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四章閉門羹

第十四章閉門羹

    後來我在路邊等了好久才又找到一個人拼車,也是去十陵的,一听我要去十陵,那坐車的哥們馬上就來興趣了,開口問我去十陵干嘛。

    我這時候也學聰明了,不敢說自己是去找楊羽了,天知道這個楊羽做了什麼缺德事,的哥一听到他名字就發慌。

    我就和他閑扯了一會兒,一邊閑扯的時候一邊在自己的腦子里面整理著這兩天的事情。

    說實話,這兩天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只能顧著疲于奔命,根本閑不下來去思考一些問題。

    現在閑下來了,一個個問題也都開始冒出來了。

    我可以肯定牛十三絕對是對我不利的,但關鍵在于牛家人到底在我的這件事情里面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他為什麼要引誘我去那間別墅,後面又不出現了呢?

    畢竟他這個舉動想來是有所圖的。

    然後就是大洋,我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個高中同學似乎好像還挺懂這些的,以前我覺得他八成就是個酒肉和尚之類的存在。

    說實話,現在我能夠聯系的到,並且求助的好像就只有大洋了,但那天那個假的大洋的情景又浮現在我的眼前,我不敢肯定到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不是真的大洋。

    這也是為什麼我出了別墅就沒再聯系大洋的原因。

    然後就是那個害我的人究竟是誰,似乎那個別墅,趕尸人,秀秀,都和他有些千絲萬縷的關系。

    那個在出租車上抱著我腦袋的髒東西又是什麼情況,听的哥說的,是她叫來的出租車,也就是說她是幫我的?

    牛家人,那個樓道里打傘的女人,大洋,假大洋,想要買我命的人,趕尸匠,秀秀,還有那鏡中的女鬼,這些角色他們之間的關系又是什麼樣的呢?

    這些都讓我有些琢磨不清。

    當然最讓我徘徊在腦子里不散的一個問題就是,之前在那個二樓的假大洋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關于我靈魂屬性的那些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話,那事情就有些大條了。

    說實話,在發生這些事情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但听那個假大洋說的,似乎這幾批人都是圍繞著我靈魂的特殊屬性圍繞在我身邊的。

    也就是說,我一天不把這問題解除掉,這些問題遲早還會再找上我的。

    最關鍵的是,假設假大洋說的話是真的,那麼按照他的說法,我的陽壽不多了,似乎沒有幾天就要死了。

    這點是最關鍵的,這也是為什麼那個女人讓我來找楊羽,說楊羽可以救我的時候,我會義無反顧的選擇相信她。

    因為除了來找楊羽,我真的沒有其他選擇了。

    在車上想了老半天也沒想出來什麼東西來,反而自己把自己弄得更糾結了,索性也不去想了,繼續和那個乘客一塊兒聊天去。

    過了半小時,下車的時候,那哥們還給了我個手機號碼,說是有事可以聯系他,相見就是有緣。

    我琢磨著出門在外,多認識個人,多條出路,也沒拒絕,就接過他的名片,自己背著個包在大街上發呆。

    說實話,我還真的找不到楊羽這個人,這麼大一個地方找個人比讓我賺一百萬都還要難,那個女人也沒給我個聯系方法,這就讓我特別被動。

    很快我就想到剛才我說了楊羽的名字,那個出租車司機奇怪的舉動,我琢磨著這個楊羽在十陵這里應該是挺有名的,找個人問問,說不定能問出什麼來。

    我就在這附近找了個騎三輪車的,這幾天的經歷也讓我有了一個社會經驗,那就是每個地方消息最靈通的絕對是這些騎著交通工具滿地方跑的司機。

    上了三輪車,我就對三輪車司機開口說道,"哥們,認識楊羽嗎?我是他親戚,過來找他,沒找到他家地址。"

    "原來是月經哥的親戚啊,得了我知道了,我帶你過去吧。"那騎三輪的馬上就開口說道。

    我一听,好像這個楊羽還挺有名的,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就琢磨著在找到楊羽之前的確是應該得好好的了解他一下。

    我就開口說道,"兄弟,我這來到這,就一直听你們說什麼月經哥,這里面有啥故事嗎?"

    "沒,這是我們這給楊半仙取得一個外號,就叫月經哥。"那騎三輪的還挺會聊的,見我問我,反正開車也無聊,就繼續和我扯著。

    "說起楊半仙,別說我們十陵了,整個龍泉驛的人都知道他,我們這家里撞了邪的全找他,基本上他都可以解決,就是他每次都喜歡把撞邪的事情從頭到尾和人說了,把人嚇個半死,每次收費又特別高,所以我們這都這麼說他,來了你怕,不來你更怕,一來必定出血。這可不就和月經似得嗎,我們這就都叫他月經哥了。"

    听那騎三輪的說完,我也差不多了解了這個叫月經哥的人了,感情是這麼一回事啊,雖然最後說的那個收費是有些問題,但大多數他做的事不就是驅魔闢邪嗎,怎麼說也是個正道人士,剛才那載我的的哥咋一听到他名字就讓我下車啊。

    我就把這問題也問了,騎三輪的就笑了,這事情說來還真有些講究,鎮里的人也有不少人知道這事。

    那開出租車的的哥姓黃,家里排行老三,大家都叫他黃三。

    這黃三平日里做人也老實,開出租車幾十年,也沒做過帶人繞遠路之類的缺德事,但就是有一點不好,不孝。

    其實也不算是不孝,就是娶了個瓜娘們兒,他那瓜娘兒們平時也不照顧他媽,只顧著自己去茶館打麻將,結果有一天,他在外面接客的時候,他媽在家犯病了,直接死了。

    事後听醫生說,那時候如果他老婆在家的話,吃點藥這事就過去了,他媽也根本不會去世的,但就是因為她老婆出去打麻將了,結果就整出這事情來。

    當然,如果這事就這麼結束了,鎮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但在他媽頭七那天,他家里就開始發生事情了,首先他媽的房間里面就一直傳出來咳嗽聲,然後就是那些買來的紙錢要麼根本燒不掉,要麼就是點的香燒的特別快。

    當時黃三嚇得不輕,就找了月經哥解決這事,月經哥也的確把這事情給解決了,但月經哥就有一點不好,嘴巴大。

    這事情本來就八卦無比,一被月經哥知道,這全鎮的人也都知道了,最後黃三在十陵也混不下去了,帶著自己老婆灰溜溜的搬其他地方了,家里現在還空著呢。

    听他說完,我也清楚了,難怪剛才那的哥看到我就讓我下車,這其中還有這一環,也是我運氣不好,正好遇到黃三,遇到其他人肯定給我載十陵來。

    說著說著,三輪車也停了,停在一個小樓前面,騎三輪的人和我說楊羽就住這里面,讓我自己找他,既然是來找楊半仙的,也不收我錢了。

    下了車後,我看著面前這三層樓的小樓,心里也有些猶豫,不知道要不要進去,但想想來都來了,總不可能到了門口就打退堂鼓吧。

    咬了咬牙,悶著頭就往里面走。

    結果我剛走進去,就看到一個穿著唐裝的青年人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呢,一看到我進來,二話不說,直接站起來脫了自己的千層布鞋,上來嘩嘩嘩的朝著我的腦袋就拍了好幾下,一邊拍著一邊還把他手里拿著的茶壺往我腦袋上倒著,口里念念有詞。

    "滾出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