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八章漫長的夜

第二十八章漫長的夜

    村民們顯然也看到了劉二等人,等到劉二他們上岸後,全都圍了過來,問劉二咋又回來了。

    "出不去了。"劉二白著一張臉。開口說道,"外面的霧很大,我們出去劃了一圈,又回來了,雙聖不想讓我們出去。"

    "他這是想讓我們死啊!"有個人開口說道。

    這個人話音剛落。在場的婦孺全都哭了出來,對死亡的恐懼讓他們的精神完全崩潰了。

    "我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村長跪在地上,大聲的哭訴。

    既然已經出不去了,所有人又憋著內心的憤怒再次回去了。這一次,大家的心里已經沒有僥幸了,因為他們知道,雙聖要把所有人都困死在這里。

    他這是想讓所有人都死啊!

    這一天,大家的心情已經不再煩躁了,有的只是無盡的絕望和死寂,每個人的眼神也已經沒有了生氣。看起來無比的麻木。

    等回去後,大家發現,家里養的那些原來有些生龍活虎的全都死了。死相特別的奇怪,就好像是被人給吸干了血一樣。沒有一條狗活下來。

    發現了這一幕後,也沒有人表達出驚訝的神情,這兩天的恐懼已經讓他們對恐懼麻木了。

    只是死幾條狗罷了,並沒有什麼。

    只有劉二心里感覺很害怕,因為之前每次雙聖降臨的時候,都會有狗叫聲響起恚 衷冢 方猩枷 耍 鞘遣皇且 蹲攀裁茨兀br />
    "唉!"劉二嘆了一口氣,懷著復雜的心情回到了家。

    這天晚上,雖然沒有狗叫,但劉二依舊還是沒有睡的過去,這兩天他已經習慣了白天睡覺,晚上不睡。

    第二天他剛打算起來去祠堂里面開會呢,結果就有人來敲開了自己的門。

    敲門的人臉色特別恐懼,劉二剛打算說什麼呢,結果那人就開口說道,"村長死了!"

    "啊!"劉二嚇得臉色都有些發白起來,他想過所有人都死了,但卻沒想到過在他看來幾乎是無所不能的村長竟然死了!

    劉二跟著那個人一塊到了村長家,剛到,他就嚇得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村長家聚集了不少人,但劉二還是看到了村長。

    因為村長就吊死在自己的家門口,身上被刀子割了不少道口子,黑色的血液撒了一地,整個院子里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說話,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吊死在自家門口的村長,眼眸中的死寂也開始被一股歇斯底里的恐懼所支配。

    終于有人忍不住了,"村長也死了,我覺得我們不能再忍下去了,這麼多年來,我們逢年過節的都要祭拜雙聖,它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還說是感恩,有這麼感恩了嗎?"

    "對啊,它們這是以怨報德,它根本就不是我們我們不能任由他們這麼繼續下去了,今天晚上,我們都在祠堂里面過夜,看看他到底能整什麼花樣兒!"有人開口說道。

    這個人的提議也讓在場的人都心動了,對啊,自己和家人就幾個,拿雙聖沒什麼辦法,但如果一堆人聚集在一起呢?

    一想到這,所有人都開始精神起來了。

    最後所有人都決定要一起了,讓唯一一個晚上清醒著的劉二看著,如果大家出現異常,就要趕緊提醒。

    劉二自然巴不得同意了,畢竟如果全村的人都死了,那就要輪到自己了。

    他還不想死,雖然這一輩子過的很辛苦,但他還是想要活著!

    劉二回到家補了個覺,等到四五點的時候,才帶著自家的婆娘去了祠堂,這一次因為連婦孺都來祠堂了,原本有些空落落的祠堂又開始坐滿了人。

    隨著夜晚的降臨,有人點了油燈,昏暗的燈光照的在場每個人都有些陰森恐怖和不安。

    差不多到了晚上七八點鐘吧,就有人忍不住打起了哈欠,馬上就被身邊的人給制止了。

    而劉二則一直提心吊膽的看著面前這一幕,內心的恐懼也開始宛若參天大樹一般瘋狂的生長起來,在內心蔓延出一個叫做絕望的情緒。

    他總感覺事情不會這麼簡單,雙聖並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夠應對的對象。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都開始忍受不了困意,但心里的恐懼,卻讓他們不敢閉上眼楮去睡覺,只能強打起精神。

    再到後來,實在扛不住了,就有人拿出早就準備好了的苦膽,想睡覺的人就提出來,可以舔一口苦膽。布鳥諷號。

    困意一直持續著,那顆苦膽在人群里面傳來傳去,所有人都覺得這個苦膽是大家內心最後的希望了,只要扛過去,只要扛過去,大家可能就找到了生的希望。

    而人群中一直清醒著的劉二卻一直在看著自己手上戴著的手表,看著指針一點點的往前走動著,差不多到了十二點的時候,他的心一跳。

    按照以往的慣例,到了十二點,就是一個臨界點,往常村子里的狗都會叫,但今天那些狗全死了,沒有听到。

    這並不代表著沒有事情發生。

    村長和那些人的死讓劉二的內心就好像是被一個叫做恐懼的子彈打成了千瘡百孔。

    果不其然,在秒針到了十二點的一瞬間,從屋子外傳出來一道很是尖銳的女人笑聲,這笑聲剛響起恚 腥碩季 值目聰蛄四歉齜較頡br />
    膽子小的孩子和女人被這道笑聲直接嚇得哭出聲來。

    很快劉二就聞到了尿騷味。

    有人被嚇得尿出來了。

    劉二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打起精神,這時候,有人開口說道,"那是雙聖廟的方向。"

    "天吶,他們活過來了,來找我們了?"有女人開口尖叫到。

    越來越多的人因為害怕開口說起話來,現場變得無比的吵鬧起來。

    在某一個瞬間,祠堂的大門被人敲打了一下, 的一聲,無比的清脆,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起來,"誰在外面?"

    "村里活著的人都在祠堂里面了啊!"馬上有人開口說道。

    就在這時候,從門口的方向傳來剛才一模一樣的尖銳笑聲,只是這一次,笑聲更清晰了。

    那發出笑聲的東西,就在門外。

    所有人都注意到這一點了,門口敲門的 當聲很有節奏的響著,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宛若黑夜中的貓頭鷹一般死死的盯著大門。

     , , !

    敲門聲不停的響著,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就好像剛才因為恐懼吵鬧的人不是他們一樣。

    咯咯咯咯!

    尖銳的笑聲從門外傳了進來,這笑聲中充滿了怨恨,還有一絲嘲諷,听著就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剛才還此起彼伏打著哈欠的村民這時候也都沒了哪怕是一點兒的困意。

    "沒用的,你們跑不掉的!"門口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然後敲門聲就陡然而止,一直過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吧,這才有人試探著開口說道,"走了?"

    "好像是的。"劉二也有些猶豫的開口說道。

    "那是什麼鬼東西?"馬上就有人開口詢問道。

    劉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今天應該就這樣了,大家熬一下,這一次就算是過了。"

    "我們祭拜的雙聖,是不是我們的祖先?我怎麼感覺我們拜的是髒東西啊。"有人開口說道。

    這一次卻沒有人說話了,每個人心里都明白這一點。

    那往常自己敬若神明的雙聖,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平日里自己逢年過節的殺雞宰牛,那不是在自掘墳墓嗎?

    劉二的腦子里閃過了這個念頭,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窗戶那邊,有一雙巨大的血紅眼楮正透過窗子,死死的盯著祠堂里面的人。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