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三章壁畫上的西蕪王和道士

第十三章壁畫上的西蕪王和道士

    易超說著說著就愣住了,每個人都錯愕的看著我,那表情就和貓頭鷹似得,我也有些無奈起來。雖然我對這一排字的內容也同樣很是震驚,但我還是聳了聳肩,開口說道,"別看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具本來就應該腐爛或者變成干尸的尸體,十年沒有腐壞,一觸踫卻變成了黃沙。一個重達數百斤的大棺材出現在我們的必經之路,里面刻得是西蕪古國的文字,而這文字的內容,卻指向了你,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謎團。"易超有些發呆的開口說道,顯然腦子一下子繞不過來。

    他和大洋並沒有和我一起去過龍湖村,所以對這忽然出現的東西,也就想不大明白,而千佳音則是知道一些關于這事情的具體內容,我不清楚她到底調查到了什麼,反正我看向她的時候。她的臉上並沒有太大的震驚,錯愕是有,但卻也沒有易超和大洋那麼明顯。

    就在這時候,阿拉姆朝著我走了過來,那雙渾濁的眼神不停的上下掃視著我,就好像是鷹隼一般。

    看著阿拉姆的樣子,我也有些狐疑起來,他到底干嘛呢?

    忽然,阿拉姆好像發現了什麼,直接伸出手來把我額前的劉海捋了起來。然後伸出手來遮住了我的左眼。然後我就看到阿拉姆好像見到鬼了一樣,不停的大叫起來。

    "怎麼了?"我看著阿拉姆的奇怪樣子,心里也很是好奇,他到底干嘛呢?

    "你是,王盼!"阿拉姆指著我開口說道。

    我愣了一下,"我本來就是王盼啊,怎麼了?"

    阿拉姆卻死死的盯著我,臉上滿是憤怒。"十年前,就是十年前你給的我們西蕪古國的信息,讓我們進去的,你害死了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

    說完阿拉姆就和發了狂似得,直接上來就想要撓我,抓我,我怎麼可能被阿拉姆這種干瘦的中年人給弄到,直接一把將他撇到了一邊,沒好氣的開口說道,"十年前,我才只有十四歲,根本就沒可能來營盤古城,怎麼可能會害你!"

    "你害死了所有人!"阿拉姆的眼楮就好像是充了血一樣,整個人都有些猙獰起來,再次沖了上來。

    這時候大洋和易超也上去拉住了阿拉姆,大洋也開口說道,"十年前他的確是小孩,我們還是一塊兒上學的,根本不可能來這里的,阿拉姆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他就是化了灰我都認識,如果不是他之前沒有把自己的一邊眼楮遮住,我第一次見面就可以認出他來了!"阿拉姆越說越是激動,看樣子都快要沖上來殺人了!

    我後退了兩步,開口說道,"會不會是給你們寄錄像帶的那個王盼?"

    我這麼一說,易超和大洋兩個人這才有些恍然大悟起來,易超開口說道,"阿拉姆兄弟,這可真不是我們在說謊,這個王盼應該不是之前透露給你們信息的王盼,你看看,他的身份證上也就顯示的才二十四歲,十年前他還是個孩子呢,最關鍵的是,就算是他,這十年過去了,難道他就沒有什麼改變嗎?"

    被易超這麼一說,阿拉姆也呆住了,沒有掙扎,而是一直用他那雙宛若鷹隼一般的眼眸四處掃視著我,最後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也是,是我認錯人了。"叉狂他亡。

    見阿拉姆沒有再掙扎了,易超和大洋兩個人這才松開了他,一群人又再次回到了駝隊上。

    這次的黑色棺材事件就好像是我們這一次的西蕪古國之行的小插曲,黑色棺材事情後的幾天,我們隊伍里面的情緒都特別的不對勁,隨著更加的深入沙漠,每個人都開始變得有些焦躁不安起來。

    阿拉姆每天都開始變得神神叨叨起來,開口閉口都是什麼沙漠之神,而且看我的眼神也都帶著一些敵意和不友好的情緒在里面,弄得我們很是緊張,晚上休息的時候,易超和大洋都是和我一塊的,如果阿拉姆忽然發飆的話,至少他們還能夠幫上點忙。

    阿拉姆也注意到我們對他的戒備,變得更加神神叨叨起來,無邊無際的沙海就好像是一頭巨大的凶獸,讓我們產生了無盡的焦躁和不安。

    中間路過了一次綠洲,我們補充了一次水源,也好好的洗了個澡,但這卻也並沒有消除我們隊伍里面那種焦躁的情緒。

    再次出發後,那種焦躁的情緒不停的環繞著我們,好幾次我都快要精神崩潰選擇放棄了,但想想小美,還有這一次途中發生的事情,我還是默默選擇了承受,遲早要找到那個西蕪古國的,我甚至有一種直覺,那就是之前環繞著我的一切謎團,很有可能就會在這一次的西蕪古國之行中迎刃而解。

    在進入沙漠的第七天,我們的焦躁終于得到了示範,因為我們找到了一個古城,一個早已經化作廢墟的古城,古城的旁邊有一個挺小的綠洲,有一口數百畝大小的小湖,听阿拉姆說這湖水的和古孔雀河的地下水連通的,可以喝。

    在那綠洲里面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後,我們就回到了那個化作廢墟的古城,古城的建築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城牆都已經被風沙摧毀了大半,我們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一個可以遮蔽風沙的地方,讓鼠王去把駝隊安頓好,我們也就開始整頓起來,開始為了之後的行動而做準備。

    听阿拉姆說的,這古城其實已經是屬于西蕪古國鄰國的領土了,這里到西蕪古國最多就只有兩天的腳程,听到這個消息後,原本有些焦躁的情緒這時候都已經安穩下來了。

    而我內心那種有東西在呼喚著我的感覺,在到了這座古城後,也開始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就在我們打算休息的時候,易超忽然開口說道,"看,這是什麼東西?"

    听易超這麼說,我們全都跑了過去,很快,就發現了易超說的是什麼東西了,那是一幅壁畫,可能是位置的原因,雖然被風沙摧毀了不少,但至少可以看的清楚那面是什麼。

    那畫的內容就是一個穿著道袍的人和一個穿著華服的人說著什麼,手里拿著一顆黑色的寶石,那個穿著華服的人衣服上有著太陽的圖案,整個人看起來不怒自威。

    而在這兩個談笑風生的人身邊,有著一口黑色的棺材,再周圍,就是無邊無際的尸體殘肢,血紅色的顏料讓整個壁畫看起來更加的恐怖起來。

    在壁畫的周圍,更是不再出現尸體了,而是直接就用血海來描繪。

    我們所有人都被這幅畫給震撼住了,張大了嘴巴,呆呆的看著這副壁畫,好像自己的靈魂都被吸進去了一樣。

    在壁畫的最上方,有用一種文字在寫著什麼東西,很快,我們就意識到了這文字和之前在黑色棺材上看到的那些字是一種文字。

    我們全都轉頭看向了易超,易超頓了頓,然後開口說道,"殘暴的西蕪王和邪術師,他們毀滅了王國,讓王國的臣民陷入了無邊無比的戰亂之中。"

    西蕪王?這不是西蕪古國的鄰國嗎?為什麼這里會有關于西蕪王的壁畫?

    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千佳音說的那個故事,西蕪王為了那口阿羅西石棺,耗盡了整個王國的氣運,莫非那個阿羅西石棺並不在西蕪古國,而是在他的鄰國,所以西蕪王發動了戰爭?

    那那個被稱之為邪術師的道士是誰?那道士手里拿著的黑色寶石又是什麼東西?

    ps:

    第一更,下一更十點前。另外,推薦本朋友的書,作者大家應該很熟悉,南無袈裟理科佛,是黑岩靈異小說的領軍人物,他寫的書是《苗疆道事》,鏈接是︰<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直接點擊就可以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