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九章來自亙古的呼喚

第十九章來自亙古的呼喚

    說出這句話後我就懵了,什麼美羅科林?這話是我說的嗎?

    美羅科林?那個無臉女叫做美羅科林?

    很快,我就想起來了,之前千佳音和我說的。西蕪古國的國王和王後都是以太陽神和月神自稱的,似乎那個所謂的月神,就是美羅科林?

    而在我說出這句話後,千佳音和黃大仙兩個人都是一臉錯愕的看著我,但眼神里卻也並不是完全震驚,而是帶著三分的理所當然的感覺。

    似乎我會說出這句話,是正常的。

    "我不管。是你讓西蕪國覆滅的,所以這筆帳自然是要你來償還。"無臉女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充滿了無盡的怨念。

    而在無臉女傳出聲音後,我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懵,好像有什麼東西鑽進了我的腦袋。

    總感覺自己的記憶里多了什麼東西,但我轉念一想,卻什麼東西都沒有抓到,仿佛剛才的那種感覺就是一種錯覺似得。

    很快,周圍的氣氛開始變得有些冰涼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外面沖進來一樣,這時候,千佳音忽然開口說道,"都已經是要死了的人了,還這麼冤魂不散。真以為在這里,你能為所欲為嗎?"

    話音剛落。千佳音直接張開了嘴巴,從嘴里鑽出來一只肥碩的蟲子,這蟲子長得和我小學的時候上人與自然課時養的那頭蠶寶寶差不多。

    "金蠶蠱?你的本命金蠶蠱之前不是已經被血尸給毀掉了嗎?"黃大仙一臉錯愕的開口說道。

    "雖然本命蠱只能有一個,但誰說一個人只能養一頭金蠶蠱的?"千佳音將那頭呆頭呆腦的肥碩蟲子放在了自己的掌心,然後不知道說了什麼,那頭白白胖胖的肥碩蠶寶寶竟然一下子變得鐵黑鐵黑的,竟然化作一道黑光直接沖向了門外。

    很快,外面就傳來一道無比怨恨的慘叫聲,周圍那股子陰森的氣息也變得更加的濃郁起來。在那陰森氣息到達臨界點的瞬間,那道飛出去的黑光變成一個大肥球又飛了回來,原本只是一根手指頭大小的金蠶,這時候竟然已經變得和一個拳頭差不多大小了。

    落在千佳音手掌上的金蠶竟然還很人性化的打了一個飽嗝,而後周圍的陰冷氣息也開始慢慢的消散開來。

    似乎那個無臉女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那胖球抬起腦袋也不知道和千佳音說了什麼,然後千佳音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還是讓那個無臉女給跑掉了,這等于是放虎歸山,我不知道西蕪古國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這應該是和你有關的!"

    說完千佳音直勾勾的看著我。

    我也一下子明白過來了,不僅僅是我之前的對話,還有之前在尉犁縣我所經歷的幻覺,千佳音已經確定了,之前在尉犁縣。我的確是被人給算計了,但那也只是幻覺。

    但我卻在幻覺里面出現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無臉女,也就是美羅科林。

    那是幻覺,不是先知,我之所以會在幻覺里面見到美羅科林,也就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解釋的通。

    那就是我的記憶深處本身,就有美羅科林!

    但我自身卻根本不認識美羅科林啊!

    根據我們之前的對話,也就只有一個事情可以解釋的通,那就是,之前我在壁畫里面看到的那個手里拿著黑色寶石的道士,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前世!

    一想到這,我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如果那是真的話,那就解釋的通了,為什麼那個"王盼"要讓我來羅布泊尋找聚魂棺,肯定是我的前世在里面留下了什麼東西。

    但又有一件事情,我沒有想明白,那就是,如果那個道士真的是我的前世的話,那藏鋒和那個"王盼"又是什麼情況?

    他們和我長得一樣,而且好像還都是站在我對面的,難道他們也是那個拿著黑色寶石的道士的轉世?

    但也不一樣啊,我們三個都處于不同的時代出生,轉世並沒有這麼復雜啊。

    我總感覺這其中有什麼東西我是想不通的,但大部分事情我已經自己想通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和養蠱差不多。

    把百蟲放在一個密封的盒子里,最後活下來的就是蠱。

    難道我們這三個人也同樣是如此?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之前的事情都可以理通了,但我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有個關鍵點我還是沒有想明白過來。

    但我目前所掌握的線索並不足以讓我清楚那個關鍵點,所以事情又開始變得亂成一團線團了。

    千佳音和黃大仙兩個人看我一臉深思的樣子,也都沒有打擾我,直到我從思考中緩過神來後,這才笑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兩人,我知道他們肯定知道了什麼,但就是不告訴我。

    雖然我清楚他們不告訴我,可能是為了我好,但我這心里還是感覺不是很爽。

    "行了。"黃大仙見我已經沒有思考了,然後就開口說道,"我已經幫你開闢了小周天,先在這里休整十天,這十天里面你爭取將大周天給開闢了,這樣去尋找聚魂棺的時候,就有一點兒保命的絕招了。"

    "什麼?"我開口詢問道。

    "回頭我會教你的。"黃大仙看著我,很是認真的開口說道,"貪多嚼不爛,一點點的往上修行就可以了。"

    我這時候也有些好奇,這所謂的道家氣修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就對黃大仙開口說道,"听你之前說的,這道家氣修似乎還分幾個級別,你能和我說下不?"

    "這個倒沒什麼忌諱,我給你大致的說一下把,從低到高,分別是小周天,就是你現在的修為,然後大周天,就是大洋的修為,然後就是凝聚胸中五氣,也就是易超和他師父,長老們的那個修為,他差不多已經凝聚了三種氣,等到凝聚完五行之氣,差不多就可以踏入下一個階段,那就是頂上三花,你之前在龍虎山那看到的那些祖師爺畫像,能把自己畫像掛在大殿里的,都算是頂上三花的高手,這頂上三花就是精氣神三花,凝聚完頂上三花,就可以窺無上大道,開始斬三尸了。這斬三尸,就是斬下......"黃大仙說著說著,就被千佳音給打斷了。

    "接下來就不要說了。"千佳音看著黃大仙,開口說道。

    黃大仙也意識到自己說的多了,笑了笑,開口說道,"行了,知道這麼多就可以了,你去開闢大周天吧,這兩天我和千佳音想辦法將易小子和那個胖子給恢復過來。"

    我點了點頭,根據那書上說的辦法,開始握起拳頭,舌頂上齶,閉上眼楮開始通起大周天來。

    我剛感覺到那大小周天功上的那股氣時,就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懵,一道仿佛來自于亙古的聲音在我的腦袋里面響了起來。

    "你果然還是選擇走上了這條路。"

    我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正處于一片黑暗之中,我看著無邊無際的黑暗,開口說道,"你是誰?"叉央大巴。

    "我?"那滄桑的宛若青銅古鐘的聲音開口說道,"我是你,但卻又不是你。"

    "什麼意思?"我被這說法給弄得有些懵了,但很快我就意識到,這似乎並不是簡單的一個邏輯題,畢竟之前紅鯉和我說的是,決定接受這一切,就可以打開那大小周天功,那現在,應該是打開後必然會遇到的情況。

    "找到聚魂棺,你就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只是希望你到時候不會恨我。"

    那聲音越來越淡,越來越淡,最後慢慢消失。

    ps:

    第三更,看來沒時間寫第四更了,今天就這三更吧,打賞加更的那一張就先不加更了,明天我準備一下,看看後天能不能六更。這兩天的更新的確是有些對不起了,主要是最近真的越來越忙了,學業,出版,有聲小說什麼的,都要親自去談,嗚嗚嗚,我的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