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章八堡村

第一章八堡村

    這應該是我這幾天來睡的最安穩的一次的,既沒有人在我睡覺的時候叫我的名字,也不用擔心第二天起床會遇到來找我討命的小鬼。

    我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晚上五點鐘這才醒來,醒來的時候肚子空的慌,我有些發懵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才迷迷糊糊的朝著樓下走去。

    剛到樓下,就看到月經哥在樓下客廳里面整理一些道具,無非就是一些十字鎬啊,護膝啊,帳篷之類的戶外用品。

    我想起來昨天他說的去準備一下,該不會準備的就是這些吧,這樣子咋看起來這麼像去盜墓啊,我就開口說道,"月經哥,咱們是要去盜墓嗎?"

    "盜你妹,過來幫忙,你以為接下來我們是去春游嗎?沒有這些東西,去了那種深山老林里面,絕對夠你受的。"說完月經哥就丟了個不知道什麼東西過來,我接過來一看,是驅蚊水。

    看來月經哥準備的東西有夠多的啊,連驅蚊水都用上了,不過我有些納悶,不是說要幫我恢復陽壽嗎,咋整的好像是要去深山老林里面露營似得。

    月經哥一邊整理一邊開口說道,"昨天我去調查了一下,才發現自己虧死了,媽的這筆生意我一個人都吃不下,只能帶個人一塊過,八十萬還得兩個人分,只是日了狗了。"

    我一听月經哥還請了幫手,心里也舒服了一些,看來月經哥還真不是敷衍我的,他是真的收錢辦事的人。

    月經哥這時候也開口說道,"對了,這里有一些武器,你自己找個,到時候拿來防身。"

    說完月經哥就從一旁的箱子里面拿出來一些軍刺啊,短劍之類的武器,我從來沒有用過這些東西,也沒見別人用過,當時心里也有些害怕,開口說道,"咱們這是干嘛去啊,打戰嗎?"

    "不,只是去一個全村人死光了的村子里面呆幾天罷了,就是去那的路有些不安穩,沒有這些很容易被深山老林里一些野獸給傷了。"月經哥開口說道。

    我一听,這尼瑪,又是去一個荒蕪的村子,又是要穿過深山老林的,這月經哥到底是想干嘛啊!

    不過听月經哥說起來似乎也挺危險的,我看了下那些擺在桌子上的武器,雖然沒用過,但看一眼還是可以看出來一些東西到底是什麼用的。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一把尖刺一樣的東西時,就有些挪不開目光了。

    因為那把尖刺的形狀十分詭異,尖端特別鋒銳,但刺身卻又帶著一絲弧度,我敢保證這要死扎在人的身上,絕對可以在扎出一個洞的同時,扯下一大片肉來。

    而且上面還有很深的血槽,估計被扎了,放血都能放死對方。

    當然,最吸引我的還是它的顏色,漆黑無比,但是在血槽那個部分,卻是帶著一條金絲勾出一條邊來,整個鉤子帶著一種無比詭異的美感。

    "第一眼就看中了墨桿金鉤,果然是他!"這時候月經哥小聲的開口說道。

    "什麼?"我沒太听的清楚,就開口問了一下。

    "沒什麼,你選這個嗎?這個叫墨桿金鉤,挺牛逼的,我上次用他活活扎死一頭野豬,半點事都沒有。"月經哥開口說道。

    我看了下其他的,覺得都沒有月經哥說的那個墨桿金鉤順眼,雖然不知道這墨桿金鉤是什麼樣的武器,但反正其他東西我也不會用,不如選個順眼的。

    在我選完墨桿金鉤後,又從樓上走下來一名穿著青色緊身衣的男子,男子一臉的慵懶,好像什麼事情都不會放在心上一樣,在看到我的時候,那雙慵懶的眼楮這才稍稍有了點神采,對著月經哥開口說道,"這是這次的雇主?"

    "嗯,就是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月經哥在看到那穿著青色緊身衣男子的時候,竟然還帶著一點兒敬畏。

    男子的眼楮再次變得慵懶起來,但我總感覺他那雙漆黑的眸子在打量著我,"真確定是他?他不可能這麼弱吧,看樣子,好像沒有幾天好活了。"

    "中間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既然是紅鯉讓他來的,那想必十有八九就是他了!"月經哥開口說道。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對話讓我有些雲里霧里,他們口中的他是誰,為啥老說我是他,這尼瑪到底賣的什麼關系。

    但顯然,那青色緊身衣的慵懶男子不會給我反應的機會,他直接從手里丟過來一套緊身衣,開口說道,"不管你是不是他,不過既然你選擇了墨桿金鉤,那想來也是有些緣分的,換上吧,吃點東西,我們出發。"

    "出發?去哪?"我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慵懶男子走過我面前,只留給我一個背影,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的身後背著一口長劍,劍是用劍鞘包著的,看不出到底是怎麼樣,但可以肯定分量絕對不會太輕。

    說實話,我挺討厭慵懶男子這種高冷的態度的,做什麼都是別人欠他幾百萬的表情,我心里就給他整了個外號,叫做高冷哥,意思是這比高貴冷艷。

    高冷哥很快就出門了,在他出門後,月經哥也開口說道,"別理他,他就這樣,我們一會兒先去吃點東西,然後再出發,這些都是你的裝備,你自己看著弄。"

    說完月經哥把手里的一個包丟了過來,我打開來一看,里面有很多東西,繩子啊,水壺啊,還有一些壓縮食物,以及一些我根本說不上名字,亂七八糟的東西。

    把東西一接,我也跟著他們一塊出去,月經哥開的是一輛本田霸道,雖然是日本車,但顯然質量不錯,我們幾個人先在一家叫做川菜故事的川菜館里面吃了後,就直接上車前往出發點了。

    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剛醒,這一吃,又感覺有些困了,反正我也不會開車,這也輪不到我,等著到目的地也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在車子上先睡一覺。

    哪知道我這一睡,又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還是月經哥把我給叫起來的,我剛迷迷糊糊起來呢,就被面前的情況嚇了一跳。

    因為我發現我們竟然還真的出現在一片深山老林的這邊,我拿出手機想定位一下看看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結果我剛拿出來就發現這里沒信號。

    這時候月經哥也開口說道,"這是洪雅縣,也是我們的目的地,接下來的路車子已經開不進去了,要我們自己走進去。"

    "哦。"我看著外面彌漫著的大霧,說實話有些不想進去,因為這麼大的霧,連人都看不清楚,還怎麼穿越叢林啊,但仔細想想,來這里不就是為了我的陽壽嗎,連我自己都打退堂鼓了,那高冷哥和月經哥更沒有必要進去了啊。

    等下了地後,我打了個哆嗦,雖然我已經做好了森林里面比較潮的準備了,但在下來的時候還是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濕氣撲面而來,陰冷的氣息讓我打了個冷顫。

    我學著高冷哥和月經哥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然後把那幾件裝備一件件的穿起來,結果那些東西穿著特費勁,他們都穿完了,我才把自己的褲子給整好。

    高冷哥上來幫我把衣服給弄好後,拿過墨桿金鉤往我的腿邊一口凹槽一放,然後拿過一個對講機,扣在我的胸口,開口說道,"一會兒如果迷路了,就用這個聯絡,這里距離八堡村還有點遠,信號應該還是可以連得上的。"

    "八堡村?"這就是我們這次的目的地,那個月經哥說的整個村子里面所有人都死光了的村子。

    ps:

    第二更,還有一章,這是一個新的系列故事,所以我又給開了一卷,章節排序名也是從一開始計算,以後也都是這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