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四章上茅請神

第二十四章上茅請神

    黃大仙先是一愣,旋即一拍自己的腦袋,開口說道,"我咋忘了你們龍虎山還有請神術這種逆天的鎮宗門道法。"

    大洋咧開嘴笑了笑。把手里的錢放我懷里一揣,開口說道,"哥們,我先上,你燒著紙,可別讓這群孤魂野鬼把我給禍害了。"

    我接過錢,笑著開口說道。"放心吧,別的事情我還不敢拍板,但這燒錢的事情,我肯定是無比擅長的。"

    說完我就坐下來開始燒起錢來,而黃大仙也坐下來開始專心的恢復氣力,一會兒等大洋把這些孤魂野鬼給收拾了後,那無臉女和女聖還得靠他和千佳音來收拾。

    我們剛才那耽擱了一會兒,外面那些孤魂野鬼也都有些不受控制起來。

    而在我開始燒錢的時候,大洋也掐了一個手印,開始走起七星步來,大洋和我這個半路出家的人不一樣,請起神來也是有模有樣,按部就班,不像是我。直接掐著手印,溝通一下道統。直接就去請了。

    事實上上次在龍虎山之行後,我也確切的問了黃大仙這請神術的具體步驟,畢竟這是我保命的一個伎倆,不熟悉一些怎麼能行,這請神的步驟,是做的越詳細越好,因為動作詳細了,自己的精神力才能更加專注,這樣請來的鬼神也能在自己的身上多持續一會兒。也能讓請來的鬼神知道自己內心的虔誠,能有更多的選項,用最少的力氣請到最好的鬼神。

    也難怪我每次請神都像是去彩票店買刮刮樂一樣,完全就是自己這步驟不對勁,容易出問題,當然,也不排除我自身修為比較低和野路子出身。

    按照黃大仙的說法,修為到了什麼程度,才能請到什麼程度的鬼神,通了小周天的人可以請到最低級別的鬼卒,也就是尋常的厲鬼,而通了大周天的人便是能夠請到鬼首,想易超那種五氣凝聚了三四口的人便是可以請到鬼將,也就是我之前在龍虎山請到的那邪門玩意兒,五氣全都凝聚了的人便能請到鬼王。至于修成頂上三花的人便是可以請鬼仙,不過到了這種水準的人已經再也不用去請什麼鬼神了,他們自己就是鬼神,完全可以用中茅之術請祖師爺,至于上茅之術,那根本就是傳說中的法術,听黃大仙說,目前我所接觸過的人里面,估計也就只有高冷哥才能試著溝通一下漫天諸神,用一下上茅之術。

    而普通人請到的鬼神,也是和自己的實力有關,什麼樣的實力,才能在幽冥里面找到相對應的鬼神,我是一個異類,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都可以溝通到鬼將,甚至還能用出中茅之術,好像這茅山請神術在我身上就變成了另外一種道術一樣。

    等大洋走完七星步,他的眉眼中也有了一絲慎重,雙手持泰山印,這泰山印代表巨山壓頂,表示拔起泰山高萬丈,壓倒千邪並魍魎。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別人用茅山請神術,內心的震撼完全沒有辦法用語言去形容,和大洋的茅山請神術相比,我的那些伎倆只能算是旁門左道。

    "高上神宵府,凝神煥照宮。"

    大洋將手中結著的泰山印高高舉起,那一瞬間,我看著大洋,仿佛大洋便是那是浩瀚的泰山,眼眸中帶著無盡的威嚴。"總乎十極之中,宰制萬化。"

    旋即大洋彎腰對著天際一拜,"敬南極長生大帝!"

    再拜,"敬統天元聖天尊。"

    等他再次起身的時候,我感覺到這時候我面前的大洋已經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大洋了,雖然長得是一模一樣,但眼眸中的那股子威嚴之氣卻怎麼都消散不了。

    而黃大仙也一臉錯愕的看著大洋,開口說道,"不可能,他怎麼能用出上茅之術,雖然只是請了一位天兵,但這也太夸張了一點吧!"

    "上茅之術?"我愣了一下,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他之前不是和我說,這上茅之術早就已經失傳了,只有高冷哥那種級別的人,才能去研究一下嗎?怎麼大洋能用的出來?

    易超這時候也已經有些幽幽的醒過來,看著面前的這一幕,苦笑著開口說道,"這是大洋自身身體的資質,事實上大洋的根骨並不是很強,你覺得他那樣的性子和根骨,我師父,堂堂龍虎山掌門為何要收他為徒,甚至不遠萬里誅殺蛇仙,取蛇血為他洗靈,那便是他天生能夠讓自己的意念上達天听!這也就是說,他已經可以跨越中茅和下茅的禁錮,直接請神。"

    "這個,也太恐怖了點吧,本仙尊活了這麼久,亦從未見過如此資質之人!"黃大仙倒吸了一口涼氣,顯然被大洋這表現給嚇到了。

    易超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看來他這是鐵了心要踏入這個漩渦了,之前我師父和他說過,這請神術不用則以,一旦將自己的一絲神魂于滿天仙佛溝通,那便是再也沒有回頭路,大洋不喜這些繁瑣的事情,愛好自由,這一次能做出這舉動,說明他是真的做好了不回頭的準備了,也不知道這對他來說時好時壞!"

    我有些擔心的看向面前的大洋,此刻的大洋宛若天神下凡,我甚至能在大洋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高冷哥的氣息。

    此刻的他看起來似乎精瘦了不少,雖然體形還是那樣,但那威嚴的樣子,卻讓人下意識的就忽略了他那肥碩的身子。

    那些孤魂野鬼和大洋對視後,全都發出慘叫,頭一次生出了退意,似乎遇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

    "魑魅魍魎,不談也罷,既然你們這般冥頑不靈,那我便代天誅殺你們!"說完大洋直接駢指成劍,兩根手指只是對著前面微微一劃,那門口聚集著的孤魂野鬼便全都慘叫著化作青煙!

    而稍遠一些的孤魂野鬼這時候也都慘叫著想要往後退去,大洋伸出手來一勾,我腰間的血刃竟然不由自主的直接飛到了大洋的手上,血刃到了大洋的手里後,冒出一股股血光,似乎在抗拒著大洋。

    大洋笑了笑,開口說道,"真是一口好劍,借我一用如何!"

    "大仙只管拿去用!"我知道面前這人不是大洋,連忙對著他彎腰拜了拜。

    而在我這句話落下後,大洋手里的血刃便再也沒有發出抗拒的血光,反而冒出一股濃郁的陰煞血光,那血光劍指的地方,正是在門口徘徊不斷的孤魂野鬼!

    "天生御靈體,好,很好!"大洋張口稱贊了一口,直接一躍整個人跳進了那百來位孤魂野鬼之中,手中的血刃仿佛通了靈一樣,發出一道道清脆的劍鳴聲,和我在手里的時候,截然不同。

    在我手里最多算是闢邪,鋒利的東西,到了大洋的手里,簡直和核彈一樣牛逼!

    大洋在那孤魂野鬼之中如入無人之境,宛若割麥子一樣,每一劍掃出,便是有一片孤魂野鬼化作青煙消散掉,而大洋就好像是三國時期那趙雲似得,不停的在孤魂野鬼之中來回穿梭。

    手里的血刃也似乎感覺到了無比的愉悅,劍上的血光隨著誅殺那些孤魂野鬼開始愈加的茂盛起來,很快,那劍身上就開始慢慢爬滿了血紋,並且隨著誅殺的孤魂野鬼數量的增加,那些血刃竟然開始擴展開來。

    整把劍看起來就好像是用血做的一樣。叉丸介扛。

    誅殺掉最後一頭孤魂野鬼後,大洋的眼眸掃向一方,冷笑一聲,"鬼鬼祟祟,不是什麼好東西!"

    手里的長劍一抖,血刃上的紅光化作一道劍芒朝著那方沖殺過去!

    ps:

    第一更,下更八點,還差五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