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八章錯與對

第四十八章錯與對

    "你的意思是?"我眯起了眼楮,看著面前笑意盈盈的藏鋒,開口說道,"你想做什麼?"

    "很簡單。合作,之前我和金禪做過的事情。"藏鋒看著我,開口說道,"之前金禪找到我,並且和我說了那另外一個王盼的事情,和我聯手,摧毀了那個王盼的其中一個基地,但這還遠遠不夠。那個王盼布的局很大,你還沒有徹底的復甦過來,等真正復甦過來,最後大戰的時候,恐怕我們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你想怎麼合作?"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如果衛道者不打算幫你,而金禪也不出手的話,那在你徹底甦醒之前,我會派人去保護你的,保證你在甦醒之前不會受到傷害。"藏鋒開口說道。休圍呆號。

    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

    藏鋒輕聲笑了起來,"合作。我希望我們到時候能夠一起出手對付他。而不是被他逐一擊破。"

    "這有什麼區別嗎?"知道了藏鋒對我並沒有惡意後,我聳了聳肩,開口說道。

    藏鋒抿了抿嘴,"自然有區別,不合作,我肯定會失敗,他會殺死我們的,而要是合作的話,面對你的勝率,至少要比面對他要高一點。"

    "讓我考慮考慮。"我看著藏鋒,有些不敢答應,鬼知道他說這話的背後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在算計我,所以我不能先答應下來,而是探一下他的口風。

    "首先我對我之前買你命的事情感到抱歉。那是因為我被那黑王盼給害了,如果沒有你的陽壽來幫我彌補上來。可能我就甦醒不過來了。不過我讓我師兄幫你恢復陽壽了,對你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吧。"藏鋒直勾勾的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那第二次呢?"

    "那個啊。"藏鋒輕聲笑了起來,"那個是個意外,是白奇逼我那麼做的,我還因此損失了個得力戰將呢,你我二人都有損失,所以這個再打平可以嗎?至于牛十三,事實上這次我讓他來,是給你送太陽神杖的,沒想到被大洋一劍給斬了,怕你起誤會,才逃跑的。"

    我怔住了,看著藏鋒,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但他說的好有道理,竟然把我給繞進去了。

    想起來也是因為在雲南的事情,我才認識了易超,那次的事情,真的是白奇的陰謀嗎?

    "另外,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紅鯉告訴黃大仙的應該並不是真的。"藏鋒笑著開口說道,"事實上,規則是這樣的,只要我和惡念,能撐得過九個輪回不被你殺死,那麼,我們就可以獲得自由,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八個輪回失敗的原因,本來這第九次輪回,應該也是差不多的劇本,你依舊拿我們沒辦法,但在第八輪回的時候,發生意外了。"

    "什麼意外?"我開口詢問道。

    "惡念雖然被你給殺了,但奪走了你大半的靈體,他一轉成為了最強的轉世,掌握了主動權,只要殺了你我,並且吞噬,他便可以獲得當年張道陵的力量,並且保存著自己的意識。"藏鋒苦澀的笑了起來,"就他媽的只有我最苦逼,每次都是成為別人的獵物。"

    我愣了一下,這規則玩的我是越來越迷糊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規則一變又變。

    藏鋒輕聲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我知道你有些听不懂,我就這麼和你說吧,你只要牢牢記住兩點你接下來應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什麼?"我開口詢問道。

    "第一,和我合作,不要被惡念所扼殺,第二,殺了惡念後,我會和你分食他的靈體,到時候你我二人再戰斗一場,勝者為王。"藏鋒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懂了!"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那衛道者呢?"

    "管她呢,愛管管,不管滾。"藏鋒有些沒好氣的開口說道,"這麼多年了,還是沒有死心,這一次和之前不一樣了,徹底不一樣了,現在連自我都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看來張道陵的輪回已經徹底散掉了。"

    "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著藏鋒,開口詢問道。

    藏鋒挑了挑眉毛,"還能是怎麼回事,她是張道陵生前救得一條紅鯉魚,結果喜歡上張道陵了,張道陵因為斬三尸出意外了,所以墮入輪回,結果這傻丫頭竟然選擇當衛道者,來把持規則。"

    "你的意思是,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為了讓張道陵復活而努力?"我看著藏鋒,不知道為什麼,腦子里閃過了紅鯉的身影。

    雖然我清楚,她是想讓我復甦,讓張道陵的意識佔據我的身體,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恨不起來她。

    為了自己心中的愛,這麼多年來,一直奔波,這樣的人,又怎麼讓人恨得起來。

    我竟然還感覺到了一絲愧疚,因為我發現自己選擇的這條路,竟然將紅鯉兩千年的痴情毀之一旦。

    藏鋒深吸了一口氣,"自然,不過你覺得不搞笑嗎?就因為自己喜歡的人,然後把別人喜歡的人弄死,讓自己喜歡的人去佔據那個身體?"

    "這已經不是痴情,而是入魔了。"藏鋒眯起了眼楮,開口說道。

    我張了張嘴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回應他了,這時候藏鋒抬起頭來,用他的眼楮直勾勾的看著我,開口說道,"行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你的決定是什麼?合作?還是不合作?"

    "跟他合作吧,不用怕他算計我們,我們同樣將計就計算計回去就可以了,有好處的事情不要白不要。"一直沉默著的黃大仙,忽然開口說道。

    我的心頭一跳,看著面前的藏鋒,伸出了手,輕笑著開口說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藏鋒伸出手來和我的手握在了一塊。

    我轉過頭去看了眼一臉冷漠的月經哥,笑了起來,"又見面了,月經哥,這次,我們應該不是敵人了吧。"

    月經哥有些生澀的笑了起來,並沒有說什麼。

    -----

    而在我們討論著的時候,一頭蟲子正窩在一棵樹上,而千米外的另外一片空地,有一頭和我們這邊的一樣的蟲子,也窩在一個樹上,身上不停的發出聲音。

    如果我們在的話,肯定會震驚,因為那些聲音正是我們之間的對話。

    樹前,一個裹著黑袍的男子和一名穿著紅色漢服的絕美女子正聚精會神的听著,等听到藏鋒那句,就因為自己喜歡的人,然後把別人喜歡的人弄死,讓自己喜歡的人去佔據那個身體?這已經不是痴情,而是入魔了的時候,那絕美女子身體怔了怔,原本冰冷的臉頰也有了一絲動容。

    那黑袍男子笑了笑,轉身離開,"你自己想想吧!"

    而在那黑袍男子消失後,那絕美女子的身子這才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似得,蹲了下來,目光有些呆滯。

    就好像是自己的精氣神都被抽走了一樣。

    兩千年的堅持,其實只是自私而已嗎?

    原來從頭到尾,我只是把自己的希望建立在別人的絕望之上。

    原本所堅持的一切,此刻都似乎完全崩塌了一樣,她拼命的搖著腦袋,淚水啪嗒啪嗒的從眼眶中落下來,掉在地上碎開一朵朵水蓮花。

    "不,我沒錯,我沒錯,喜歡一個人,想讓他活過來,這算錯嗎?我沒錯!"

    但眼淚卻跟決了堤似得,最後一道嘆息聲響了起來,一個身背八面漢劍的男人出現在女人的身後,嘆了一口氣,"你錯了,我們都錯了。"

    ps:

    第三更,最後一段是上帝視角,有點脫離第一人稱,不過為了故事的精彩性,卻是一定要寫的,真是糾結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