不得家里那幾塊地,跑是簡單,但跑到外面該如何生活?他們都是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民,在外面根本沒啥活路給他們走。布鳥妖圾。

    所以被劉二這麼一說,也就沒說什麼了。

    這一天,村民的情緒比之前一天更加的焦躁了,但一入夜,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家,開始準備睡覺。

    畢竟之前一天那些人的下場讓他們感覺到了恐怖,沒人敢不睡覺了。

    這天晚上,劉二關門的時候,發現村子里的霧變得更濃了,基本上幾米外的地方就看不清楚了。

    晚上十二點一到,狗叫聲再次響了起來,狗叫聲此起彼伏,卻沒有和之前一樣堅持一夜,差不多到了兩三點鐘之後,一道道淒慘的狗叫聲響了起來。

    而隨著這些慘叫聲,那狗吠聲也越來越弱了起來。

    到了四點鐘左右,劉二就沒再听到過狗吠聲了。

    劉二強忍著內心的恐懼,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趕緊去了祠堂,打算看看這一次村子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次,來的人更少了,幾乎只有第一次來的人的三分之二,原本有點擠的祠堂,這時候也變得有些空落落起來。

    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無比萎靡,而且劉二也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發現村民的臉已經變得和昨天看到的那些紙人差不多了。

    一個個面色特別僵硬,面色如紙,看起來怪誕而又恐怖。

    "昨天晚上,大家都听到了吧。"村長開口說道。

    "咋了?"劉二是唯一一個沒有入夢的人,連忙開口詢問道。

    "雙聖說,我們冒犯了他,昨天那些開口辱罵過雙聖的人,全都變成紙人了。"村長說完這句話後,臉色也有些僵硬。

    "村長,你救救我們吧,再這樣,我們全部都要死在這里了!"馬上有膽小的人崩潰的開口說道。

    村長嘆了一口氣,臉色很是難看,"我們已經被雙聖盯上了,再留在這,只能被雙聖給害死,我們離開這吧,去外面生活,然後把這里的信息傳出去。"

    村長這話很快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同意,龍湖的家產雖然重要,但卻沒有自己的命重要啊,沒有人是要錢不要命的。

    即使是唯一一個沒事的劉二,這時候也已經感覺到害怕了,自己只是暫時沒事,誰知道回頭雙聖會不會把矛頭指向自己。

    所以劉二也同意了,達成了共同意識後,村里的人都開始整理起行李來,準備坐船離開這。

    等到所有人整理好瓶瓶罐罐到岸邊的時候,村長看著大家大包小包,也嘆了一口氣,"大家就只帶錢出去吧,這樣我們才能更快的出去,村子里的船不夠。"

    雖然心里不舍得,但听村長這麼說,村民也都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丟了,只帶上貴重物品。

    村子里一共有三條船,每條船都能坐十個人左右,換做是平時,這肯定是夠的,沒人會閑的沒事干,老往外面跑,甚至前些日子還有人怪村長沒事干嘛弄那麼多船。

    第一批人里面就有劉二,因為劉二是會劃船的,村子會劃船的也就那麼三兩個。

    按照村長所說的,先把孩子送出去,這些都是龍湖村的希望,要是死在這的話,龍湖村就真的斷子絕孫了。

    作為帶頭的,村長留在了村里,並且說自己最後一個走,所以雖然那些壯丁心里急,但還是等著第一批人出去。

    平日里,起霧一般是不出海的,但現在不一樣了,鬼知道這霧什麼時候退,等到那時候,可能村里就真的死的一個人都沒有了。

    所以雖然危險,但劉二等人還是撐著船朝著濃霧駛去。

    "劉二叔,我爸爸說雙聖這是不要我們了,所以才會害我們,我們能不能出去啊。"有小孩問正在劃槳的劉二,好奇的開口說道。

    雖然劉二的心里也很害怕,但還是開口說道,"會的,我們能出去的!"

    不少孩子還沒出去過龍湖村呢,被劉二這麼一說,也都開始興奮起來,一個個開始期待起到了岸上到底應該干什麼。

    但船一直開不出濃霧,劃船和坐船的人,心里也無比的壓抑起來。

    大概劃了有一個小時吧,忽然有人開口喊道,"前面有岸!"

    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往前劃。

    等到靠近岸的時候,所有人都懵了,因為他們看到了站在岸頭的村民。

    他們,回來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