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二章另一個雙聖廟

第三十二章另一個雙聖廟

    桃木劍在扎進男聖的眼楮里後,就好像是被融化了一下,發出嗤嗤的聲音,一股股青煙從男聖的眼眶中冒了出來。

    "你是誰!"一旁的女聖忽然開口說道。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周圍的場面就好像是破碎了一樣,一股無比猛烈的拉扯感將我從夢境中拉扯出來,我猛地一個驚醒,坐了起來。

    發現已經快到晚上了,我正坐在一張床上,滿頭大汗。我擦了一把汗。左右環顧了一下,這是一個農居小房間,我從床上爬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正好看到劉二一家人正坐在客廳里面,見我出來了,劉二也笑了笑,開口說道,"剛打算去叫你呢。結果你自己醒過來了,咋樣,沒啥事吧。"

    我點了點頭,並不打算把自己剛才見到雙聖的事情告訴劉二,畢竟沒什麼必要,而且我總感覺劉二好像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

    這事情應該並沒有劉二和我說的那麼簡單。

    雙聖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怨氣?看樣子,他們的目標似乎只是這個村子里的人,不然為什麼位置正好是那麼多,而且還在等劉二這一家人?

    雙聖存在的目的,似乎就只是為了讓龍湖村全村的人滅種?

    黃大仙又為什麼要把我拉進那個夢里,為什麼讓我刺男聖的眼楮,它現在又干嘛去了?之前為什麼要無緣無故的消失?

    這一個個謎團在我腦海里面不停的盤旋。讓我有些理不太清楚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外面響起了一道無比淒厲的慘叫聲,聲音特別的難听。就好像是夜梟一樣,听的人毛骨悚然。

    听到這聲音後,劉二愣了一下,開口說道,"怎麼回事?難道男聖出什麼事了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叫聲。"

    我心想這估計是我剛才在夢里扎了男聖一劍,所以男聖才會這樣的。

    又或者說,黃大仙做了什麼?

    "你逃不掉的!"一道無比尖銳的喊聲在夜空中響起。

    是女聖的聲音,我不知道她是說給我听的,還是說給島上的其他人听,反正听著這聲音,讓我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前幾年,雙聖並沒有什麼異動啊,怎麼今天一個個都好像是發了狂似得。"劉二睜大了眼楮驚恐道。

    "不用擔心,放心好了,我會把你們從這里救出來的。"我笑了笑,開口說道。

    "謝謝。"劉二對著我鞠了一躬。

    接下來這一整晚,我們都沒有睡覺,不停的聊著天,劉二他們一家人對外面的世界很感興趣,像地鐵啊,飛機啊,手機啊,還有一些現代化的東西,這些對于他們來說根本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新奇玩意兒。

    在我說的時候,他們的眼眸中充滿了期盼和向往感。

    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早上五點鐘,天已經有些蒙蒙亮了,劉二開口說道,"好了,今天晚上已經熬過去了,可以睡覺了。"

    "就這麼簡單?"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開口說道。

    劉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不然呢,如果難的話,我和我老婆兩個人怎麼活到現在的?"

    我想了想,也的確如此,這才松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要出去一趟,回頭走的時候,我會來找你們一起出去的。"

    "啊,外面很危險的,最好不要擅自出去。"劉二開口說道。

    我搖了搖頭,先不說我這次來龍湖村的目的是為了找到高冷哥,昨天我已經和黃大仙失去了聯系,而且周小蠻和千佳音兩個人也同樣不知所蹤,陳三現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這麼多事情把我吊在這里,我可不能就這麼在這呆著虛度光陰。

    所以我笑了笑,拔出自己腰間的血刃,開口說道,"放心好了,如果遇到雙聖,我自然是有辦法解決的。"

    雖然劉二他們看不懂什麼東西叫作藏紋,但見我信誓旦旦的樣子,而且血刃看起來就很是不凡,這才松了一口氣,囑咐我午飯一定要過來吃,然後拉著我一起把早飯吃了後,這才讓我離開。

    走出房間後,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發現,今天的龍湖村和昨天又不一樣了,怎麼說呢,並不是格局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而是周圍的霧,淡了不少,之前是隔了幾米就什麼都看不到了,現在雖然還是有霧,但可見範圍卻大了不少。

    我根據昨天的記憶,開始按照原路走了回去,走到黃大仙之前進去的那個樓,想了想還是沒有進去,連黃大仙進去後都要跑出來,我這麼貿貿然的進去,說不定會出事。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回到岸邊,看看陳三有沒有出事才是最重要的,走了一會兒,後背又出現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那道如同實質般的目光不停的在我的後背掃視著,我深吸了一口氣,想起劉二說的,這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就沒太在意這些,而是繼續往著前面走。

    等走到雙聖廟的時候,我心頭一跳,因為我想起了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眸,一會兒這里面該不會沖出來什麼東西吧。叉乒木技。

    我就咬著黃符,用出了五丁五已神佑術,這樣就算有什麼東西,我也能有一點防備。

    所幸一直到我離開雙聖廟的範疇,里面也沒什麼東西出來,我松了一口氣,按照記憶,朝著岸邊走去。

    身後那道盯著我的目光依舊還是沒有消失,習慣了被那種目光盯著,其實心里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

    走了一會兒,終于到了岸邊,到了岸邊後,我發現昨天我們過來的那船還在,我愣了一下,陳三該不會還在船上吧。

    我心頭一跳,走的腳步也慢了不少,如果陳三還在船上的話,那他現在......

    一直到我走到船邊,我這才敢探出腦袋去瞅一下船,發現陳三並不在船上後,心里這才松了一口氣。

    不過在松一口氣的同時,另外一個疑問上來了,陳三去哪了?

    這船沒有消失,也就是說,陳三並沒有離開這個島嶼,那他去哪了?難道他下來,進了龍湖村了?

    那昨天晚上他是怎麼過下去的?

    在我愣神的時候,我忽然發現了岸邊有一道腳印,我走過去一看,這腳印應該是剛踩出來的,不是我昨天上岸留下來的腳印,因為這腳印是通往另外一個方向的。

    而且在腳印的附近,還有一些血跡。

    這是誰?

    難道是陳三?陳三受傷了?我的腦子里立馬閃現出來這個問題。

    我深吸了一口氣,決定順著這個腳步追蹤過去,看看到底是誰。

    畢竟現在我對陳三還是很有愧疚之意的,是我把他牽扯進龍湖村這個旋窩里面的,如果他死了,我心里會特別內疚。

    順著腳印一直走上了泥土地才消失,不過我還是能夠根據血跡來看到他的去蹤。

    這個腳印的主人似乎是進村了,不過和我走的並不是同一條路線。

    我跟著血跡走了一會兒,也走進了村子,進了村子後,血跡也變得有些稀少起來,有時候要走十幾二十米,才能看到一點點血跡。

    廢了好大的功夫,我這才跟著血跡到了一個地方,按照血跡所顯示的,那個血跡的主人就是進了這個地方。

    但我卻不敢再繼續往前走哪怕是一步了,因為這個地方,儼然就是除了我之前去的那個雙聖廟之外的另外一個雙聖廟。

    雙聖廟的大門被人打開了一半,看著陰森森的雙聖廟,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總感覺里面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

    ps:

    第一更,今天還是四更,明天回學校,就有時間了,再把昨天欠下的章節補了,嗯,也就是說明天不出意外的話,是七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