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二章我于西蕪見真武

第四十二章我于西蕪見真武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把自己的心情給壓抑下來,黃大仙怎麼來這里了?正在我疑惑的時候,通道那邊。已經有人出來了。

    出來的人正是易超。

    不,又或者說是,另一個易超?

    出來的這個人比易超要高上一個頭左右,在身高上已經和我差不多了,那張原本俊俏的如同女人的柔和臉頰這時候也帶著意思刀削斧劈的稜角,高挑的鼻梁,深陷的眼窩給人一種深邃的感覺。休系估圾。

    如果不是五官一樣,之前穿的衣服也很相似。我甚至都懷疑這個人不是易超了。

    這時候黃大仙的聲音也在我的耳邊響了起來,"果然如此,我說這次感覺易小子有些奇怪,原來是這樣。"

    "這是什麼情況?"我開口詢問道。

    黃大仙輕聲笑了起來,"武當可真是厲害,這計謀都玩到這份上了,而龍虎山的那些老腐朽竟然還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掌控的住道教這泱泱千年的氣運嗎?"

    "什麼意思?"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詢問道。

    "易超和你一樣,不過卻也不一樣。"黃大仙的聲音充滿了戲謔,"他的身上帶有武當山千年的氣運。我差不多已經知道他是誰了,看來他比你要先走了一步,而且身上還隱隱約約帶有龍虎山兩千年的龍脈氣運。"

    "什麼意思?"我開口詢問道。

    黃大仙開口說道,"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抑住自己內心的好奇心,繼續朝著易超看去,這時候易超已經走到了那巨大的棺材面前,深邃的漆黑眼眸掃了一眼那巨棺,旋即輕聲笑了起來,笑容中帶著極強的嘲諷,似乎發現了什麼很好笑的東西一樣。

    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褲子上輕輕敲打著,只是看著那巨棺,不停的冷笑,似乎這樣看不膩一樣。

    "兩千年前,你我二人有過爭斗。你以你的五斗米論道,奪天地造化,我爭不過你,然這一切終是你送我的一場大造化,而今我身上有你五斗米教兩千年氣運,有我玄武道場一千年氣運,最後的勝者依舊還是我!"許久,易超終于有反應了,看著那巨棺,冷聲笑道。

    在易超說完後,那巨棺竟然開始不停的左右搖晃起來,似乎里面有什麼東西想要掙扎出來一樣。他只是伸出手來按在了那巨棺上面,原本正在劇烈搖晃的巨棺這時候竟然直接被鎮住了。

    "你知道你我二人之間而今的成敗,是如何而定的嗎?"易超抿著嘴,輕笑著開口說道,"你心太善。一心向道卻無香火支撐,如何成聖?最後只能淪落到斬三尸修輪回,試圖來世再肉身成聖,可笑,我道家人又不是佛門那種雜七雜八的玩意兒,修什麼來世,要修,我便是要修今生,所以,我活到了現在,而你,死了。"

    說完易超將自己的手放開了石棺,"知道我是怎麼做到的嗎?很簡單,我只是在仙冊上加了一個名字,真武大帝,我便是那真武大帝,便是那天空中最耀眼的神,世人香火自然不斷,而你呢?充其量只是一個祖師爺,可笑轉世還要被自己徒子徒孫追殺。"

    石棺開始猛烈的搖晃起來,搖晃的力度開始變得越來越猛烈起來,而易超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濃郁,越來越濃郁,"不過放心好了,兩千年前,你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同樣會給你一次機會,這一次來這,我只是想來給你帶句話,你要留給後人的龍脈氣運,我收了。"

    說完易超直接伸出手來用力拍了一掌那巨棺,巨棺在易超的手上直接被拍成了灰燼,連帶著里面那不停震動的東西也一塊兒被拍成了灰飛煙滅,"既然已經死了,那也不必留下來繼續作怪,我白奇便好心送你上路。"

    我用力的深吸一口氣,死死的盯著石室里面放聲狂笑的易超,不對,是白奇,整個人的汗毛都炸了起來,從剛才他說的話里面我差不多已經理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太可怕了!

    整個龍虎山的長老,太上長老,全都被他當成狗來耍弄于手掌之間,如果不是黃大仙死死的箍住我,我這時候甚至可能會直接被面前的一幕給震驚到癱軟在地上。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這全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不僅僅是龍虎山的那些長老,連兩千年前的張道陵也被面前的這個白奇耍弄于鼓掌之間。

    最主要的是,我也聯想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面前的這個白奇,活了足足有兩千年了!

    而且看樣子,他不是和黃大仙一樣不停的奪舍,才活的那麼久,他僅僅就是以自己現在的肉身,活了足足兩千年!

    "修來世,修來世。"白奇有些狂妄的笑了起來,"當年的天縱奇才也不過如此,虧我以為你設了多大的局,也不過如此。真以為自己能斬三尸證道嗎?看看現在的你,人不人鬼不鬼的,就算真的論道,那還是你嗎?"

    說完白奇的身影直接在石室內慢慢變淡,慢慢變淡,最後消散于無形之中。

    等白奇徹底消失後,黃大仙這才松開了我的手,我癱軟在地上,目光空洞,看著面前的黃大仙,開口說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嗎?易超,是假的嗎?"

    黃大仙搖了搖頭,"他只是布了個局,事實上我覺得之前的易超應該是真的,不過那只是他封印了記憶,所衍生出來的另外一個人格,也只有這樣,才能瞞得過龍虎山的龍脈,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夠肆無忌憚的汲取龍虎山的氣運,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兩千年不死,等到時機成熟,來到這西蕪古國,那沉睡的記憶便會復甦,進而證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腦子里面已經有些處理不過來現在的局面了,我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那些土人怎麼樣了?你離開了,沒事嗎?"

    "那土人本來就是我引出來的,只是想暫時離開,看看這個易超到底玩的什麼花樣兒,不過沒想到,他竟然就是真武大帝,我當初武當山求道的時候,還拜過他呢!"黃大仙的樣子也有些唏噓。

    "你說,那買我命的事情,還有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他那個所謂的計劃所策劃出來的?"我看著黃大仙,開口說道。

    "難說。"黃大仙開口說道,"根據我現在所理解的請報上來看,這和他並沒有什麼關系。"

    "呼!"我吐出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心情到底是怎麼樣的,這種自己相信的人,最後卻是另外一個人的感覺,真是讓我感覺不爽。

    "算了,這事情我們也不必過多的認真去對待,反正現在你和龍虎山也沒什麼瓜葛,武當山和龍虎山之間的戰斗,和你也沒有什麼關系,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們?"我愣了一下,看著黃大仙。

    黃大仙苦澀的笑了起來,"不然呢?我以小道得長生,日後必然不得好死,肯定得找大腿抱著,才能苟活,我和你之間的關系比較好,自然是要幫你的,難道你想讓我去投靠那個白奇嗎?這倒也不是不可以,畢竟白奇那家伙可是真正的覺醒了,和你這麼半吊子不一樣。"

    听著黃大仙的話,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黃大仙,我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黃大仙開口問道。

    "我到底是誰轉世?我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壓根就不是什麼張道陵轉世。"我深深的看著黃大仙。

    ps:

    第一更,第二更十點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