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章在新疆

第一章在新疆

    到了營盤古城就意味著這一次我們的西蕪古國之行拉下了帷幕,雖然這一次的西蕪古國之行讓我身邊的人都變得有些物是人非起來,卻也讓我知道了更多的東西。

    也讓我走上了一條我以前根本不會選擇去走的道路,到了營盤古城後。我和月經哥兩個人休整了一個晚上,一個來月的苦行僧生活使得我一到營盤古城就開始拼命的吃東西,吃的我都快吐了,這才回到賓館。

    雖然我滿頭白發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不過因為在路上的時候,黃大仙已經幫我鞏固了道統,所以額頭上的那個青陽龍虎紋也已經消散了,不然我估計這些人看我的表情會更加奇怪。

    因為已經有信號的緣故。我也定下了從烏魯木齊到廣州的機票,是後天的。

    第二天月經哥開車把我送到烏魯木齊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送到烏魯木齊後,他一句話沒說就直接離開了。

    在月經哥離開後,我一個人在賓館里面也開始瞎想起來,首先是周小蠻的問題,這一次既然是要去找周小蠻去解開紅毛怪物的謎團,那麼也就是說必然是要見到周小蠻。

    周小蠻......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子里面浮現出那天我們離開的時候,周小蠻給我的那個吻。

    那吻的觸感似乎還殘留在我的臉頰上。

    周小蠻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懷揣著這種想法,我洗了個澡,就打算睡覺了。結果剛睡著,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猛地一個激靈,一下子醒了過來,剛睜開眼楮,就看到一個人正站在窗口看著我,月光將他的影子拉的老長,因為他背著光,我只能看到一個人站在窗口,卻並不能看清楚這人是誰,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誰?"

    那人沒有回答我,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听到這嘆氣的聲音後,我本來還有些渾濁的腦袋也瞬間清醒過來。試探著開口問道,"金禪哥?"

    "嗯。"高冷哥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沒想到你終于還是走上了這條路,看來的確是我和紅鯉錯了。"

    我愣了一下,清楚高冷哥說的是我選擇讓自我存在,而不是作為張道陵的轉世而存在的事情,心里也有些尷尬,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了。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麼你就走下去吧,看來我的確是入了魔障,他說得對,一切隨緣,不能強求。"高冷哥嘆了一口氣,出奇的話很多。

    我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那你呢,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不知道。"高冷哥輕聲笑了笑,"我這次來只是想看看你,然後就是要告訴你兩件事情。"

    "什麼事情?"我愣了下,看著高冷哥,開口疑惑道。

    "知道前八次輪回都會失敗嗎?對付善念和惡念,有我和紅鯉兩個人的幫助,自我應該早就成功了。"高冷哥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搖了搖頭,我當時听藏鋒說完的時候,心里也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因為每一個自我轉世,他們到了後面,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都選擇了讓自己存在,而不是讓張道陵復活,而他們要是成功了的話,張道陵就真的不可能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了。"高冷哥頓了頓,"所以每次在他們快要成功的時候,我都會把自己打入輪回,重新獲得洗牌的機會,八次了,每次都是以這樣而告終,現在是第九次了,看來,結果還是不會變。"

    "我就知道是這樣,果然是如此,我說八次了,不可能每次都不會成功,看來這是金禪和那個紅鯉耍的小手段!"黃大仙在我的心里無比狂喜的開口說道。

    我愣了下,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你來就是想要告訴我這件事情嗎?"

    高冷哥點了點頭,"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我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

    "白奇送給你的那個小鬼,很不一般,我知道你這次的目的地是去佛山,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要帶著她去小鬼域,不然會出事情的。"高冷哥開口說道。

    "小鬼域?"我愣了下,這又是什麼地方,就在我發呆的時候,高冷哥卻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身子消失在了我的房間之中。

    這時候黃大仙也開口說道,"小鬼域?為什麼不能去小鬼域?"

    "小鬼域?那是什麼地方?"我看黃大仙好像知道點什麼東西,連忙開口詢問道。

    "人間有兩個鬼域,用來收留那些不能入輪回的鬼物,一個是位于酆都的大鬼域,你請神請的那些鬼兵,鬼首,鬼將,鬼王還有鬼仙,都是要用自己的靈魂去溝通大鬼域,和對方簽了契約,才能夠真正的請的下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那小鬼域是什麼地方?"

    "大鬼域收留的是那些已經通了靈,可以修煉的鬼物,而小鬼域自然是收留的那些被人所豢養的鬼物,那些養鬼的人,在死後,那些鬼物都會被吸進小鬼域。就比如你死了,你養的那個小幽如果不想自己魂飛魄散的話,就需要進入小鬼域。"黃大仙開口說道,"除非是你在八堡村遇到的那種鬼仔佬,有自己的肉體,這才不需要進入小鬼域。"

    我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這小鬼域到底是個什麼地方了,開口說道,"那為什麼小幽不能進小鬼域?"

    "我不清楚,不過既然這小幽是白奇給你的,想來,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東西,不然你那次請來的祖師爺就不會把小幽封為桃木鬼童。"黃大仙開口說道,"不過說來也是為白奇捏了一把冷汗,那次你請了祖師爺上身,還好當時白奇是封印了記憶的狀態,不然真有可能被祖師爺看出來,一劍給料理了。"

    我愣了一下,也明白過來,看樣子白奇是和張道陵相互競爭的對象,當時如果真的被發現的話,的確是很危險。

    想想白奇也是有夠膽大的,直接封印了自己的記憶,去龍虎山奪取龍虎山的氣運,這已經是可以用膽大包天來形容了。

    這時候黃大仙開口說道,"不過如果當時他恢復記憶的話,可能是你死,畢竟你只是力量還沒恢復的張道陵,而對方則是已經大圓滿的白奇了,張道陵害得他功虧一簣,以至于推遲了一千年立教,他心里說不恨張道陵簡直也是扯淡。"

    我嘆了一口氣,"我是不太清楚張道陵和白奇之間的戰斗,現在我的目標是幫你復活過來,你說只有得到張道陵完整的力量傳承,才可以復活你,那麼我們的目標應該不是白奇,而是善念還有惡念,惡念肯定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所以我們必須和他有一戰,善念藏鋒我是答應了王開山必殺之,所以也會有一戰。"

    "如果我不死的話,那麼結果就會是我贏。"我深吸了一口氣。

    黃大仙也笑了起來,"你知道嗎?王盼,我最喜歡看到你這種變化,你這樣才能讓我覺得你是一個高人轉世,而不是一個畏首畏尾,有著聖母心理的傻瓜蛋。"休撲豆才。

    "夸獎。"我苦澀的笑了笑,心里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難過。

    這天晚上,因為高冷哥來的原因,我一晚上也沒睡著,滿腦子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最大的是不安。

    我真的能夠打得過惡念王盼和善念藏鋒嗎?

    我又搖了搖腦袋,不是能不能打得過,而是必須要贏!

    ps:

    第二更,還有兩更~下一更看看能不能十一點寫出來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