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不存在的人

第八章不存在的人

    什麼東西跟在我身後?

    我嚇得感覺自己的魂都被驚掉了大半出來,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抑著頭皮發麻的感覺,繼續往著前面走著。

    身後那啪嗒啪嗒的聲音還在響著。雖然很輕微,但卻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著,冷汗透過我的臉頰滑落下來,啪嗒一聲滴落在地上。

    這弄的我有些不敢繼續往前走了,走的速度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慢起來,到後來。渾身那種陰冷和驚恐的感覺已經讓我有些走不動路了。因為在走廊的盡頭,有一個鏡子。

    鏡子里的我,臉色煞白,滿頭大汗,而在我的身後,一個穿著精美絲綢綢緞所制的紅衣女人正淺笑著跟在我的身後。

    女人的皮膚特別白,白的有些不像話,就好像是白紙一樣,似乎是注意到我發現她了。女人臉上的笑容也開始變得更加的燦爛起來。

    最關鍵的是,這女人竟然沒有臉,她的臉就好像是一張白紙一樣,連五官都沒有。

    她一點點的朝著我走了過來,很快就貼到了我的後背,從我的身後伸出手來,慢慢的撫摸著我的臉,把那張沒有五官的臉湊到了我的脖子旁邊,我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我的脖頸部位直透而下,渾身和被凍僵了一樣。

    而那雙手在我臉上撫摸的時候,帶來的一陣陣冰涼感也讓我的前列腺有些發脹起來,差點就要尿崩了。

    "回去吧。西蕪古國不是你們能夠染指的。"那女人幽幽的聲音從我的耳邊響了起來,讓我打了一個冷顫,我深吸了一口氣。連聲音都有些發抖起來,"我沒想要去尋找西蕪古國。"

    "回去。"女人頓了頓,繼續開口說道,"你會死的......"

    我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那道既讓人熱血沸騰,又讓人感覺詭異的金戈鐵馬聲又響了起來。

    "真是討厭的有些讓人作嘔。"女人開口說了一句,慢慢的把自己的手從我的臉上放了下來,最後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記住了,千萬不要去找西蕪古國。"

    說完,鏡子里的女人就開始慢慢的消散變淡,很快就化作無形,原本有些冰冷的走廊這時候也開始慢慢的變回了常溫,雖然還是很冷,但卻比剛才好很多了。

    我松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沒有臉的女人讓我不要去西蕪古國,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那個金戈鐵馬的聲音顯然是很克那個女人的,只要那個女人出現,那道金戈鐵馬的聲音就響起 恕br />
    但听那個女人說話的意思,又似乎是在為了我考慮,讓我千萬不要去西蕪古國,這就有些耐人尋味起來了。叉島私亡。

    最關鍵的是,我們是今天才剛到了尉犁縣,那女人是怎麼找到這里來的?

    又是怎麼知道我們的目標是西蕪古國的?

    她阻攔我們的目的是什麼?

    我這時候忽然想起來,之前我們開房的時候,樓下那服務員的表情就有些不太對勁,還一再的說不能退房的。

    難道他知道些什麼?

    我想了想,先到易超和大洋的房間,用力的敲了敲房間的門,卻發現推開門的是一個有些胖的中年人,中年人看起來很是疲倦,臉上滿是不耐煩,他瞪了我一眼,開口說道,"干嘛呢!"

    我愣了一下,這中年人是誰?我就開口說道,"你是誰,住這房間的人呢?"

    "什麼住這房間的人啊!你說什麼呢?老子都住這三天了!"那中年人直接罵了一句神經病,就把門給摔上了。

    我怔住了,這到底什麼情況,我明明看到易超和大洋進的這里啊。

    我後退了一步去看,發現那牌子上寫著的就是8519,是之前易超進的房間啊,我還特地記了一下呢。

    這到底什麼情況啊,難道我記錯了?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先去找千佳音,如果找易超是我記錯了,那千佳音的房間是絕對不會出錯的,因為千佳音的房間號是8512,正好是我生日,八五年一月二號,我當時還想著和她換呢,她不肯。

    我就到了8512,敲了敲門,門很快就開了,從門里面出來一個穿著睡衣的女孩子,一臉戒備的看著我,開口說道,"你誰啊!"

    我徹底的懵了,看著面前這個穿著睡衣的女孩子,發愣了,"你一直住這嗎?"

    那女孩子就好像是看著傻逼似得直接給我翻了一個白眼,和之前那個胖子一樣,說了一句神經病,然後把門給摔了。

    這下我是真的懵逼了,千佳音,易超,大洋,他們哪去了?怎麼他們住的房間里面,根本就沒有人?

    又或者說,他們的房間里面,根本住的不是自己。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弄得我雲里霧里,我連忙朝著樓下走去,剛才開房的時候,那前台肯定有留消息。

    這時候樓道里面的燈已經好了,我也沒打手電筒,直接朝著樓下走去,到了樓下後,我很快就看到了已經有些昏昏欲睡的前台了,我走到了前台前面,拍了拍桌子,開口說道,"喂!"

    "干嘛呢?"前台有些迷糊的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

    "我那幾個朋友呢?怎麼人就變成別人了?就是那個8512,8519房間的人。"我急急忙忙的開口說道。

    前台卻更加迷糊起來,旋即很快就有些渙然大悟,"你就是老吳說的七點來的那個傻逼吧,明明一個人開房,卻付了三個房間的錢,一邊走著一邊嘴里還念念有詞。"

    我愣了一下,一個人開房?

    沒理由啊,我明明是和大洋,還有千佳音一塊兒來的啊,怎麼就變得只是我一個人開房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說好了,你這付的錢我可不會還給你了,已經入了帳的,大不了我把白天老吳沒給你開的另外一個雙人房,一個大床房給你開起來,不過你一個人也只能住一個房間,開那麼多沒用吧。"那個前台有些警惕的開口說道,顯然不打算還我錢,怕我耍詐。

    我這時候已經不想去理會這人了,我抱著滿肚子的疑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開始思索起今天發生的奇怪事情來。

    千佳音他們怎麼就忽然不見了?又或者說,他們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這不可能吧。

    但很快我就清楚,這並不是不可能,之前在米城那個別墅的時候,不就出來了一個假大洋嗎?

    也就是說,這一切真的是我的幻覺嗎?

    其實他們並沒有出現在米城,出現在米城的那些可能是我的幻覺,又或者是一些髒東西,他們的目的就是想把我從米城里面騙出來,騙到烏魯木齊這里。

    我忽然感覺自己的呼吸一滯,因為我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那個假易超在走之前,借走了小幽,還有那個陰煞活死人!!

    這一切,都是幻覺,他們利用我面對易超他們不設防的心理,把我騙到了這里,然後再利用我對他們的信任,把我最大的底牌陰煞活死人給弄走。

    事實上,從頭到尾,在別人看來,從米城到烏魯木齊,再到尉犁縣,都是只有我一個人。

    我被人算計了?

    我忽然感覺自己的內心一片冰涼,想通了這一切後,我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怎麼樣的一個怪物,就在這時候,剛才還一臉疲倦的前台,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我,那眼神特別的奇怪和空洞,就好像是一個死人看著我一樣。

    笑聲在賓館的客廳里面不停的徘徊著,宛若午夜催眠曲。

    ps:

    第三更,今天就這三更吧,打賞加更的第四更就先不加了,昨天的七更寫的我腦子一片空白,卡文卡的厲害,第四更的時間就讓我去調查一下關于羅布泊的資料,好好整理一下接下來的劇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