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苗疆蠱人

第二章苗疆蠱人

    看著面前被大霧所蔓延的森林,我心里也布滿了不安,畢竟我從來沒有弄過野營的生活,唯一一次野營還是高中那時候春游,去了學校後山。

    但學校後山和面前這一眼根本望不到邊的森林壓根沒法比,誰知道這森林里面有什麼鬼東西,一不小心就沒命了,更何況听他們說的,我們還得去一個鬧鬼的村子,顯然外面的這層森林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了。

    "我們去八堡村干嘛,那不是鬧鬼嗎?去那我能恢復陽壽?"在進去前,我終于問出了我一直忍著的問題。

    "可以這麼說,就目前而言,你恢復陽壽最好的地方就是八堡村了,至于為什麼進去後你就能恢復陽壽這一點,我不能告訴你,這些東西傳內不傳外,你又不是我的徒弟,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月經哥耐心的開口解釋了一下。

    而高冷哥則是直接背著包就往里面走了,見到月經哥和高冷哥都要進去了,我也連忙跟了上去,雖然我覺得這里的確是危險,但總比等死要好吧。

    剛進森林,我就感覺到眼前的白霧變得更加濃郁起來了,超過五米外的地方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來,這時候高冷哥開口說道,"都從包里把繩子拿出來。"

    說完高冷哥就拿出繩子來卡在了我腰上的腰帶上,而月經哥也從包里拿出繩子來卡在了我背後,我一下就知道這些繩子是干嘛用的了,在這大霧里要是沒有這些繩子,估計我們三個都得走散不成。

    "走吧!"弄完後,高冷哥又恢復了原來慵懶的表情,在前面走著,我連忙跟上,而月經哥則跟在我身後。

    我知道他們兩個一個前一個後是在保護我,心里也有些感動。

    走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吧,面前的霧更濃郁了,我甚至看不到幾步外的高冷哥了,如果不是腰上要繩子給掛著,我現在肯定是迷路了。

    這時候高冷哥也開口說道,"我已經盡量高估了這些怨氣了,卻沒有想到八堡村里面的東西在經過三十年的沉澱竟然已經到了這種程度,看來這一次的確是危險了。"

    我一听連高冷哥這麼高冷的人都覺得危險了,心里也有些不安起來。

    這時候月經哥開口說道,"淨瞎比比,一群孤魂野鬼罷了,怨氣再大,小爺我都收了丫!"

    听月經哥一說,我這心里安了不少,但高冷哥顯然是不想給月經哥什麼面子,直接開口說道,"既然你這麼牛逼,干嘛叫我!"

    "嘿嘿。"月經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跟在了我身後。

    剛走了一會兒,高冷哥就開口說道,"好了,到沼澤地了,我們分開走一點,我會在安全的地方做標記,到時候要是我掉下去了,瓜娃子你就把我拉起來。"

    "瓜娃子?"我愣了一下,這時候月經哥開口說道,"在我們四川話里面,就是熊孩子的意思!"

    我一听,高冷哥竟然叫我熊孩子,這心里也不好受起來,媽了個逼的,你也大不了我多少吧,但想起來他竟然以身犯險,自己在前面探路,我也就把這口氣給忍了。

    高冷哥人雖然沉默寡言,態度也有些高貴冷艷,但本事確實沒得挑,雖然有些不大看得清,但我還是注意到了高冷哥的動作,很是矯健,三兩下就能夠找到最簡單的著陸點,然後在路途上留下記號。

    也不知道他留得什麼東西,在這大霧中,竟然散發出一絲光芒來,無比顯眼,我跟著他沿途留下來的印記,走了半個多小時,居然走出這個沼澤地了,一路上也沒有踩到炸彈。

    過了沼澤地後,我們幾個人都有些累了,尤其是我,甚至都感覺到自己的腳上都起水泡了,身體也和被人打了一頓似得,累得慌。

    高冷哥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口說道,"原地休息十分鐘再出發,夜幕降臨前要是到不了太陰宮,咱們這的人都得死!"

    我听高冷哥說的嚴重,這心里也慌了,不累了,不過既然他說休息十分鐘,我也趕緊找個地方坐下來,把自己腳上踩著的靴子給脫下來,果不其然,腳上起水泡了,一踫就疼。

    這時候月經哥也走到我身邊,開口說道,"起水泡了?"

    我點了點頭。

    月經哥開口說道,"起水泡了,就挑破,然後再在上面弄點消炎藥,包扎一下,不然發炎了,在這鬼地方,直接就和要了你命差不多。"

    說完月經哥直接拿過他手上的軍刺,把我腳上的水泡直接挑破,然後又撒了一種黃黃的藥粉,就卷出一片繃帶幫我包扎了。

    我重新穿上鞋,原本合腳的鞋子也顯得有些擠。

    這時候高冷哥也看了眼表,開口說道,"好了,十分鐘了,出發!"

    我一听竟然要走了,心里也怪不舍的,畢竟都走了這麼久了,才休息一會兒,竟然又要走了,但想想剛才高冷哥說的,夜幕降臨之前要是不到那個叫什麼太陰宮的地方,我們幾個都要死。

    結果剛走兩步,就看到高冷哥停下來了,我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咋停下來了。"

    "有情況,有人走在我們前面。"高冷哥開口說道。

    我走到高冷哥那,也注意到了,地上有著一句面色發黑的尸體,尸體的表情無比的扭曲,怎麼說呢,好像是在到達了恐懼和疼痛的最巔峰時那種怪誕的表情。

    而尸體的肚子卻是炸了,滿地的腸子內髒,上面爬滿了白色的蛆,乳白色的蛆蟲在那些內髒上面鑽來鑽去,直接讓我吐了出來。

    一旁的高冷哥則好像看的不是尸體一樣,"這人死去最多只有三個小時,也就是說在我們前面最多三公里的地方,還有一個人,或者說一隊人,這批人中絕對有一個人是養蠱的,看這尸體的死狀,應該就是死在萬蟲蠱上的。"

    "既然對方有個人是養蠱的,那肯定知道這個鬼地方一旦入夜了是有多危險,他們的第一個休息點肯定就是太陰宮,也就是說,我們到時候一定會遇到這批人。"月經哥的表情也有些嚴肅了。

    只有我一個人啥都不懂,開口說道,"那不是挺好的嗎,這鬼地方這麼危險,大家一塊兒合作,到時候各取所需不就得了。"

    "沒你想的那麼簡單,這得看對方是養鬼派的,還是驅魔派的,如果是養鬼派的還好說,大家都是同門,要是驅魔派的那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到時候免不得要動手了。"月經哥開口說道。

    "就算是養鬼派的也不行,誰知道是南派還是北派,修的是茅山還是外八道,就算和我們一樣,都是南派外八道的,那也有可能會動手,你難道不知道這瓜娃子對那些養鬼的人有多大的吸引力嗎?"高冷哥這時候又擊碎了我內心唯一的僥幸。

    難道真的是要動手了嗎?

    "也不說定,看這樣子,對方應該是養蠱的,那群苗疆人從來不和我們道家人有來往,說不定對方是想要用八堡村里面的那些怨氣煉他的鬼面蟲呢。"月經哥開口說道。

    "這個可能性挺高的。"高冷哥點了點頭。"還是準備一下吧,萬一到時候遇到危險了,也好過一些。"

    說完高冷哥也不管那肚子炸掉的尸體,繼續往前走著,只是在知道前面有個不知名的敵人在等著我們後,隊伍原本的氣氛就比較沉重,被這麼一整就更沉重了。

    就在我打算打破這種沉默的時候,周圍的濃霧中忽然發出一道嬰兒哭泣的啼叫,在這視線只有三步遠的濃霧中,顯得無比的詭異。

    ps:

    第三更,今天的更新搞定,明天繼續看看能不能再多一點更新,好吧,我承認,今天又看ig打vg的比賽了,耽擱了不少時間。

    我錯了,明天再看就剁擰J只沒 脕 .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