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九章視線

第三十九章視線

    劉二嚇得大叫起來,而在他叫出聲來的時候,那雙眼楮卻忽然消失了,窗戶那邊只有黑漆漆的夜幕。似乎那雙血紅色的眼楮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干嘛呢?"見劉二發出大叫,馬上就有人開口問。

    劉二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一雙眼楮在窗戶那邊盯著我們。"

    剛說完,在場就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吸聲。沒人敢朝著窗戶那邊看了,似乎那雙眼楮還在一樣,有人半信半疑的開口說道,"不會吧,是不是你的幻覺?"

    "可能吧。"劉二這時候也有些疑惑起來。難道是自己太過于恐懼了,所以出現幻覺了?

    越想越有可能,劉二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行了,大家都回到自己位置上去吧,這東西有些邪門。"

    說來也怪。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什麼異常,就好像劉二看到的那一幕是幻覺一樣。一直到了天亮,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在場的人因為困倦。每個人都面無生氣的。

    這時候劉二站了起來,開口說道,"已經是白天了,大家回家休息吧,現在休息好了,今天晚上就好熬了。"

    人群稀里嘩啦的站起來一些,但卻有一大半的人好像沒有听到話一樣,呆愣著坐在那兒,毫無反應。

    "劉虎,咋了,傻坐著干嘛。"劉二上去拍了拍自己好兄弟劉虎的肩膀,沒想到用力過度,直接把劉虎的胳膊給拍了下來。

    所有人都被嚇懵了,定楮一看,這哪里是劉虎,分明就是一個紙人。

    這個發現讓在場那些覺得已經逃過一劫的人都深吸了一口氣,開始一個個確認起那些沒有站起來的人。

    最後的結果在預料之中。

    那些人,全都變成了紙人......

    "操他媽的,這是在逼我們!"終于有人憋不住了,"我就不信這東西這麼厲害,既然它們要我們的命,那我們就和它們拼了!"

    有人帶頭,其他人也迅速的響應起來,對死亡的恐懼已經讓他們忘記了死亡。

    這個說法有點悖論,但卻又不無道理,其實大部分人腦子一熱都不會怕死,真正怕的是等死的過程。

    反正都要死了,與其在這里窩囊的呆著等死,不如去拼一把,拼贏了,自己這條命就保住了,拼輸了也沒啥,反正自己要死了!

    在場的人內心都是這種想法,心里的恐懼迅速化作對雙聖的憤怒,有一個人帶頭,越來越多的人就跟隨上去了,開始有人回家拿鋤頭,火石,和柴火。

    因為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昨天晚上那奇怪的聲音是從雙聖廟傳過來的,那麼只要毀掉雙聖廟,說不定在場的人都可以活了!

    但劉二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自己還可以活下去,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已經到了必死的絕境,所以他不敢去。

    說到這的時候,劉二忽然不說話了,那雙眼楮盯著我,眼眸里滿是恐懼,似乎有一種濃郁到他根本不想回憶的恐懼在他的眼眸里面徘徊著,久久不曾散去。

    我看著劉二,開口說道,"然後呢。"

    劉二搖了搖頭,"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說這件事情了,外省人,你來這里是你倒了八輩子的霉了,只要進來這個鬼地方,想要出去就根本不可能。"

    和劉二又聊了幾句,我們走進了劉二家的院子,剛到院子,我就清楚劉二為什麼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下去十年,並且養育了一個孩子。

    他把自己和隔壁家的牆壁鑿通了,把院子的土里種上了青菜和土豆,雖然並沒有什麼營養,而且吃久了還感覺惡心,但這樣已經足夠人活下去了。

    "有時候天氣好的時候,我也會到別人家里拿點鹽和油的,我在他們家里也種上了食物,每次天氣好的時候,就過去翻翻地,雖然死了很多,但還是夠我們生活下去的。"劉二說到了一半,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就是可憐了小孩,從出生開始,就沒吃過肉。"

    我也跟著嘆了一口氣,確實,能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活下來就已經是一種奢望了,別提什麼吃肉不吃肉了。

    肉那種東西已經完全算是一種奢侈品了。

    這時候從屋里面出來一個消瘦的中年婦女,那中年婦女看到我後,先是一怔,然後臉上也帶上了一絲欣喜,開口說道,"村子里來活人了?"

    "嗯。"劉二開口說道。

    "趕緊請進來。"那中年女人開口說道。

    我估計是太久沒見過生人了,所以才這麼激動,畢竟整個村子就三個人,這日子可見有多苦悶。

    進去後,劉二想了想,最後還是有些肉痛的從自己床底下拿出一瓶酒來,給我倒了一杯,讓我坐下,而劉二的媳婦兒則忙活著去整菜了。

    "也就是你運氣好,平日里我們這時候都在睡覺的,剛才我家孩子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醒過來說肚子餓了,結果就踫到你了,換做是平時,你可能得餓死在這。"劉二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喝了一口酒,忽然好像想起了什麼,因為我想起之前陳三和我說的話,那就是在這十年內,龍湖村並不是完全沒有人出不去。

    有個外邊的漁民,還有那一批專家也都來到過龍湖村,照樣出得去,雖然一個是傻了,另外一個是死了大半的人,但也確確實實的出去了,並不是劉二說的出不去,所以我就有了一個想法,我抬起頭來看著劉二,開口說道,"其實我來之前來的時候了解過這里,這里並不是走不出去,事實上這麼多年來,有兩批人能進來這里後,再出去的。"

    "什麼?"劉二很是錯愕的開口說道。布帥協弟。

    我想了想,開口說道,"而且送我過來的那個人,之前也送了兩批人過來,據他所說,這兩批人過來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什麼濃霧,這也就是說,這濃霧並不是每天都存在,有的時候會消失,而那個時候,就是能夠離開龍湖村的時候。"

    話音剛落,劉二也懵了,正在整菜的劉兒媳婦這時候也懵了,下意識的開口疑惑道,"啥?"

    "這里其實很有可能並不是死地,霧小的時候很有可能出得去,又或者說,這島只能困住當地人,如果是外地人,或許就能夠出得去,到時候我走的時候,你們坐上我的船,說不定就可以出去了。"我話音剛落,劉二手里的筷子就掉在了地上。

    眼淚啪嗒啪嗒的從眼眶里面涌了出來,"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嗯,根據我的推測,很有可能。"我點了點頭。

    "那趕緊走吧,你不是剛過來的嗎?我們坐著那船走就可以了。"劉二很是迫不及待的站起來,劉二的媳婦眼楮都快要冒光了。

    也對,在這種鬼地方呆上十年,換做是誰都會崩潰的,劉二他們沒有瘋都已經算是不錯了,現在只是表現的激動了一些,根本不算什麼。

    我搖了搖頭,開口說道,"現在還不能出發。"

    "為什麼?"劉二有些急迫的開口說道。

    "首先,我來這是有目的的,在目的沒有達到之前,暫時還不想離開,第二,我剛才從外面進來的,外面有著很濃的霧,這種情況下想要出去根本是痴人說夢。第三,我剛才在你們的雙聖廟里面,好像見到能夠動的雙聖了。"我說完,看著劉二。

    "你看到動著的雙聖了?"劉二有些緊張的開口說道。

    他話音剛落,我的後背忽然又涌起了那種被人一直盯著,毛骨悚然的感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