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章陰兵過道

第四章陰兵過道

    見我和高冷哥兩個人都愣在原地,月經哥也開口說道,"媽的想什麼呢,直接進去不就得了,你難道忘了五年前咱們來這的時候,那漫山遍野的鬼東西嗎?反正我寧願進去死的痛快,也不想再一次面對那些玩意兒。"

    高冷哥閉著眼楮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最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說的沒錯,進去吧。"

    這時候我也好奇他們說的漫山遍野的東西是什麼,就開口詢問,"是什麼鬼東西?"

    "是你這一輩子都不想要再見一次的東西。"月經哥開口說完,就朝著前面走去。

    我原本以為太陰宮是一個宏偉的宮殿之類的存在,畢竟名字里面帶個宮字,就算比起宮殿來差一點,但顯然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去。

    但當我們走到太陰宮門口的時候,我覺得我想錯了,這壓根就是一個小山村的破廟,要不是正上面掛著一個太陰宮的名字,我還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所謂的太陰宮。

    剛走到太陰宮門口,高冷哥就伸手攔住了我們,從自己的身後把那口劍給拔出來了,這是我第一次撿到高冷哥拔劍,高冷哥的劍和傳統意義上的劍不一樣,像是一把縮小版的重劍,漆黑的劍身上面雕滿了金色的流紋,後來我也從月經哥的口中得知這口劍是漢朝時候的八面漢劍,殺傷力超強,是劍里面最為霸道的一種形狀。

    而高冷哥手中的那口八面漢劍更是這種劍之中最為霸道的存在,而且月經哥還煞有其事的說以前岳飛帶的就是這口劍。

    反正當時听了後我是不信,不過卻也惦記在心里,不因為別的,就因為這一次八堡村之行,如果沒有高冷哥和他手中的這口八面漢劍,說實話,我真沒有可能活下來寫出這篇故事來。

    而在吃這碗飯的人眼中,金禪和他手中的那口烏金漢劍是綁在一塊兒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後面我才能靠著這口烏金漢劍狐假虎威了一段時間,這里就暫時不提了。

    在高冷哥拔劍後,月經哥也縮了縮脖子,從自己的腿邊拔出了他的武器,是一把軍刺,我見他們都弄出武器了,也把自己的墨桿金鉤拔出來了。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拿出墨桿金鉤,只感覺到一股很是熟悉的氣息透過手中的墨桿金鉤傳到我的內心,就好像自己手中摸著的是自己的家人一樣舒心。

    "進去!"高冷哥打了個手勢,伸手把門給推開了,門內沒有我們預料中的苗疆大能,在太陰宮里面有著一批人,差不多有十來個吧,看起來都是一些大學生,我們幾個人也都蒙了一下。

    那些大學生見我們進來了,也都愣了一下,在看到我們手上拿著的東西後,一個個全都面露怯色,其中一個明顯是帶頭的開口說道,"我們都是一些學生,身上沒有什麼錢......"

    " ,把咱當強盜了!"我這時候也樂了。

    "閉嘴!"高冷哥開口說道,我見他和月經哥兩個人都很謹慎,放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有些緊張的看著他們,不知道他們為啥看到這些大學生還這麼緊張。

    "這里就你們嗎?"月經哥並沒有把軍刺放回去,而是看著那個帶頭的大學生開口說道。

    "難道還有其他人嗎?"那個帶頭的人開口說道。

    "我們並不是強盜,只是想在這地方休息一晚上。"高冷哥冷聲說了一聲後,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我見高冷哥都坐下來了,也連忙跟了過去,月經哥也跟了過去,不過眼眸中的警惕卻沒有少多少。

    剛坐下來,月經哥就開口說道,"我怎麼瞅這事情有些不對勁啊。"

    "那個苗疆大能應該就在這群大學生里面,雖然我不清楚他為什麼要隱藏在這群大學生里面,但顯然他有他的打算,既然他不打算現身,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去破壞他們的好事,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們自己走自己的就可以了。"高冷哥隨便說了一句,然後閉上了眼楮。

    "你就這麼放心的睡覺了?不怕對方下蠱弄死你嗎?"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如果那個下蠱高手想弄死我的話,早在我們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不過也說不準,說不定我們現在肚子里就全是蛆蟲。"月經哥開口說道。

    被他這麼一說,我就感覺有些想吐,但想起一路上月經哥的逗比舉動,覺得這老小子肯定是在耍我玩,當即反應過來,給了他一個白眼,繼續坐那休息了,不過耳朵倒是尖了一點,打算听听那些大學生來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到底想干嘛。

    這群大學生有十一個人,這十一個人里面,四個人是女的,七個男的,那幾個女生長得都挺不錯的,我比較喜歡其中一個留著短發的女生,怎麼說呢,看起來有些萌萌噠,很是清純的樣子,對于我這種已經進入社會的老油條來說,這種女生才有吸引力。

    其他三個雖然長得精致,但卻少了那種青春的感覺了。

    在我們剛進來的時候,那些大學生還有些忌憚我們,畢竟穿著軍用緊身衣,身上帶著武器的我們,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人,但見我們只是休息,並沒有對他們動手,他們心里也松了一口氣,也都開始原地坐下來,討論起計劃來。

    因為這個廟本來就小,所以他們說話,我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知道他們都是成都大學的學生,好像是在私底下建立了一個靈異社團什麼的,听說這片山林里面有個村子鬧鬼,一群人就組隊過來,想要體驗一下恐懼什麼的。

    听他們說著,我心里也有些好笑,現在的學生真的是作死,喜歡什麼不好,偏偏喜歡研究鬼怪這種鬼東西。

    還特地跑來這個鬼地方,要清楚,這個八堡村可是真的鬧鬼啊,就他們這群人進來,絕對是出不去的。

    我本來想開口提醒他們一下,讓他們離開的,但想起之前月經哥和我說的,不要去管閑事,誰知道那個玩蠱術的大神混在這群人里面想要做些什麼,要是因為我的提醒,而破壞了他的計劃,找我報復,我可承擔不起。

    所以我听他們說著,也沒有起身去提醒他們什麼。

    誰知道這時候其中一個胖子打開電腦,開口說道,"听說這太陰宮外面,入了夜後可以見到陰兵過道,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一听他們說到這,我心里的興趣也被提上來了,陰兵過道?听起來好像挺有意思。

    尤其是在听到這四個字的時候,高冷哥和月經哥的身體明顯的抽動了一下,顯然這其中有什麼他們不想要去回憶的畫面。

    "我建議別去,看資料上說的,陰兵過道這東西太邪門了,我們這群人要是出了點什麼意外......"這時候一個帶著眼鏡的瘦弱男生開口說道。

    "王學兵,你可別慫,咱們是為啥來這里的?不就是想體驗一下靈異事件嗎?你這也怕,那也怕的,還不如回家找媽媽喂奶去。"一開始說話的胖子開口說道。

    那個叫王學兵的張了張嘴,剛想開口說什麼,但看著四周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就沒再說話了。

    而這時候那個看起來明顯是帶頭的男生開口說道,"這樣吧,我們分兩批人,一批人拿著攝像機出去拍拍看,能不能拍到陰兵過道,然後女生和王學兵都留在這里,畢竟晚上了,山林里面也挺危險的。"

    "六個。"這時候月經哥忽然笑了起來,陰冷的笑聲讓我感覺有些恐怖。

    ps:

    第二更,還差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