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章鳩佔鵲巢為欣兒打賞玉佩加更~

第三章鳩佔鵲巢為欣兒打賞玉佩加更~

    那諾師姐剛把門給關掉後,從周小蠻腰間的魂甕里面,小米鑽了出來,對著那大門張開了血盆大口。齜牙咧嘴的亂吼。

    "小米!"周小蠻瞪了一眼小米,小米這才收斂了一點,重新鑽回了魂甕里面。

    "看來事情已經得到了答案,這個周小蠻的師伯,想要吞下周小蠻師父的遺物,而周小蠻的師父應該是交代周小蠻去把遺物拿過來,所以周小蠻才會被拖在這里。"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忽然想起來上次在麗江的時候看到的那個有些仙風道骨的老頭,仔細想想。以他的性格還真有可能干的出來這種獨吞別人遺物的事情來。

    "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我開口說道。

    黃大仙開口說道,"你現在才凝聚了四口氣,五氣還沒有朝元,根本掀不起什麼大的風浪,我能夠感覺到那道觀里面有個五氣朝元大圓滿境界的老頭兒,就算你用請神術請來鬼王,想來也幫不了她。"

    "可是......"我看著站在道觀門口一臉無助的周小蠻,心里感覺特別的疼,看著她這麼委屈,自己卻沒有辦法去幫她出頭,那感覺特別的不爽。

    "先回去吧,別讓她發現了,這兩天你爭取把血刃的那口金氣給凝聚了。等把五氣全都給聚集起來後,我再教你一些秘法,應該就可以搞定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再次看了眼周小蠻,強忍著自己內心的怒火,轉身朝著周小蠻的別墅跑去,我不能讓她發現我已經知道了這事情的真相。

    不然周小蠻肯定不會讓我繼續下去的我的計劃。

    等我回到別墅,在客廳里面打開電視看的時候,周小蠻也回來了,回來後,她臉上也滿是輕松的笑意,但知道了剛才的事情後,我也清楚,周小蠻臉上的笑意,絕對是在強顏歡笑。

    看著周小蠻那僵硬的笑容。我暗暗在自己的心里下了決定,這次一定要幫她拿到她應該得到的東西!

    "一會兒我們出去吃飯吧。"周小蠻笑了笑。這時候我腰間的魂甕里面。小幽也出來了,小幽看起來已經恢復正常了,不像是之前那樣充滿了暴戾的情緒了。休撲歡亡。

    看到小幽後,周小蠻也怔了怔,顯然有些不太能接受小幽怎麼就能長大了。

    我摸了摸小幽的腦袋,開口說道,"出去吃?可以啊,不過明天開始,我來做飯吧,別看我這樣,我做飯可是一把好手,做的東西能讓你把舌頭都吃掉。"

    "有沒有這麼夸張啊。"周小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點了點頭,"當然就是這麼夸張,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咱們順便買點菜回來吧。"

    "嗯!"周小蠻用力的點了點腦袋,"好!"

    看著周小蠻的樣子,我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很難想像這麼個性格柔弱的小女孩,是怎麼度過這幾個月的,本來有師父的她,可能還好一點,從之前刁蠻的性格中就可以看的出來,但現在她師父走了,情況就有些變得不太好了。

    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她!

    我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發誓。

    不僅僅是因為我答應了王開山,更是因為周小蠻柔柔弱弱的樣子激發了我內心的保護欲望。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天後,這才出發前往鎮子里吃東西,周小蠻帶著我吃了一些粵菜,我這人吃不習慣粵菜,那味道太淡了,不過看周小蠻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我也強笑著夾起菜來吃。

    結果吃到一半的時候,我也看到了這時候最不想看到的人,周小蠻那個諾師姐跟一個看起來頗為俊俏的男人一塊兒走進了餐廳。

    那諾師姐進來後,馬上就看到了我和周小蠻,身子一怔,顯然是沒想到周小蠻竟然會和別人一塊兒吃飯。

    然後她也帶著身邊那一看就是錦衣玉食的公子哥走了過來,輕笑著開口說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小蠻師妹啊。"

    "諾師姐。"周小蠻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我緊緊的捏住了拳頭,把自己手里的筷子捏的  作響。

    "沒想到啊,這才多久沒見面啊,小蠻師妹你就找到了個姘頭啊。"諾師姐輕笑著開口說道,語氣中滿是嘲諷之意。

    听到姘頭兩個字的時候,我青筋跳了跳,姘頭?那你的意思是,周小蠻是婊子嗎?

    我把自己手里的筷子放在了桌子上,微笑著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小蠻啊,我怎麼一直沒听說過你有個長得一副婊樣的師姐啊。"

    "你什麼意思!"諾師姐還沒說話,那公子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開口說道,"你咋罵人呢!"

    周小蠻也伸出手來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忍氣吞聲,不要多說什麼。

    我卻有些忍不了了,我這人本來就不是個擅長隱藏自己情緒的直腸子,我輕聲笑了起來,"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辱人者,人恆辱之這句話沒听說過嗎?"

    "你!"那公子哥被我這句話給堵得,直接想要沖上來動手,我直接站了起來,一巴掌把他給抽懵圈了。

    那公子哥本來還想要繼續上來的,結果看到我那比他快要高半個頭的個子,也有些不敢上來了!

    "小蠻,你什麼意思?以為找到了個幫手,所以特地想給我個下馬威是吧!"那諾師姐見我有些不太好惹,就轉頭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

    周小蠻縮了縮腦袋,有些畏畏縮縮的開口說道,"諾師姐,抱歉......我......"

    "別解釋了,我告訴你,你的那些東西不可能拿的回去的!"那諾師姐冷笑著開口說道。

    我看著一臉無助的周小蠻,看著她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咬了咬牙,開口說道,"現在總應該和我說實話了吧!"

    周小蠻怔了怔,最後嘆了一口氣,"算了,我也早應該知道那些東西我拿不回來的,與其在這里自取其辱,不如離開吧,我們明天就走吧。"

    我卻搖了搖頭,看著周小蠻,開口說道,"我想讓你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既然我答應了你師父要照顧你,我就不能任由你這麼被人欺負下去!"

    "可是......"周小蠻還想要說什麼,我卻搖了搖頭,繼續開口說道,"沒什麼可是,說吧。"

    "......"在一番沉默後,周小蠻的眼淚和決了堤似得啪嗒啪嗒掉落下來,我清楚,這兩個來月的委屈,她全都忍在心里,表面上還要裝出來一副堅強的樣子。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再想哭,都能忍得住,但一旦有人關心自己,柔聲柔氣的安慰著自己,那眼淚便會控制不住。

    我靜靜的看著坐在那兒哭泣的周小蠻,伸出手去扯下一張紙巾,幫她擦著眼淚,然後听著她咽哽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給我听。

    果然和黃大仙說的差不多,還真是鳩佔鵲巢那一套,我不由得冷笑了起來,這時候我也注意到那公子哥和諾師姐已經坐下來開始點菜了,既然這次打算大鬧一通,那就先收回點利息吧。

    王開山的遺物要拿回來,但周小蠻受的那些委屈,我也要連本帶利的收回去,我伸出手揩去了周小蠻眼角的眼淚,手里拿過剛才裝花生米的碟子,直接站起來朝著那諾師姐和公子哥坐的地方走去。

    "你想做什麼?"周小蠻看到我的樣子,連忙開口說道,"我們斗不過他們的,走吧!"

    "不做做,怎麼知道呢?"我對著周小蠻眨了眨眼楮,直接把自己手里的碟子朝著那一對狗男女砸了過去!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