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章夜半鈴鐺聲

第七章夜半鈴鐺聲

    烏魯木齊到尉犁縣還是有段距離的,從下午十二點左右,一直開著車到了晚上九點,我們才到了尉犁縣。

    千佳音是屬于那種做什麼事情都要有著計劃的人。之前去無人村的時候就知道了,雖然沒和我在一起,但她是調查了很久,手里掌握了足夠多的線索後,才起身去的無人村。

    這也是為什麼她能知道不少事情的原因。

    這一點和我有著巨大的差距,又或者說。我和千佳音完全就是不一樣的人。我這人不習慣弄什麼計劃,想要去哪,說去就去了,至于去了之後,會遇到什麼,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所以我的座右銘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

    當然,我心里還是有一個大疑惑的,為什麼那個和我長得一樣的人會把人都叫齊了。然後讓我們出發,如果想要害我的話,讓我一個人去不是更好嗎?

    人越多,出現差錯的幾率就越大啊。

    當然,別人怎麼想的,我肯定是不知道了,不過既然現在已經沒得選擇了,那就按照對方說的做就可以了。

    到了尉犁縣後,我們並不急著去下一個地方,第一是真的不知道那個西蕪古國是個什麼玩意兒,第二就是,千佳音手里的線索並不是很充分。她的意思是,我們要在尉犁縣里面停留一段時間,等到她收集到足夠多的線索後。再起身出發。

    我是無所謂,反正有一個人這麼安排著,自己只管跟著一起就好了,想太多會讓自己禿頭的。

    所以我們直接找了一個旅館住了下來,那旅館看起來有些破舊,進來的時候,前台對我們也有些愛搭不理的樣子,讓人感覺很不可思議。

    有人這麼做生意嗎?最後還是掏出了錢後,那前台的表情才有些變化,他很是奇怪的看了我們一眼,"住三天?錢我可不退。"

    我愣了一下,為啥會忽然這麼和我們說。不過反正我們也沒打算走,接下來的幾天都要留在尉犁縣,所以也就沒太當一回事。

    到了賓館後,易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好像有什麼話要說。

    我最受不了別人這樣,見易超扭扭捏捏的樣子,就沒好氣的開口說道,"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

    易超笑了笑,開口說道,"你這陰煞活死人能不能借給我去研究一下,我以前只听說過這東西,但還沒有具體了解過。"

    我當是啥呢,只是個陰煞活死人罷了,對我來說也並沒有什麼用,我就把手里抱著的玩偶丟給易超,開口說道,"拿去吧,研究好了記得也給我一份資料,我也拿這玩意兒不準呢。"

    "好的!"易超顯然沒想到我竟然這麼大方,直接把手里的陰煞活死人丟給他。

    他抱著陰煞活死人,整個人都激動的有些不能自已。

    易超走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剛回房間,我的手機就響了,我拿出手機一看,是從四川打過來的,也不知道是誰,就接了起來,開口說了一句喂。

    電話那頭很快就傳過來聲音了,是高冷哥,"你在哪。"

    "尉犁縣,怎麼了?"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我知道攔不住你,我會過來,在這之前,小心一點,不要出事。"高冷哥的聲音听起來有些奇怪,不像是之前的那種冷冰冰的樣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情緒波動。

    "嗯!"我用力的恩了一聲,心里不知道為什麼,就沒了那種緊張感。

    很快,電話就被掛掉了,我呆呆的看著床頭,有些睡不著覺了,輾轉反側好久,這才終于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有一道嘆息聲響了起來,那是個女人的聲音,听起來有些幽怨,讓人的骨頭有些麻麻酥酥的。

    很不是滋味。

    我立馬就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結果還沒有等我徹底緩過神來,房間里面就響起了一陣陣鈴鐺聲,嘩啦啦的鈴鐺聲在房間中四處飄蕩開來,很是悅耳,卻又帶著一種不一樣的味道,感覺好像听著這鈴鐺的聲音,靈魂都要隨之起舞一樣。

    就在我迷茫的時候,忽然從天花板上垂下來一只宛若雕琢出來的精致赤裸玉足,這腳一看就是女人的,即使是在夜晚中,都能看到這腳的白皙來,而在腳腕的地方,用紅色的絲帶系著一個精巧的鈴鐺。

    那鈴鐺不停的發出叮鈴鈴的聲音,我剛才听到的那鈴鐺聲應該就是從這發出來的。

    "誰?"我連忙開口詢問道。

    卻沒有人回答我,但地上卻發出簌簌簌聲來,那道嘆息聲再一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我听的清清楚楚,就是從我的腦袋上方。

    我拼命的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除了看到那只好看的不像話的腳之外,根本看不到什麼。

    這時候地板上的簌簌聲更加的強烈起來,就好像是有無數只蟲子在爬行的聲音,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我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無論多用力,都坐不起來,只能和一個雕像似得躺在床上,呆呆的看著那只腳。

    這時候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爬上了我的床,朝著我的被子鑽了進來,有了第一個,很快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無數個東西鑽進了我的被窩里面。

    這什麼鬼東西!!

    我嚇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就在我以為自己快完蛋的時候,一道宛若無數軍隊一起吼叫的金戈鐵馬聲響了起來。

    轟隆隆的聲音似乎要把整個賓館都給震塌了。

    而在這聲音響起硨螅 壞牢薇燃餿竦那嫉焉游業耐範ヶ 訟呂矗 坪躋 湍牆鷥晏淼納糲囁購狻br />
    但最終似乎還是那金戈鐵馬的聲音佔取了上風,羌笛聲也開始慢慢的弱了下來,然後又是一道幽怨的嘆息聲響了起來。

    那雙白皙的腳也慢慢的縮回了天花板,那些鑽進我被窩里面的東西也慢慢的退了出去,宛若潮水一般。

    過了一會兒,那金戈鐵馬的聲音也消失了,我快停止了的呼吸又開始恢復過來,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黑漆漆的房間,腦子里面一片空白。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只白皙的腳和那金戈鐵馬的聲音是什麼?那剛才鑽進我被窩里面的東西又是什麼?

    我試了試,發現自己能夠從床上坐起來,就趕緊起來,打算去找易超他們,這種鬼地方我要是再呆下去絕對會出問題的。

    我掀開被窩,就感覺到奇怪了,因為屋子里面的溫度下降了不少,雖然新疆這邊晝夜溫差的確是大,但這也大的有點離譜吧。

    我從包里拿出了棉襖,穿上後,才感覺到那股冰冷的感覺好了很多,但還是有些瑟瑟發抖,我起來按了一下燈,卻發現房間里面的燈打開後,喀喀喀的閃了一下,竟然直接熄了,我繼續去按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沒什麼用了。

    按了幾次後,見燈已經完全沒用了,我也放棄了燈,從包里掏出了手電筒,當然,心里還是充滿了警備的,現在這種情況太奇怪了。

    為什麼就隨便找一家旅館住,就有這種奇怪的事情發生。叉陣司弟。

    這個旅館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為什麼大半夜的會發生這些事情來?看樣子似乎並不是普通的撞邪了。

    我打開了手電筒,走出了房門,打算去找易超他們商量商量這旅館鬧鬼的事情。

    結果我剛走到門口,就感覺到自己的後背涼颼颼的,一開始我也沒太在意,但隨著我的走動,很快我就發現自己身後傳來一陣陣啪嗒啪嗒的細微聲音。

    就好像是有人赤著腳,走在地上。

    ps:

    第二更,第三更九點前寫出來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