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章鬼引墨蘭

第九章鬼引墨蘭

    "你干嘛呢?"我嚇了一大跳,問了一句前台,前台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盯著我看。那眼神看的我渾身都不適應。

    就在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一邊從黑暗中走出來,一邊對著我開口說道,"王盼,你剛才敲我房間門干嘛?"

    我愣了一下。那聲音。是易超。

    我有些警惕的後退了幾步,果然,從黑暗處走出來的人就是易超,他正對著我揚著手,一邊走一邊問著。

    而前台的笑聲這時候也更加尖銳起來,那怪誕的笑聲都快把我的魂都給嚇出來了。

    "王盼,到底怎麼了?"易超一邊走著,一邊對著我開口說道。

    我卻伸出手去抓住了自己腰間的血刃,死死的盯著易超。"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易超伸出手來指了指自己,一臉的莫名其妙,然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我能是誰,我就是易超啊。"

    "你別過來。"我一臉警惕的看著易超,又後退了幾步,我才不相信面前的人是易超,因為我剛才敲過易超的門,從易超的房間里面開門出來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而且剛才。前台也說過了,我是一個人過來開房間的。

    也就是面前的這個易超是假的,之前他騙了我的陰煞活死人。那麼現在,他過來又想做什麼?

    見我奇怪的樣子,易超也怔了怔,"王盼,你玩什麼呢,別鬧了。"

    "演的還挺好。"我嘲諷了一下,就把腰間的血刃拔了出來,死死的盯著易超,冷聲開口說道,"我已經看穿你們的計劃了,你再過來,我可就要不客氣了哦。"

    易超怔了一下,"王盼,你到底想干嘛,神經病嗎?"叉呆匠扛。

    我卻笑了起來,看來他還想要試圖繼續來接近我,從而達到欺騙我的目的,雖然不知道這次他來欺騙我的目的所在,但我也絕對不可能讓他得逞。

    就在這時候,那前台發出的怪誕笑聲也戛然而止,還沒等我反映過來,易超直接上來用力的卡住了我的身體,一下子把我給按在了地上,我掙扎著想要從地上起來。

    卻被易超給死死的按住,根本起不來,一米六幾的身高,竟然能把我給按在地上動彈不得,這讓我更加確定了易超是假的了。

    就在我死命反抗的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了起來,"師兄,咋了。"

    "這小子瘋了,見我就想要上來砍我,操。"易超罵了一句。

    手上的力氣卻絲毫沒有降低,依舊死死的把我按在地上動彈不得,我連站都站不起來。

    "打暈他!"千佳音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可能被幻覺給控制住了。"

    "好!"還沒等我反映過來,我直接被人一個手刀給砍在脖子上,直接雙眼一翻黑,暈死過去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被人五花大綁在自己的房間里,房間里面只有千佳音,大洋和易超三人,他們三個人都死死的盯著我,生怕我醒過來後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

    這時候我也意識到有些不對勁起來,很快,寄居在陰煞活死人里面的小幽直接朝著我跑了過來,一下子趴在了我的腦袋上,開口說道,"哥哥,你怎麼了?"

    我愣了一下,"這怎麼回事?你們是真的還是假的?"

    "什麼真的假的?"大洋立馬開口說道,"我還想問你呢,咋一見面就要砍人。"

    "你們不是假的嗎?"我更加疑惑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從米城到烏魯木齊,一個人來開的房?"

    "你中幻術了,把事情的經過和我們說一下。"千佳音很是冷靜的開口說道。

    那種不對勁的感覺也愈加的強烈起來,面前的這些人,不可能是假的啊,怎麼看怎麼真,如果是假的,想害我,早就可以趁著剛才把我打暈的時候害我了,所以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下。

    听我說完後,他們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這時候易超開口說道,"行了,我已經差不多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幫你松下綁,你一會兒可別忽然暴起傷人。"

    "我又不傻!"我沒好氣的瞪了易超一眼,這時候我也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來,才不可能會犯傻。

    得到我確定,又肯定了我不會一下子爆發後,易超這才上來幫我解了綁,解完後,這才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中了一種叫做鬼引墨蘭的道了,這花的香味會讓人產生幻覺,那些幻覺都是自己內心里面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從而讓人做出一些反常的舉動。"

    我愣了一下,被易超這麼一說,我也有些明白過來,易超他們的到來,一直到現在都讓我感覺有些如夢似幻,畢竟這都已經不算是雪中送炭了,完全是我剛覺得肚子餓了,就有人來送飯,剛覺得有點熱了,就有人過來給我扇扇子。

    總之就是不太容易讓人相信。

    而那個無臉女則是我這次的目的地,西蕪古國,所幻想出來的,我總感覺這次西蕪古國之行很危險,內心對這些都充滿了恐懼,所以才會有這種幻覺來。

    一聯想到這,我就有些發懵了,"那他給我弄這個鬼引墨蘭的作用是什麼?他到底想要我做什麼?"

    易超笑了起來,"這點還不好辦嗎?你當時最想要干的事情是什麼?"

    被易超這麼一說,我也明白過來了,"他是想讓我出去?!"

    "沒錯!"易超打了一個響指,"看來你還不算傻。"

    這時候千佳音忽然開口說道,"鬼引墨蘭這東西的香味不能存在太久的,所以想要把人給弄出幻覺來,絕對是要讓這人處于這個環境里面,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房間里面肯定有鬼引墨蘭這東西。"

    千佳音話音剛落,易超和大洋兩個人就在房間里面搜查了起來,很快,就在我的床底下發現一朵被黃紙貼住的蘭花,這蘭花長得有點奇怪,紫紅色的花瓣已經有些枯萎了,但花蕊的樣子卻好像是一張長滿細碎牙齒的嘴,看起來就和小幽發飆時候張開嘴的樣子一模一樣。

    這就是鬼引墨蘭?也不知道是不是時間過的有點久了,這鬼引墨蘭上已經沒有一點香味了。

    "沒理由啊,就算鬼引墨蘭能夠迷人心神,但他怎麼知道王盼就是住這房間的?"千佳音皺著眉頭開口問了一句。

    很快,所有人都一臉恍然大悟的對視了一眼,然後異口同聲的開口說道,"內奸!"

    "很有可能之前給我們開房的那個前台,就是那個人安排著的,這樣他就可以安排我們到底住哪個房間,把王盼引進這個有著鬼引墨蘭的房間里面。"千佳音經過分析,開口說道。

    "那個前台?"我皺起了眉頭。

    易超也開口說道,"我剛才下去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什麼前台啊!"

    "一定要找到這個人,他是我們目前可以抓到的線索之一!"千佳音立馬開口說道。

    我們一群人連忙朝著樓下跑去,這時候天已經有些亮了,我們跑到樓下的時候,前台是空著的,我們在前台翻找了半天,終于找到了那個前台的信息了。

    其實也不算是找到具體的信息,而是我們找到了老板的電話,直接電話打了過去,我說自己的錢包被前台偷走了,要麼那老板給我前台的地址,要麼我就報警。

    老板被我這麼一說,直接把前台的地址給了我,我們一群人順著地址找了過去,剛走到那門口,千佳音就伸手攔住了我們,皺著眉頭開口說道,"我們可能來晚了。"

    ps:

    第一更,下一更九點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