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章入夢

第三十章入夢

    我連忙轉頭看去,就看到窗戶那邊有什麼東西跑過去了,連忙跑出去看,卻發現院子里面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時候劉二也注意到我的不對勁來。開口說道,"咋了?"

    "沒事,就是老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盯住了。"我開口實話實說道。

    劉二怔了一下,開口說道,"是不是那種全身冰冰涼的感覺。讓人毛骨悚然?"

    我忙點了點頭,"對,就是這種感覺。"

    劉二笑了起來,"這並沒有什麼,在龍湖本來就有這感覺的。我呆了十幾年,這感覺都已經習慣了,其實並沒有啥的,只是嚇嚇你罷了。"

    "是這樣嗎?"我想起來之前看到窗外跑過去的那道黑影,心里一跳,想了想,可能剛才那是錯覺。畢竟劉二都已經在這里生活了這麼久,他說沒事,那應該就沒事了。

    劉二看到我一驚一乍的樣子。也笑了起來,"其實村子里的酒已經不多了。我之前很喜歡喝酒的,現在也只是逢年過節的才喝一點,這次拿出來也是因為你。"

    "我?"我有些疑惑的開口問了一下。

    劉二點了點頭,"你要多喝點,這樣白天才能睡得著,你難道忘記了我和你說的,晚上雙聖來找你去看戲的事情了嗎?"

    被劉二這麼一說,我心里也嚇了一跳,確實是如此,如果不喝酒的話,我白天的確不容易睡得著,只有被酒精麻醉了,才能快速的睡過去。

    所以我連忙對劉二說了一句謝謝,開始喝起酒來。

    雖然心里還是有些擔心黃大仙的安危,不過仔細想想他剛才說的,能傷的到它的人並不多,想來它還是有一些保命的手段的,只要我能夠保護好自己,就已經是對它最好的幫助了。

    我的酒量其實並不是很大,啤酒還好一點,畢竟塊頭大,但白的根本就是一杯倒,剛喝了一點,還沒等劉二媳婦燒菜,我就已經趴在桌子上,有些不省人事起來。

    睡過去後,我就听到有人在叫我,那聲音越來越響亮,就好像在我的耳朵邊說著一樣,而且听起來很是熟悉。

    迷迷糊糊之間,我也被這聲音听的有些清明起來。

    很快,我就徹底清醒過來了,因為我終于想起來,這聲音好像是高冷哥的。布帥引技。

    "王盼。"高冷哥再次叫我的時候,我終于听清楚了,連忙開口說道,"啊?"

    "過來。"高冷哥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我愣了一下,開口問道,"怎麼了?"

    "你過來就是了。"高冷哥的聲音和以前一樣,冷冰冰的,帶著一種別人完全不可能拒絕的冰冷態度。

    我點了點頭,按照高冷哥聲音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走了一會兒,就感覺到了一點光亮,似乎我就要走出這片黑暗了。

    這時候高冷哥的聲音也有些急迫起來,"走。"

    我點了點頭,跟著他一起沐浴進了那一片光亮中,面前的一片黑暗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發現自己竟然走到了一處很是豪華的木樓前。

    而木樓前,高冷哥正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八面漢劍,冷冰冰的看著我,開口說道,"跟過來。"

    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但卻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太對勁。

    我就跟著高冷哥一起走進了那個木樓里面。

    走進去後,又是一副洞天,這木樓里面竟然是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坐滿了人,這些人都很是僵硬的坐在位子上。

    而在這些位子的正前方,則是一個大戲台。

    我一下子想起來了這里到底是哪里,我錯愕的看向一邊的高冷哥,高冷哥卻不見了,我急了,四處尋找,終于給我找到了高冷哥所在的位置。

    他正坐在一個位子上,看著空蕩蕩的戲台,他的身邊也同樣空著一個座位,而他的周圍則坐著一個接著一個面目僵硬的人。

    高冷哥雖然同樣也面目僵硬,但是他的眼眸卻帶著一股子神韻,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韻是別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學的出來的。

    高冷哥看了我一眼,我立馬懂了他的意思,趕緊走了過去,坐到了高冷哥的身邊。

    我能夠感覺的到,身邊的高冷哥,真的是那個高冷哥。

    因為那種神韻根本不是別人能學的出來的。

    高冷哥看著戲台,開口說道,"想要破掉這個局,就得需要兩個人,補齊那少掉的兩個人,這場戲才能夠真正的唱完,既然那兩個人不想來,那麼我們就代替他們。"

    "為什麼要讓這場戲唱完?"我連忙小聲的開口詢問道。

    高冷哥卻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

    就在這時候,從後面走出來一男一女兩個人,這兩個人穿著官服,男的很是英俊,女的很是漂亮,但就是臉白的有些恐怖。

    看著這兩個人,我當時心里也是一跳,這該不會就是劉二嘴里說的那雙聖?

    "今天人到齊了!"男聖忽然開口說道,聲音無比的嘶啞,听起來特別的難受,就好像是用指甲在黑板上刮著一樣。

    "還真是。"女生看了一眼戲台子,我感覺到她的那雙血紅色的眼楮似乎在盯著我看,我深吸了一口氣,連忙學著周圍的那些人一樣,目光呆滯,表情陰冷。

    至于高冷哥,我根本不會懷疑他被發現,既然是他帶我來的這里,那也就是說他完全有把握掌控面前的局勢。

    "好像有些奇怪。"男聖看著下面,開口說道,"這麼多年了,位置一直缺兩個人,現在怎麼忽然坐滿了。"

    "不管了,我們已經等了十年,不能再等下去了。"女聖開口說道。

    我心里卻有些疑惑,等了十年?他們為什麼要等十年?想要讓劉二那一家人過來听戲,感覺應該還是挺簡單的啊。

    畢竟全村的人他們都可以弄進來,那區區劉二一家人根本算不得什麼。

    "夜長夢多,听戲吧,十年了,這場戲是時候應該落幕了。"男聖弄著沙啞的嗓音,開口說道。

    "咯咯咯。"女聖也跟著一塊兒笑了起來。

    听著這聲音,我這心里直發虛,雖然不知道他們聊得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有一點卻完全可以確定。

    那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對于我來說,絕對不能算是好事。

    現在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身邊的高冷哥。

    一想到這里,我不由得轉過頭去想要看一眼高冷哥,轉過頭去卻嚇了一跳,這哪里是什麼高冷哥,分明就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小生,小生穿著古裝,也不知道是什麼朝代的,他也死死的盯著面前的戲台子。

    我的心涼了半截,我不管這個小生是誰,但關鍵是高冷哥哪里去了?

    就在這時候,從戲台上忽然想起了一道鑼響,然後就是咿咿呀呀的一陣詭異的叫聲,這叫聲弄得我有些頭皮發麻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為什麼高冷哥把我帶到這里後,人就不見了?

    就在我心生疑惑的時候,從後面出來一個接著一個的紙人,這些紙人看起來特別的怪異,雖然面容栩栩如生,但那張嘴巴卻和普通人不一樣,就好像是有人拿著一把血紅色的大筆在他們的嘴巴上狠狠的劃了一下一樣。

    看到這的時候,一股陰冷感就從我的身上傳了過來,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都凍僵了,整個人別說是動了,連眨一下眼楮都不行,只能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這一出戲。

    就在這時,我身邊忽然探出來一個腦袋,看了一眼我和那個小生,布滿血絲的眼眸讓我差點嚇得叫出聲來。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關于更新時間,那就算這兩天還在忙著朋友的婚禮,朋友明天結婚,我是伴郎,所以這兩天的更新都比較晚,我每天的更新都是在他們出去玩,吃飯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賓館里面碼出來的,好不容易出來外地一趟,卻沒得玩,我這心里也挺焦躁的,希望大家能夠相互體諒一下,實在等不了晚更的朋友可以留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看也是一樣的,白天真的是太忙了,抱歉,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