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五章她叫紅鯉

第十五章她叫紅鯉

    說實話,月經哥的鞋是真的臭,被他拍了兩下,只感覺到一股濃郁的臭魚味撲面而來,而且月經哥還往我腦袋上面倒茶,當時就把我給弄得惱火了。

    我一把推開月經哥,大罵了一句,"你干嘛呢,不歡迎我就直說,往我腦袋上整這些是啥意思。"

    月經哥白了我一眼,"不想死的話,就站那別說話!"

    真別說,這話就對我有效,這兩天對我說過類似的話有很多,都是不想死的話就咋樣咋樣的,我心里雖然被月經哥弄得有些煩躁,但還是耐著性子站在那兒。

    畢竟看月經哥的樣子似乎並不是刻意來侮辱我的,他繼續拿著自己那雙臭鞋子往我的腦袋上拍,一邊嘴里念念有詞。

    在我快要崩潰想要罵人的時候,他這才消停了,把鞋子往地上一丟,又穿回去了,開口說道,"說吧,來找我干嘛,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畢竟我活了這麼多年還真沒見到一個人的天靈蓋上附著三四個髒東西,而且這個人的陽壽也快沒了。"

    我一听月經哥說的,心里就穩妥太多了,他這一句話就把我的癥狀給說的七七八八的,我這心里不服也不行啊,我就開口說道,"那你剛才拿鞋子拍我是?"

    "當然是把那些聚在你腦門上的髒東西給拍走,雖然我們兩個素不相識,但我清楚這是一筆大生意,就當是附贈的服務吧,說說你的癥狀吧。"月經哥開口說道。

    我頓了頓,開口說道,"你有沒有幫人恢復陽壽的辦法?"

    月經哥一副我就知道你來是因為這事的表情,然後開口說道,"有倒是有,但有一個問題,人的壽命是天定的,這擅自修改天意,可是要遭天譴的。"

    一瞅月經哥那樣子,就是要坐地要價的態度,這事雖然難,但顯然沒有他說的那麼難,我就開口說道,"說吧,多少錢,只要能把我的陽壽給補回來。"

    "一百萬,我包你十年內不會因為陽壽缺少而死。"月經哥閉上了眼楮。

    "你的意思是,我花一百萬來多活十年?"我算是明白過來月經哥的意思了。

    月經哥還一副我賺到了的表情,"你當續命這麼簡單嗎?一百萬十年啊,多少人願意花一億來找我換半年的時間,我都沒答應。如果不是我看你面向肯定是遭小人才淪落到現在這種局面,我肯定是不會接的。"

    被月經哥這麼一說,我心里也覺得似乎還真的是我賺到了,的確如同他所說的,誰不想要活的久一點啊,那些想要活的久一點的大部分還都是有錢人,還真可以確定有人肯花一億去買半年的事情。

    說實話,我甚至懷疑月經哥已經算到了我身上有多少錢了,才會開出一百萬的這個價格。

    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我不確定月經哥到底能不能成功,更何況我原本是打算著這一筆巨款要給我媽點,到時候就算我出事情了,她也能有個養老費。

    見我猶豫,月經哥就開口說道,"的確是應該想明白一點,一百萬不是什麼小數目,不過我也可以提醒你一句,你的陽壽,最多只有一個星期了,而我幫你的話,應該是需要三天的,也就是說,你得在接下來的四天內做好決定,不然連我也救不了你了。"

    說完月經哥就閉上了眼楮,一副根本就不打算貪我這筆錢的意思。

    說實話,被他這麼一說,我是真的覺得一百萬不算什麼,但我是打算給我媽寄一筆錢,如果這一百萬給他了,那就沒錢給我媽了,不知道咋的,我腦子里又想起來之前在我家樓道里打傘的女人,畢竟是她讓我來找月經哥的,說不定還能走個後路,給我打個折什麼的,所以我開口說道,"對了你認識一個女人嗎?挺古怪的,喜歡在樓道里面打傘的。"

    "紅鯉?"月經哥愣了一下,報出了一個听起來還挺好听的名字,當下我就把這兩個字給記住了,紅鯉,我又想起來之前她出現的場面,似乎也只有這種出塵的名字才能配得上那種出塵的女人。

    月經哥這時候也不悠哉悠哉了,有些慎重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是紅鯉讓你來找我的?"

    "對啊!"我當然一口要咬定了,畢竟我又不是在撒謊,本來就是紅鯉讓我來找的月經哥。

    月經哥又懵了一會兒,那雙眼楮也在我的臉上四處亂掃著,似乎在看些什麼,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弄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開口說道,"我知道了,難怪紅鯉那個冰冷的女人會幫人,原來你是......"

    話說到一半,月經哥直接閉嘴了。

    "我是什麼?"我連忙開口說道。

    "這事情暫時不能讓你知道,對你來說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的,不過既然是紅鯉讓你來找我的,我也給她一個面子,八折,八十萬,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和你急眼。"月經哥開口說道。

    我見紅鯉還真的能打個折,心里也滿足了,畢竟花掉了這八十萬,我還有三十萬左右的錢,在我老家那種農村,三十萬已經夠我媽過接下來的余生了。

    等確定了後,月經哥的臉色也變換了一番,上下又看了我幾眼,一邊在自己的嘴里說像,真像,一邊又不告訴我到底像什麼鬼。

    把我從上下左右全都看了個遍後,月經哥這才開口說道,"成了,現在你就是我的客戶,你去樓上休息一下,我準備一些東西,咱們後天就出發。"

    "出發?去哪里?"我趕緊開口詢問道。

    "去哪兒你就別管了,現在你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休息,這兩天恐怕你就沒怎麼睡吧,我這里絕對安全,肯定不會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騷擾你,所以你好好休息一下,過兩天有的你受的。"

    說完月經哥就急急忙忙走了,好像是很趕時間一樣,他也沒和我說讓我去二樓的哪里,我想著反正這樓也挺小的,估計一層樓也就兩個房間,先去里面客廳等等吧。

    我進門後,就看到一個小孩正窩在牆角好像是在玩螞蟻,我這人還挺喜歡小孩的,正準備過去呢,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因為我發現小孩的腦袋上頂著個碗,剛才離得遠,我還以為是帽子,走進一看才發現。

    這就算了,那小孩大夏天的穿了一鍵黑色的棉襖,我接近他的時候,渾身冰冰涼的,我就知道這小孩子肯定不像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也不敢上去搭話了,準備繞過那小孩,直接上二樓。

    結果我剛走到二樓,剛才在一樓牆角邊看到的那個小孩竟然出現在我身邊了,小孩臉色蒼白,穿著一身黑色的棉襖,顯得整個人更加蒼白了,腳上穿了一雙我們那農村小孩都穿著的虎頭鞋,詭異極了。

    我被嚇得不輕,結果那小孩只是對著我歪了歪頭,伸手指了個房間給我,然後又一跳一跳的朝樓下去了。

    我馬上意識到這小孩應該對我沒什麼敵意,肯定是月經哥養的小鬼吧。

    既然那個小孩給我指了房間,月經哥又沒什麼交代,那想來我住的房間應該就是小孩指的那一間了吧。

    我推門進去後,發現這房間布置還不錯,把身上背著的包往地上一丟,直接整個人都趴床上了。

    說實話,這兩天發生這麼多事,我還真的沒怎麼閉過眼,現在好不容易安穩了點,自然得先補個覺,讓自己精神一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