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章哥們兒第六更

第四章哥們兒第六更

    結果我說話後,電話那邊一片沉默,根本沒有任何聲音,听的我心里毛骨悚然。感覺自己的汗毛都要立起來了,但我不敢放下電話,誰知道這電話里面有什麼線索在里面。

    我深吸了一口氣,又嘗試著開口說道,"喂。"

    這次電話那邊終于有聲音傳了過來,"東西收到了嗎?"

    听到這聲音後。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發現這聲音和我的聲音簡直一模一樣,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和我自己說話一樣。

    "收到了。"雖然心里感覺奇怪,但我還是開口說道。

    "好。"那人回了一句話後,直接把電話掛掉了,把我剛想問出口的你是誰也給掛了回去。

    我呆呆的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真的如同他所說的一樣去羅布泊嗎?羅布泊那邊又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危險嗎?

    但我不去的話,小美可能以後就只能保持這個形態了。

    畢竟從那個人給我留下來的字條來看。似乎小美還沒有完全死透,只要我過去羅布泊,似乎就能夠讓她復活過來。

    我咬了咬牙,最後還是決定要去羅布泊,畢竟我現在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雖然我從來沒有去過那地方,但我想,既然那個人告訴我要去羅布泊,那麼只要我去了那里,肯定可以遇到新的線索的,他不可能讓我沒頭沒腦的去羅布泊瞎雞巴亂搞。

    但很快我就意識到一個新的問題了,這一次的羅布泊之行,肯定是十分危險的。以我目前的能力,去了無疑是找死。

    所以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叫幫手。我先把小美放到了我的肩膀上,然後走出了酒店,我沒在酒店方面過多的調查什麼,第一,那個人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就算我能調動監控,也查不出什麼東西來,第二,那個人既然敢把我叫到這里來,顯然就是認定了我不可能根據這里的線索找到他。

    開車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把玩著血刃上的青陽龍虎玉,一邊思考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小美早就睡了,而小幽則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樣,一直蜷縮在我身邊,我一邊摸著小幽的腦袋,一邊想著這次去羅布泊應該找誰比較好。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和龍虎山已經鬧翻了,所以大洋和易超那邊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可能性了,然後就是千佳音忙活著去整那個什麼百蠱之類的鬼東西,肯定也沒啥功夫來幫我,黃大仙這狗日的估計肯定是聯絡不到了,至于高冷哥,就更不用說了,自從上次莫名其妙消失後,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他,每次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想了老半天,我發現自己能夠聯絡到的人竟然只有周小蠻,我想了想,還是沒有給周小蠻打電話,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不想要把周小蠻從危險中牽扯進來,讓她因為我而去冒險。

    要不這次就我一個人去得了,既然那個人聯系了我,明明知道我在這里,但卻沒有動手,那就說明他暫時還不想要我的命。

    他想要利用我來去完成什麼事情,所以在完成那件事情之前,我應該還是安全的。

    我看了一眼一邊沉睡著的小美,如果不是我的疏忽,她不會變成這樣的,也就是說,我間接性的害了她,我這人就是這樣,欠了別人一點,就千方百計的想要還回去,既然是我間接性的害了她,那我為了救她冒點危險又算得了什麼呢?

    做了決定後,我心頭的那塊石頭也落了下來。

    摸了摸小幽的腦袋,也沉沉的睡了過去,第二天早上起來就和我媽說我外面生意有點事情,要先出去一趟。

    我媽見我說到生意上的事情了,雖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不過還是讓我走了,走的時候還給我送了一塊玉,說這是她從廟里求來的護身符,保護我用的。

    我有些感動,知道我媽是因為之前那些詭異的事情,覺得我肯定是在外面做生意得罪了誰,特地給我求的護身符。

    我看著我媽,想著我這一去,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內心那種情緒也開始波動起來,我張開手臂抱住了我媽,過了好一會兒,我媽才推開我,說小孩子怎麼還長不大呢,這麼粘媽媽。

    我苦澀的笑了笑,對著我媽開口說道,"只是忽然想抱抱你。"

    我媽也意識到我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看著我,"要不咱就不去了,這生意也不做了,家里的存款夠我們在縣城里面買一間店鋪和房子了,沒必要把自己整的這麼累。"

    我笑了起來,"好的,這次回來,我就再也不出去了。"

    我媽點了點頭,有些不放心的看著我。

    我的心情也特別的不好,一邊走著,一邊回頭看著我媽,還有坐在門口抽煙的我爸,我生怕自己這一走,就再也看不到他們了。

    所以要把他們的樣子都給銘刻在我的腦海里。

    走了一段路後,快看不到對著我揮手的我媽時,我鼻子一酸,就有點想哭,連忙把自己的腦袋給轉回去,伸出手去擦了一把眼淚。

    我坐上了去城里的大巴,到了城里後,又轉坐了機場大巴到了機場,結果去烏魯木齊的機票得要明天下午才有,我就在機場旁邊的酒店住了下來,在酒店里面,看著已經混熟了,正在玩耍的小美還有小幽時,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就感覺挺滿足的。

    至少我還不是一個人不是嗎?

    我抬著頭,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任由燈光照著我的眼楮,都感覺眼楮都有點花了,這才伸出手去捂住了自己的眼楮,開始傻乎乎的笑了起來。

    其實有時候想想,就這麼死了,似乎也並不錯,那一個個謎團,一個個陰謀,實在是讓人火的太累了。

    而在我傻笑的時候,正在地上玩的正興起的小幽和小美也都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我,似乎很好奇為什麼我忽然這麼笑起來。

    咚咚咚!

    就在這時候,我的房間門忽然響了起來。

    我愣了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門口,敲門聲正不停的響著,我心里也有點害怕了,大半夜的到底是誰啊,該不會是撞邪了吧。

    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大聲的開口問了一句,"誰啊!"

    還是沒有人回答,敲門聲依舊在響著,這弄得我有點慌了,又開了說了一句,"誰啊!"

    這次終于回答我了,"里面的人在干什麼?查房,查房!"

    我怔了一下,查房?

    這尼瑪,真是人背到家了,屋漏又偏逢夜雨,這被人算計了,可能去送死的事情就算了,出來一趟,住個賓館,也雞巴有警察來查房,到底是整的什麼鬼啊!

    當時心里也挺氣的,听著咚咚咚的響聲,就罵了一句,"干你大爺的,敲什麼鬼啊,催命啊,老子又不是不來開!"

    但那敲門聲就好像是停不住了一樣,不停的響著,弄得我心怪煩的。叉陣頁巴。

    他越是這樣,我這心里就越煩,動作就越慢,反正我又沒做什麼犯法的事情,你大半夜的來煩我,老子還不能煩煩你啊!

    慢條斯理的走到門口,剛打開房間的門,門就被人給推開了,兩張熟悉的臉頰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整個人都怔住了,呆呆的看著面前背著大包小包的兩人,有些不知所措的開口說道,"你們怎麼來了?"

    "行啊你,真打算一輩子不聯系你爸爸了啊,我告訴你,沒門,你這兒子我還真就認了!"一個拳頭輕輕的印在了我的胸口,卻讓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雖然是笑,卻比哭還難看。

    "干,傻逼大洋,老子才是你爸爸好嗎?"我沒好氣的說道。

    ps:

    第六更,還差一更,十二點前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