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九章白發為千哥哥打賞玉佩加更~

第四十九章白發為千哥哥打賞玉佩加更~

    藏鋒讓月經哥護送我離開沙漠後,就離開了,而在藏鋒離開後,黃大仙也輕聲笑了起來。"看來我們又被耍了。"

    "什麼情況?"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沒明白過來黃大仙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不覺得,我從紅鯉那知道的,還有從藏鋒那知道的,都和目前的事情有一點出入嗎,我懷疑不管是紅鯉,還是藏鋒,都隱藏了什麼東西在里面。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其中有一定的東西是對的,你把事情的開始到結束,都和我說一下,我看看到底是哪里出錯了。"黃大仙開口說道,聲音中帶著一絲胸有成竹的自信。

    我點了點頭,一邊和月經哥騎上駱駝朝著外面走去,一邊則是在心里把我所經歷的事情也疑惑全都給黃大仙說了一遍。

    反正現在我和黃大仙已經是綁在同一條船上了,所謂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覺得我想不通的東西只要讓黃大仙去思考,說不定還真能得出什麼結論來。

    說完後,我們已經出了這片綠洲。黃大仙給我留了一句讓他思考思考後,就沒有說話了,顯然是去思考問題去了。

    黃大仙沉默後,現場的氣氛也變得有些僵硬起來,要到我們的目的地還有好幾天要走,我可不想接下來的幾天都這樣度過,所以我想了想,還是對著月經哥開口說道,"對了,月經哥我有一件事不理解。"

    "說。"月經哥和之前不太一樣了,之前的月經哥蠻搞笑的,結果這晃悠了一圈後,月經哥現在變得和高冷哥一樣沉默寡言了。

    這讓我很不習慣,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我也清楚,的確。我們是生疏了,雖然現在暫時是合作。但我們終將是不同利益團隊的。最後還是要站在對立面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之前做了一個夢,夢到了自己救了一條青魚和紅鯉,剛才藏鋒和我說紅鯉就是張道陵救得那條紅鯉,但我之前也知道了金禪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作青魚,他是不是張道陵救得那條青魚?"

    "是。"月經哥喝了一口水,很是干淨利落的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還真是啊,那這樣的話,問題就真的來了!

    不過我還是開口說道,"你說話能不能多幾個字,一個字一個字的不覺得憋得慌嗎?"

    月經哥怔了怔,開口說道,"好。"

    "......"我算是徹底被月經哥整的無語了,擦了一把汗,繼續開口說道,"那問題就來了,之前你和金禪說你們是師兄弟,那既然金禪是張道陵救得那條青魚,又怎麼會和你是師兄弟呢?"

    月經哥怔了怔,似乎是在思考什麼,旋即很快開口說道,"之前他認為我師弟是自我。"

    "你師弟?"很快,我就想明白,那應該是藏鋒,這個問題的確是有夠白痴的。

    月經哥並沒有回答我的白痴問題,而是繼續開口說道,"為了不被發現,接近我師弟保護他,金禪選擇了拜我師父為師,並且誘導我師父找到了我師弟,並且收他為徒,事實上,在發現你之前,他一直以為我師弟就是自我,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他不是。"

    听完月經哥說的話後,我心里的最後一點疑惑也被徹底的解開了,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墨桿金鉤,應該是你師弟的武器吧,你覺得我是你師弟的轉世,所以,把那東西給了我吧。"

    "嗯。"月經哥點了點頭,"事實上你不是,所以後來我和金禪分道揚鑣了,他去給你整了把新的武器吧,我听說好像是叫血刃。"

    說完,月經哥就沒再說話了,我怔怔的看著月經哥,嘆了一口氣,我們終將是生疏了。

    原來從頭到尾只有我自己自作多情的覺得自己和他們都成了朋友,到了最後,其實只有我一個人。

    "好好對待周小蠻。"又走了一段路,月經哥忽然轉過頭來看著我開口說道,"她是無辜的。"

    我怔住了,看著月經哥,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提起周小蠻來。

    接下來的一連兩天,我們都沒怎麼說話,等到我們到了之前和女聖,無臉女交鋒的遺跡後,月經哥這才開口說道,"藏鋒是我的師弟,我答應我師父,會一直保護他的,所以無論他做什麼,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他。"

    我點了點頭,知道月經哥這是在向我解釋他為什麼後來轉而去幫藏鋒了。

    我們兩個並沒有進遺跡,而是選擇去遺跡附近的那個綠洲休整,先補給一下淡水,等進了遺跡後,月經哥轉過頭來看著我,開口說道,"我想你應該先去照照水,現在的你,有些奇怪。"

    "什麼?"我怔了怔,然後就朝著那一片湖跑了過去,雖然不知道月經哥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小事情。

    等我跑到湖邊,把腦袋探出去,看湖面的倒影時,連我自己都嚇到了。休圍冬扛。

    因為我看到我原本的黑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成了一片白發,而且是那種蒼白的頭發,看起來很是奇怪,最關鍵的是,我的眉心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印記,我靠近了看,發現那是一個小型的青陽龍虎紋印記。

    這是什麼情況?我頭發怎麼變白了?

    "大驚小怪什麼?"黃大仙沒好氣的開口說道,"幫你修復經脈的時候,自然是要調動你渾身的生機去修復的,一不小心把你的頭發給整白了,以後應該可能也恢復不了了,你頭發的生機已經被吸光了,雖然後來又反哺回來了,但卻恢復不了黑色的了。"

    "那我眉心的印記是什麼鬼?"我倒是不在意自己的白色頭發,大不了回頭把頭發剪成光頭,或者把頭發染成黑色的就可以了,但我眉心中間的那個青陽龍虎紋卻是一個大問題。

    這東西,怎麼隱藏啊?

    "這是你身體還沒有完全接受張道陵道統的原因,等過段時間,徹底融合後,那印記自然會消失的。"黃大仙沒好氣的開口說道,"行了,我繼續去琢磨去了,這兩天應該沒什麼問題,有這紅袍人的幫助,出沙漠肯定是可以的。"

    "好吧。"我怔了怔,只能被迫接受自己頭發變白和眉心有印記的事實。

    黃大仙再次沉寂下去了,接下來的幾天,我和月經哥兩個人也都一直在趕路,我也發現了自己身體的不一樣來,首先,我變得比之前要強壯了很多,因為之前騎駱駝,我會很累,而現在卻絲毫沒有這問題了,身體就好像是鐵打的一樣。

    這應該都是黃大仙的力量,和那個道統的緣故,改變了我的肉體,按照黃大仙的說法,現在以我的肉體,就算去當運動員,都能幫國家拿下幾枚金牌,順便破個記錄什麼的。

    我卻一點兒也不興奮,因為我清楚,自己接下來會面對著什麼。

    首先,作為衛道者的紅鯉會不會繼續庇護我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也就意味著那惡念時刻都能夠來吞噬掉我。

    即使有藏鋒的保護,那也沒用,沒看藏鋒都被惡念嚇得不成樣子了。

    "我想明白了。"黃大仙激動的聲音響了起來,"我終于明白過來了,這里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哈哈,本仙尊真是個天才!"

    "你明白什麼?"我連忙開口詢問道,沉默了好幾天的黃大仙,這時候忽然這麼說,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不然不會這麼興奮的。

    ps:

    第四更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